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贽礼
作者: 贰零肆柒更新时间:2019-02-13 01:21:09章节字数:4766
    第二次大泽之战以后,国尉府对楚国的侯谍通道基本贯通,原先对楚国了解的那些人不再是若有若无的接触,而是彻底的倒向了秦国。m.x23us.com鲁人自立这么大的事情第三天就用讯鸽传到了咸阳,而咸阳很快告之设在荣阳的王翦幕府。清晨王翦沐浴方毕,刚入大帐便听诸将与谋士在激烈讨论此事。

    “荆人自乱也!”高兴的王贲拿着讯报大声相告。不论如何楚军都是可畏的,但凡有不利楚军的消息,幕府里的将率谋士总要高兴一场。

    “见过大将军!见过大将军……”诸将齐聚荣阳,尽数归在王翦麾下。如同正朝视朝那般,每日清晨都是幕府晨议的时刻。

    “坐。”其余人高兴楚国自乱,王翦半点也没有高兴,他还是那副嘴角含笑怡然自得的模样。

    “谢大将军。”一干将率谋士揖礼相谢,而后尽数坐下。王翦不说话,是他的腹心刘池说话:“郑国禀告,大河之堤俱开,引水渠、堤坝明日可成……”

    当前最要紧的事情是从黄河引水,多亏是个不下雪的暖冬,国尉府才能制定当下这个进攻计划。冬季水浅,掘河堤是要掘河堤,但掘了河堤大浅浅的河水也很难决堤,因此要疏通引水渠和挡水的堤坝,不然没办法引水至梁。

    “安将军禀告:至昨日止,白龙水车已到八万八千七百余部,力卒水工齐备。不足十万部乃因少府以建造战舟为要,无暇建造水车。然郑国以告,八万八千余部水车亦可,我军所求,并非冲垮大梁城墙……”

    “国尉府以告:荆国内乱,荆王不欲娶诸国公主只愿娶芈良人一人,又欲废周礼而行蛮夷之礼,鲁人请以自立,荆王准之……”

    刘池读到这条的时候,帐内将率不免有些挤眉弄眼。天下士人的言说中,芈良人早变成妲己、褒姒那样的妖孽,不过一帮武将没有士人的批判精神,他们好奇的是芈良人的美貌。

    荆王千里迢迢出塞至咸阳抢走了芈良人,又为了芈良人烧掉婚服,置诸国公主而不顾,最后还闹到鲁人自立、荆国内乱。只要是男人都会好奇芈良人长的到底有多美,才让荆王如此神魂颠倒,置国家社稷于不顾也要单娶这个女人。

    “鲁人?”本来刘池要把所有军情军讯读完后,王翦才开口安排今日的军务,但王翦意外的开了口,不免让诸将有些惊讶。

    “然也。”刘池答道。“鲁人有四师之卒,东野固帅之。其与三个宋地师,两个吴地师,一个淮南师驻守穆陵关。襄阳之战中,鲁师未与战。”

    “齐人如何?”王翦考虑的东西不是楚国内乱,而是楚军能够动用的兵力。

    “齐人……”齐国正在与秦国谈和,只是这不是幕府能够参与的,刘池不由将目光看向了王敖。王敖对齐国熟悉,虽然谈和不是他主持。

    “大王三日后至怀县。”王敖道。“齐人三日后与我盟誓。”

    “齐国何日出兵?”王翦问。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盟誓后齐相返国前齐人便会出兵。”王敖答道。离进攻的日子越来越近,准备工作中不光掘堤、筹集水车这么简单,连横之事也颇为重要。秦军现在的情况主要是兵力不足。集结六十万大军于荣阳,通过齐国对穆陵关保持压力就变得不太可能了,这方面只有借重齐人。

    “鲁人自立,荆人有多少师旅可抽调至鸿沟淮水一线?”王翦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鲁人自立,穆陵关其余师旅或将退守下邳。至于琅琊港……”地图就在眼前,但刘池没看,他早就能背出楚国地图。“或弃守之,或驻一、两师之卒死守之。”

    “田朴将军……”王翦下意识将目光转向武都侯赵婴,琅琊港是秦军舟师的进攻目标。此前赵婴还有一个陆海夹击穆陵关的设想,然而时至今日,任何在支线方向上的进攻都与亡荆的整体战略不和,这个设想自然而然的放弃了。

    “会稽越师还在苴地,瓯越、闽越、南越三师驻守琅琊港。”赵婴咳嗽一声,派头与其余将率完全不同。“其不过一万余人,战舟不过一百余艘,绝非田朴之敌。”

    “若鲁人自立,鸿沟一线当加四师。”王翦沉默了一会,而后直接吩咐刘池。

    刚开始诸人对鲁人自立还很是高兴,王翦直接就在鸿沟一线楚军设防的兵力上加上四个师,顿时有些惊讶。可仔细想想,如果陆海夹击,穆陵关肯定是守不住的。怎奈穆陵关涉及鲁地的安危,楚军必要守穆陵关。可鲁人自立又不一样了,鲁人如果自立,楚军很可能会彻底放弃穆陵关,选择在下邳死守。

