一八 青龙谷中
作者: 小羊毛更新时间:2018-11-09 17:20:21章节字数:4567
    程方愈吞了口唾沫,艰难道:“那有人来袭的讯号应是发了出来,这里也有过剧斗,但最终仍是被人杀了进去。我们不知是否来晚了?”

    “不会!”顾笑梦道。“若——霍右使发现不敌,至少也会带大家避入谷中深处。昨晚无月,那些人不熟地形,应该一时也摸不到方向——到现在都还没人出来,我想那些人说不定还在找寻,我们快些追上,应该可以对他们来个两面夹击。”

    程方愈点点头,便先快步行了上去。

    “君黎。”顾笑梦一边走,一边回过头来问他。“你见到无意的时候,他找见平儿了没有?”

    “我那时恰好与程公子一起,无意见了他,便将他带走了。”

    顾笑梦眼神一亮。“是在你说那官府的人来顾家找麻烦之前,对吧?”

    “嗯。他们——在找程公子。”

    “他能逃出城去便好了。”顾笑梦喃喃自语。

    君黎沉默了一下,“除了顾府之外,我看其他各街各巷也都有官兵,人也不在少,看上去——他们是在整个城里搜程公子。只是——姐姐——他们的目标——真的是程公子?在青龙谷这样杀人,也仅仅是为了找他?”

    顾笑梦叹了口气。“没错。为了找到他,那个张大人——他甚至宁愿减少谷口留守的人数,自己带了大量人马去搜找。我原也以为他们是为了捉拿夏琝才来找青龙教麻烦,直到听他们提起要找的是左手仅有四指的少年,才明白过来。万幸他没跟我们一起回来,我便让无意悄悄先走,带平儿出城避避。”

    她停顿了一下。“那张大人……他叫做张庭,先前是跟在清河郡王张俊府里做事的,手底下功夫厉害得紧。现今皇上从来不喜张俊,但不知为何,却好像对这张庭很看重,特调他到身边来做心腹侍卫,也是因此,原先受器重的夏、邵二家反受了冷落,便那夏庄主被下到牢里的主意,似乎也是他出的。这次事情就是这张庭受命主事,但看起来来的不止是他从京城和徽州二地调来的人,他们倚仗的主要力量,还有黑竹会。”

    “便是昨晚在鸿福楼那一拨么?派黑竹会牵制你们,官兵则直接攻入青龙谷中?”

    “不,听他们前面说话,先前进青龙谷的也是黑竹会的人。那张大人狡猾得很,怕青龙教厉害,全让黑竹会给他打头阵,自己是在后等着坐收渔利的。”顾笑梦道,“黑竹会是收钱办事,只是听命于人,或许也未必知道他们的真正目的。他们分了两拨人,一拨是沈凤鸣为首,到鸿福楼牵制我们的;另一拨则是进了青龙谷的。想想,鸿福楼应该不过是次要之务,就已出动了黑竹双杀中的一人沈凤鸣,想来青龙谷这边,至少也有双杀中的另一个——‘喑喑马嘶’的份,甚至黑竹会首领张弓长说不定都亲身来了。虽然霍右使武功高强,青龙谷也留有不少好手,但若那些人也如沈凤鸣一般使用什么卑鄙手段,霍右使恐怕也是不得不带大家避去谷中深处,磨那些人一磨。算来凌公子过来的时间也晚了许多,只希望他对这里地形还记着,早些找到他们。有他在,黑竹会的人总还是会忌惮三分,不至于像方才我们在门口看到的那样滥杀无忌。”

    顾笑梦说到这里,前面又有人发现些打斗痕迹,这一次倒毙的却是几名黑衣人,想来应是黑竹会的杀手。虽然死的是敌人,但草叶带血,断刃散落,又兼脚印杂乱,景象却叫人愈发不安。

    “若只是要找一个人,何须做到如此地步。”君黎不由道。“这黑竹会人的做派,真不像是为找人而来。”

    “我便是怕——便是怕那张大人根本没将真正目的说出来。黑竹会是什么样组织,多的是杀人不眨眼之徒——你还记不记得,如飞昨晚上曾偷听到黑竹会的人说话,说他们在说着另一伙人要将青龙教一网打尽——也许黑竹会接到任务,就是将青龙教赶尽杀绝而已!若是那样,便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会上来就下重手,下杀手了!”

