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打探消息
作者: 北苇更新时间:2018-11-09 08:11:26章节字数:4685
    第三十章 打探消息

    “听青龙说,先前白虎几次夜访藏经阁,都未将娘娘说的密旨盗走,还弄的满宫皆慌。而这墨公公是个夜探,身手了得,偷术不凡。殿下是看中了他手上的活儿。”

    “天下之大,什么奇人是杀风堂请不来的。呵,看来他是舍不得杀这个墨公公。”素衣女子起身,拿起一颗夜明珠把玩:“小雀,你暗地里盯着这个太监,找机会下手!”一个来历不明的偷儿,留来留去终成祸害,而他们的大计不允许出现丝毫差池!

    自从收到行动的指令后,墨北开始四处转悠,转了西殿转东宫,为的就是打人脉套消息。

    表面看上去,一派吃吃喝喝,闲聊八卦。

    实则是为了掩盖她真正的目的——打探消息。

    偷,其实和打仗差不多。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于是乎藏经阁何人防守,何人管理,何人主事。这一丝丝的讯息,都是从哪宫的太监得宠,哪宫的婢女枉死,哪宫有廖城亲人等等无限的题海中得出来的。

    这年头,要学会从旁侧击才能保住小命,否则一旦查起来,就算她有十颗头都不够敦煌帝那个暴君砍的!

    “邓公公,邓公公!”人还未到,声便传进了屋内,墨北寻思着越上年岁的宦官,应该对这皇宫越熟,再套些琐事,才能保准万无一失。

    邓喜正在喝水,一口呛到喉咙,吊着嗓子怒吼:“咳咳,你这小兔崽子,喊什么喊!”

    “嘿嘿,邓公公,小的给您老人家带花雕来了。”墨北边说着边在他手上塞了壶陈酒,酒壶下垫了一张银票。

    邓喜一见乐了,翘着兰花指戳戳她额头:“日后你常来,咱家就高兴了,还带什么酒啊?”

    装吧,你就装吧!墨北心里暗道。皮笑肉不笑的拉开木椅,打量着眼前的老太监,这邓公公也是一只大尾巴狐狸,行事作风不张扬,却在宫中各处都有自个儿的徒子徒孙,整一个消息掌控者!

    “公公,小的在那知暖宫,也没个知心说话的人。这不就想到您老人家这儿,喝喝酒念叨念叨近日的苦闷。”

    邓喜嘴角都笑开花了,还管墨北说些什么,直接摆上了酒杯,小菜,花生米。乐融融的瞅着银票,眼角的皱纹越发的深。

    “公公,来来来,小的敬您一杯。”墨北倒酒,举杯,再倒酒,再举杯。整整过了两个时辰,她才整整湿透的袖口,故作哀怨道:“今日小的去藏经阁溜了一圈,险些挨了板子。o(︶︿︶)o唉!”

    “嗝,那藏经阁是你去的地儿吗!合,合该挨板子!”老太监打着酒嗝,摇摇头觉得有些晕,醉语呢喃道:“怎么,怎么有两个小墨子。”

    “公公。”墨北拽住他胡『乱』摇晃的手臂,生怕他又睡过去,手下用了七分力气:“为何小的不能去那藏经阁,不就是看书的地界么?”

    唰!邓公公一甩左手,直嚷嚷着疼,眯起眼沉声道:“咱家知道了,你小子是来套话的!”

    “公公,你又说醉话了。”墨北心间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叹息道:“小的只不过是想知道哪个地界能去,哪个地界不能去,免得以后鲁莽之下丢了小命呐!”果然是老滑头一只!幸好他喜银子喜酒,否则自己定是打探不分毫消息。

    老太监似乎心里还有怀疑,偏着头想了半响,方才开口:“咱家告诉你也无妨.”语落,警惕的瞧瞧四周,五指一搓。

    墨北看明白了,又立马掏出一张银票塞过去,嘴角笑的有些抽,这太监比自己要价都狠!

    “你小子,哈哈。”邓喜一收手,大笑着俯下身子,在墨北耳畔嘀咕了几句。

    原来是这样!精明的子眸闪过光耀,墨北玩味一笑,只要把工具带齐,偷出圣旨应该不成问题!

    黄昏,知暖宫,篝火鼎盛,肉香四溢。

    华容蹲在一旁,扔着木柴,猛吞口水:“墨公公,这些咱家也能吃?”

    “容公公不想吃?”墨北收回割肉的匕首,漫不经心的说:“那剩下的也只有扔了。”

    “等,等一下!”华容一把拉住墨北的衣袖,将烤好的野鸡夺过来,像护宝贝似的抱着,双眸瞪了满圆:“我娘打小就教育咱家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肉怎么能扔呢!”边说着边大快朵颐,口中直道真香。

    看他将肉吃下,墨北的子眸微眯,笑的阴暗:“容公公这般说,是识得字咯?”

    华容吃肉的手一顿,昂起头笑的珠光宝气:“咱家不告诉你,你长的又没殿下好看!”

    这一下墨北吐血了,连忙找了面墙来扶,果然人与兽之间是有差别的,她怎么能指望一个被驴踢过的人,脑子会正常。

    不管怎么样,他吃了肉便好,一会里面下的东西就会发挥『药』效,要想晚上心无旁骛的行动,必须先将这个敌友不明的花痴撂倒才行!

    墨北勾起唇,拿起另外一只野鸡进了屋:“殿下,吃饭了。”

    耶律千枭不搭话,垂着头玩纸鹤,完完全全的把墨北当成了空气。

    咦?奇怪!枭枭这是怎么了?墨北挑眉,俯下身子替他整整『乱』发:“殿下,是不是伤口太疼了,所以不想吃?”

    “嗯。”耶律千枭闷闷应了声,拿着两只纸鹤对打,心思却百转千回,只要一想到昨夜,胸口就烦躁的难受。

    墨北看他这副样子,撕开烤鸡,扯下一块肉放在唇边吹了吹:“殿下,只有多吃东西,你肩膀上的刀伤才能痊愈,乖乖吃。”

    “唔。”口间猛地溢起一股肉香,耶律千枭抬眸看着眼前的小太监,蓝眸半柔。

    还是第一次,有谁这般在乎自己。

    有时候,畜生的日子过久了。

    他都要快忘记自己是个人了。

    整日整夜的提防伪装,为了让那个人相信自己是真的傻了,有时还会爬在地上学狗叫。

    在母后眼里这是理所当然,在师傅眼里这是必经之路。

    呵,可是谁都忘了,他也会疼。

    翻开一层层伤口,里面结下的是再也无法的愈合的脓包。

    小时候听父皇说,万恶不赦的人死后会下十八层地狱。

    可他未死,便尝到了什么是炼狱的滋味。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命在他手里成了蝼蚁,兄弟在眼里成了绊脚石。

    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只有袖口里的梅花针。

    杀人,装痴,算计,这便是他每天要做的事。

    望不到头的黑暗,他都已经习惯了。

    可是,突然。

    这个太监出现了,没有善良的很愚蠢,没有无情的很彻底。

    护着自己的样子,骄傲倔强带着恨意,生出夺目的耀。

    唰的一声。

    万物缤纷,清清楚楚,纤毫毕现。

    只不过瞬间,就仿佛历经了万年。

    他想抓住这道光,就算会被焚的体无全肤,毫无退路,也誓不放手!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