    “王勒将军禀告,大梁自昨日起已全城闭城,非有符节令命不得出城。我军斥候侯谍只能以讯鸽传讯,如此要延后数日。城内积粟如山,楚地所运石炭亦堆积如山……”

    南北大梁分立于鸿沟左右,守城的是大秦的死敌,魏人与赵人。刘池说到此处,知悉上情的王敖看着王翦,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意味着国尉府主持的劝降完全失败,魏人不愿降秦,赵人虽有人愿意降秦,但城中主战的大臣多过降秦的大臣。大梁北城究竟不是孤立无援的邯郸,魏赵守城失败还能寄希望于楚国相救。

    “军中士卒皆无事也。”刘池最后概括性的总结了士卒情况。“月前新征士卒也已分至各尉,彼等由老卒悉数教之,此时已可出操列阵。”

    “善。”流水帐一样将昨日的事情全部过了一遍,王翦缓缓点头。“何日吉?”

    “禀大将军,后日便是吉日。”天文谋士尚有些瞌睡,闻言立即起身。

    “禀大将军,后日可。”老迈的郑国站了起来,向王翦表示自己所负责的水务允许后日进攻。

    “禀大将军,可。”安契站起来,他负责后军,不是交战的后军,而是整个大军的后勤输运。

    “禀大将军,可。”斥候王勒也站了起来,进攻前他的麾下一定要遮蔽大梁左近所有敌军斥骑,面对有龙骑的赵魏斥候,这必然是血的代价。

    “禀大将军,可。”赵婴是跳起来的,水攻大梁,舟师才是真正的先锋。

    “禀大将军,可。”蒙恬郑重的揖告,秦军右将军就是前将军。

    “禀大将军,可。可。可。可……”赵勇、圉奋、杨端和、王贲,幕府内所有将率谋士全站了起来,他们对着王翦揖礼说‘可’,表示自己麾下的士卒、手上的事务都支持后日进攻。

    “大将军,据闻后日荆王大婚,此乃我大秦赠于荆王之贽礼。”王敖提醒道,闻言将率谋士全都笑起。相信楚王怎么也想不到,秦军会在冬日黄河水最浅时进攻。

    北风虽冷,郢都温暖的冬阳下穿皮裘只会大汗淋漓,最好是穿一件薄绸曲裾,早上和晚上再换一件狐裘。芈现在穿的就是一件翠绿色的薄绸曲裾,不过她马上要将曲裾换掉。

    “请女公子一试婚衣。”王宫来的司衣站在她身前揖礼道,恭恭敬敬。

    “诺。”芈答了一声。这是她一生中第三次试穿婚衣,司衣处虽然知道她的身材,但还是要遣人将婚衣送来,请她先试一试。“是……”

    以前行的是周礼之婚,而今王令废周礼行楚礼,作为人生大事的婚礼也要更改。芈本以为再也见不到那件玄色的绣有彩翟的婚衣,然而等宫女展开婚衣时,她看到的还是那只彩翟。

    “为何还是……”芈欣喜中带着些惊讶。

    “大王言,女公子喜爱此衣,成婚时便着此衣。”宫女灵巧,说的都是讨人喜欢的话。“请女公子一试。”

    彩翟又穿在身上,与前年相比,芈圆润了不少,然而越是圆润便越是适合这件求威严胜于美貌的婚衣。看中镜中的自己,想到自己终于成了男人的王后,芈微微有些迟疑。

    这些本是她已经淡忘了的东西,她早己沉浸在为人妻为人母的快乐中,然而这件婚衣又让她回忆起了这些。这是周人的衣服,周人的衣服包括周人的整个礼制,所体现的都是一个东西:等级。正是这一层又一层的等级,构建了整个宗法体系。

    丈夫那日转述观曳的那句‘不当立王’从芈脑中闪过。为何不当立王?因为在神灵面前,人与人完全平等。人遵照着人与神灵的约定生活,只要不违反这些约定、不遗忘对神灵的祭祀,日子就能祥和安宁。而王,即便王保护了众人,他也会因为权力、因为荣耀、因为**杀戮众人,奴役众人,所以楚人先圣曾言:不当立王。

    “楚国女子成婚,当着何衣?”芈将婚衣褪下,问出一个让宫女们无法回答的问题。

    “禀女公子,奴婢不知。”年长的宫女相告道。“若是女公子觉得婚衣不妥……”

    “大王既令楚国行楚礼,大婚时当着楚衣。”芈想起那年冬天自己在临泽里成婚时穿的婚衣,那是一件普通的庶民之衣,却被她一直珍藏着。“霓儿……”她喊了一句。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