    “若张庭敢这样做,也就是说,他们不是要捉程公子,而是根本就不会顾他的生死,便是只带了尸体回去,想来都是无妨?”君黎说着,不由自主地抬头去看走在最前的程方愈。程平是他的养子,他却只抿紧了嘴,不发一言。

    “那究竟他们为什么要害大哥呢?”一直跟在身边,沉默到现在的刺刺,似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言语中似乎也已经顾不上避忌是用“大哥”还是“平哥哥”这般称谓。这一句话,君黎又何尝不想问,只是在谷口顾世忠那奇怪的表情,已经让他知道他们必有不能说的理由。

    果然又是沉默。

    顾笑梦沉默。程方愈沉默。顾世忠当然也是沉默。但也正因为此,君黎相信,他们三人,都知道原因。

    “我……也不知道。”半晌,顾笑梦才勉强答了一句。

    “娘若不知道,怎么先前在谷外听他们说起要寻‘左手少一指’的人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奇怪?”刺刺追问。“我那时可根本没往心里去,你却立刻派二哥去通知大哥逃走!”

    顾笑梦便知要瞒不过她去,叹了口气:“非是娘不愿告诉你,只是此事关系太大,知道了于你们绝非好事。”

    君黎听她说着,忽然想起自己在顾家见到程平时,在他眉间见到的那一缕被掩住的神采。那被郁结的寒毒压抑到看不出来的气息究竟是什么,他没深想,只以为是因为他面目英俊,自然而然带有的轩昂之气——可是,对了,轩昂之气。他不自觉低头细想。被抑住尚且如此,他原本的身份,难道不该是……

    他心里打了个寒噤。程平,那隐而未现的,会不会是赵姓帝王之后的痕迹?自二十余年前徽钦二宗北狩、康王赵构南渡以来,赵姓皇室里乱成一锅粥,死的死,遁的遁,若说哪一个王孙公子逃命时在外面留下一支血脉来,是一点都不奇怪。怪的倒是为什么现在回想起这回事来,还要灭他这口?康王赵构本非先皇嫡系,若他称帝后心怀些忐忑,也便罢了;可如今他又把皇位让回了先祖直系子孙赵昚,当今天子是名正言顺的,又捉拿一个旁支的小孩子做什么呢?

    不过,若是这个原因,那么多少可以理解为什么义父、姐姐和程左使都不愿对他们说起。这事情,原本知晓了就该是死罪了。他见刺刺犹有不满,便将她轻轻一拉,道:“刺刺,先别问这个了。”

    刺刺一愣,君黎又道:“但是姐姐,我觉得另有一件事情更紧要。”

    “什么事情?”

    “我想知道,程公子出生的时候,周围都有谁?”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是听关大夫说的——程公子出生之后,在青龙谷只留了几个月,后来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有六岁了。我想你们仍能辨识他身份、肯定他便是当年那个襁褓婴儿的依据,应该就是他的左手吧?如今张庭找寻他的依据,竟也是他的左手,这足以证明张庭身边有一个在程公子初生时就知晓他左手残疾的人。”

    顾笑梦忽然站住。她何等敏锐,便这几句话,她已觉出君黎是猜到了些什么,一双眼睛抬起来看着他,摇头道:“君黎,知道得太多,真的不是好事。”

    君黎却神色如常,道:“姐姐不消担心,我是个算命的,知道什么都不奇怪。我只想着,这么多年程公子平安无事,现在才突然被人搜找,一定是有什么知情人突然投靠过去了才对,不然实在没道理。”

    顾笑梦叹一口气,低头迈步,道:“那让我想一想——平儿出生的时候,身边便只有他生身父母、关老大夫,还有你姐夫。就连我也都是后来才知。但他们——谁也不可能去告这种密。”

    “方才说的那些人里面,会不会有谁对别人说起?”君黎追问。

    “关老大夫便只告诉了程左使夫妇,你姐夫那时应该告知过教主……”

    “那程公子的生身父母呢?”

    君黎话音方落,忽见程方愈转回了头来,面色却透着些白。

    顾笑梦觉出些什么来,道:“程大哥,你想起什么了么?那些事情我都是后来听了来的,当时细节怎样,我原是不知。”

    程方愈目光从她,从一边的刺刺,从顾世忠脸上都一一游过,最后才落到君黎眼里,就好像有些未敢相信。

    “我不肯定,但也许——还有——朱雀神君。”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