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石钓鱼
作者: 猫腻更新时间:2018-11-09 15:26:27章节字数:5200
    第五十六章 石钓鱼

    二人上了汽车,便往省城方向开去。一路上易天行坐在副驾驶座上面色凝重,他左手结着手印,右手抚胸,暗自探看着那道阴煞气息的方向,他能感受到对方的境界比自己也只低上一些,想到一探子游骑便有如此功力,若被吉祥天的人围住了,只怕还真只有束手就缚一道途径。

    好在随着汽车的渐行渐远,那道阴煞气息也渐渐弱了下来,直至淡然不可捉摸,终于消逝在汽车身后某处。

    易天行心神一松,叹了口气,侧面看着袁野一脸镇定的神情,忽然想道:“自己把这些凡人带进修行人间的争斗中来,会不会出问题?”

    不多时,汽车便上了二环路,易天行远远望着省城在夜里的万家灯火,轻轻叹道:“这当学生没当多久,便要跑路,我可不愿意。”

    他是个很执着的人,即便面对着神秘的吉祥天,仍然不愿意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此时看着万家灯火,一派生活气息,暗自下着决心,总要摆脱这种在他看来很无谓的争斗。

    袁野一点油门,汽车在空旷无车的夜间二环路上疾驶起来,他从上衣口袋摸出一盒烟,给易天行打了根,然后自己点着,对着挡风玻璃喷出一口浓烟后,问道:“少爷,究竟是什么人让你这么害怕?等事情结束了,我们杀回省城来。”

    易天行第一次抽烟,汽车内的电子点烟器总使不好,看着袁野没注意,假意把烟头凑到点烟器上,却悄悄凑到了自己握着点烟器的食指上,嗤嗤燃烧声起,他笑咪咪地拔了一口烟,学着平日里同学的模样往外吐着烟圈应道:“杀回省城可不干,到时候弄清楚对方怎么想的后,我偷偷溜回来的好。”

    袁野听他这么说,脸上浮出一丝莫名其妙的神情,许久后情真意切道:“少爷,就像我那天说的一样,您可真要奋发图强了。”

    易天行卟地一声把嘴里的烟头喷了出来,哈哈大笑。

    袁野给易天行选的藏身之所果然很妥当,是省城西边山里的一处鱼塘,汽车拐了无数个弯,硌了无数块石头才开了鱼塘边的农舍,里面的人听着汽车声音都出来看着。

    农舍里住的是一对老年夫妇。

    “袁大哥,你怎么来了?”老年夫妇看见袁野开车,有些惊讶。

    袁野把手向正慢慢从车厢里走出来的易天行:“许大伯许大妈,这是我们……”易天行向他使了个眼色,“……这是我们公司的……小易,以后专门负责公司里农贸一块,我今天带他来考察一下。”

    那对姓许的老年夫妇赶紧把他们领进屋去。

    易天行坐在屋内,看着四周朴实的农家格局,满心欢喜道:“袁叔,你经常来这鱼塘钓鱼?”

    “我哪受得了钓鱼的无聊,是老太爷当年喜欢。”袁野应道:“少爷,这鱼塘是公司的产业,原本是我暗中买下,准备老太爷养老时候用的。不料老太爷最后还是只肯回高阳县城。”

    易天行微微一笑,心想这人对古老狐狸还真是忠心不二。

    袁野看见他一身乡下人打扮,皱皱眉,想到自己车上还有前几天打猎时候的衣服,赶紧出去从车上拿来给易天行换上。

    易天行倒没觉着自己这一身有什么不舒服,只要干净就好,毕竟他也是拾破烂的出身,但看他殷勤,自然也不好拂他的意,一面换着衣服一面说道:“这鱼塘养的什么鱼?”

    “淡水鲨。”袁野回道:“养着只是为给老太爷解乏得趣,所以也没和省城的馆子签什么固定合同,总之每个月公里派一笔帐给许伯许妈,付了饲料和人工就好,塘里满了要分塘的时候,才会自己派车给城里运一车去,每年公司农贸这块赖着这鱼塘不少。”

    “噢,这鱼卖的怎么样?”易天行想不到黑社会还真的办公司。

    “淡水鲨鱼肥少刺,城里的大酒店都很喜欢,每年可以入帐十几万万吧。”袁野见他神情,以为他担心和省城有经济来往,会人多嘴杂,赶紧道:“少爷放心,知道这个鱼塘的人很少。”

    “我不是不放心。”易天行笑道:“只是想着估计要在这里躲几天,总要找些解闷的事情才成,既然有现成的鱼塘,当然不能放过锤炼钓技的机会。”

    袁野笑道:“少爷既然想玩这个,那我这几天陪你好好玩玩。”

    易天行想了会儿道:“公司里这么多事情,你还是回去吧。何况你老不在公司,若落在有心人眼里,不免又会多了个心眼。”顿了顿又道:“何况我那些对头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万一从你的去向察到这里,倒还不好。”

    袁野脸色凝重道:“少爷一直不肯说对头是谁,我也不好多问,只是刚才你说自己受了点小伤,又不准我请大夫,如果那个对头找上门来怎么办?”他拍拍自己腰间,豪气笑道:“不说别的,当年随老太爷江湖厮杀,这把勃朗宁可是用惯了的,虽然好几年没有动过了,不过旁人若想害您的性命,总得过我这关才是。”

    易天行笑着摇摇头道:“不须太过小心,其实我想我那对头也不见得是要我性命,只是目前我还摸不准对方是如何想的,所以才要暂借此地稍避。”

    袁野道:“那要不要我喊些人去察看一下?”

    易天行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不让这些世俗凡人牵扯到这些事情里面,笑着拒绝了,又道:“若对方真杀了过来,我一个人自保恐怕还方便些,你在这里也没多大用处。”

    他看着袁野脸上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神情,赶紧笑着道:“老太爷没说过吗?我也是练过的。”

    袁野心想,你一富家少爷,哪里能有什么真功夫。他是一个真性情人,嘴上不说,脸上却不免露出了轻视的神情。

    易天行心中暗笑,领着他走出门外,对着黑黑的鱼塘,侧身对袁野说道:“看得见里面的鱼吗?”

    袁野摇摇头。

    易天行从脚边拾起一粒石子,便运起力气往水里掷去。石子挟着劲气破水而入,嗤的一声,一条又大又肥的淡水鲨喷着血花,从水底一跃而起,拼命地挣扎着。

    他看着袁野瞠目结舌的表情,笑道:“请许伯捞上来,呆会儿我们吃了,你就回去。”临回屋前,他对着鱼塘里浮白的淡水鲨尸体默一合什道:“鱼兄弟,莫怪我手残,怪就怪这姓袁的家伙不信我,阿弥陀佛,早登极乐吧。”

    吃完清蒸淡水鲨,又把许妈做的鱼汤面扫了个一干二净,磨蹭了半天的袁野终于在易天行的命令下有些不情不愿地走了。易天行赞了几声许妈的手艺好,便趁着二人给自己准备床铺的空当,走出农舍,来到了鱼塘边的那片林子里。

    夜里风寒,塘上传来轻微的水腥气。

    易天行看了看天上繁星朗月,回头瞄了一眼身后密密的林子,举起起右手,打了个响指。响指的声音,在寂廖的夜空里传的老远,空空袅袅久不停歇。

    “咕咕咕咕……”

    一片沉寂的山坳间响起了一阵清脆却有些难听的鸣叫。易天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看着远处飞来一个小黑点,小黑点随着夜风疾冲而下,渐行渐近,终于化为一阵清风扑入他的怀里。

    他抱着已经比以前大了不少的小红鸟苦笑道:“明天一定给你买两盘黄莺莺的磁带来听听。”

    小朱雀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有些时候没有见着他了,此时闻着他的体息,拼命地用自己毛绒绒的脑袋拱蹭着,模样可爱极了。

    易天行用食指轻轻挠挠它翅膀下的软毛,轻声道:“这些天做的不错,保命要紧,上三天的那位姐姐太厉害了,你老爹我不是她的对手啊。”

    小朱雀抬起头来,黑幽幽的眼珠望着,骨溜溜一转从鸟喙里又吐出一串咕咕叫声。

    易天行轻笑道:“知道你能干,下午就做的不错,老爹有什么事情不要你帮手。”他想着下午被秦梓困在结界中不知如何是好时,如果小红鸟贸然扑下来救自己,只怕会被这些上三天的半神仙捉去。

    想到此处,他不免有些后怕,看着红鸟的小眼珠,认真诚挚说道:“记住,如果以后老爹出了什么事,不要管我,你自己跑,要不跑到归元寺去。”

    小朱雀一直安静地在他怀里呆着,忽然听到归元寺三个字却挥着翅膀上了他的肩头,咕咕乱叫,模样显得十分着急。

    他一边说着,一边感应着小朱雀身上的天火之力,怀中滚烫一片,引得自己体内火元加速流转着,不一时,便觉浑身舒畅,竟似对伤势大有好处。

    易天行笑道:“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般怕那位归元寺里的老祖宗,按说他给你安了个天袈裟化成的羽毛,对你我可是有大好处的。”他看小朱雀仍然急地在自己肩头乱踩,无奈笑道:“也罢也罢,不去归元寺。那日后若我真的不在你身边了,你可得跑远一些……嗯……”他思琢道:“去竹海吧,就是往南边飞一段,以你现在的速度,大约也就是半小时,就会看到一大片的竹子,像海草一样恐怖密集生长着的地方,你以后就呆在那里面好了。”

    夜已渐深,明月高悬,这一人一雀就在喂养着淡水鲨的鱼塘边像唠家常一样唠着生离死别。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