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者: 情格格更新时间:2018-11-09 15:30:41章节字数:6272
    第7章()

    “你们先下去吧。”挥挥手,身后的宫女便一个个退了下去。硕大的宫殿,只剩下凤韩瑶只身一人。

    翻了翻奏折,大多数是南方大旱之事。看了几个发现除了发放粮食就再无其他。便丢下来到书架前。

    书架的每一层每一块都挂有一个牌子,上面标明‘天文’‘地理’等书的归类。目光停留在凤鸣国发展史上,便停住不动了。

    当宛月走进大殿时,就看见女皇正坐在地上抱着一本厚厚的书在读。还不时的点点头或者是皱皱眉。走近一看,便看见书皮上的书名‘凤鸣国发展史’。

    “陛下。”宛月压低了声音,上前说道。

    “恩。嗯?宛月?你回来了。怎么样,事情办好了吗?”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坐了这一会,脖子都酸了。

    宛月看着女皇不雅的动作,只是皱皱眉,便说道:“陛下放心,奴才已经让人去做了。”

    “很好。”凤韩瑶满意的点点头。

    “陛下,丞相大人在外面等候,说是有要事求见。”宛月扶着凤韩瑶在龙椅上坐下,这才说道。

    “丞相?”那个很美丽却也很妖艳的女子?

    “是,陛下您见不见?”宛月一时猜不透注意。

    “见,当然要见。”丞相来访,岂能不见?正好试试口风,看看她到底想怎么样。

    “是。”宛月走到大殿门口,对着外面喊道:“丞相有请。”然后便退了出去。

    一身红『色』朝服的丞相低着头走了进来,走到殿中央,便屈膝跪下行礼。

    “拓跋曲叶见过女皇陛下。”

    “恩。起来吧。”面对这繁文缛节,凤韩瑶是烦耐无比。

    “谢陛下。”拓跋曲叶站起身,刚想说什么,可是双眸一接触到女皇时,就如同石像一般,停滞不动了。要说的话也停留在喉间。

    时间仿佛是停止一般,拓跋曲叶琥珀『色』的眸子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前方,樱桃小嘴微启,一脸的惊艳。

    那...那是女皇吗?

    没有华丽宝贵的凤冠,没有金光闪闪,价值连城的朝服。只是一件白『色』的衣袍,领口位置用金丝绣了几朵百合花。只是一根玉簪轻轻的挽起头发。素颜朝天,嘴角边一丝淡淡的微笑。洁净的如同百合仙子,不敢亵渎。

    “丞相大人,你如此看着朕,是不什么不妥吗?”凤韩瑶低下头上上下下打量了自己一番,没有什么不妥啊?

    “啊...臣一时失神,望陛下赎罪。”低下头,不敢再去看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容,脸上却有了几丝绯『色』。

    “呵呵,不碍不碍。”要是你没被『迷』住才是怪了呢!凤韩瑶这么大的美女,搁哪里也是目光的焦点处。

    “陛下,臣今日前来是....”

    “是为了南方旱灾的事情吧。”凤韩瑶替她说道。看她又有些惊奇的表情,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朕看了你的奏折。”晃了晃手中金『色』的奏折。凤韩瑶从台阶上走下来。

    “不知陛下的意思是....”微微皱眉,看女皇一脸笑意的样子,拓跋曲叶发现自己第一次猜不透这位女皇的心思。

    “建议很好,但是...有些不符实际。”拍了拍她的肩膀,凤韩瑶走到挂有凤鸣国地图的墙前。

    “你看。”凤韩瑶指着地图上南方大旱的地方说道。“你的意思是将天山上的天河和发生大旱的地方的凤阳湖给挖通,从而达到缓解大旱的灾情是吗?”看她点了点头,凤韩瑶接着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你所标明的这条路线,要路径很多地形?我们先不说这个工程的能不能缓解灾情。我们先看看这里的地形,南方多山,多林木。刚是要挖通这条河,就要翻座一座大山和一小片林海森林,工作量有多么的大可想而知。而且河流挖通,必定要破坏沿河的生态环境,特别是过林海森林,要砍掉一小片树木。夏季多暴雨,没有森林作为防护,这样子很容易造成水土流失。而且这条天河,是有天山的冰雪融化而成,水流量不确定。所以,即使我们挖通了,也不能保证水是否能够留到凤阳湖来。”

    凤韩瑶分析的头头是道,拓跋曲叶眼中的震惊和折服也越来越深。这还是那个懦弱什么也不懂的女皇吗?听她的讲解,拓跋曲叶才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那陛下,此法不同,又该怎么办?”南方灾情严重,再不解救,庄稼就都要死了,而南方又是主要生产粮食的地方,占全国的四分之三。粮食不足,百姓就要挨饿。天狼傲龙二国又对我国虎视眈眈,这.....“陛下,您...”看陛下一脸笑意,胸有成竹的样子。莫非是有什么好办法了?

    “曲叶,你有没有想过换个地方挖呢?”调皮的眨眨眼睛,看拓跋曲叶还是一脸的不解,凤韩瑶只好耐着『性』子说道。

    “你看,这是北方的母子河。”指指地图上的一条大河,凤韩瑶说道。“母子河一年当中有六个月处在汛期。很容易造成洪涝灾害。而凤阳湖呢?一年当中也有两个月处于缺水时期。你把他们两个联系在一起想想。母子河多水,凤阳湖缺水。为何不把它们两个连在一块?而且,如果挖通,会对沿岸的农作物有着很大的帮助。你看,我们这样把它连在一起,然后这里,这两处之间也分布着大大小小小河的支流,我们也可以把它们联系在一起。这样子,既解决了南方旱灾和北方的洪涝,又解决了沿岸农民的灌溉问题。而且,这里的地势较为平坦,便于施工。而且,这里还经过一些城市和城镇。一旦运河挖通,你有没有想到,我们的南北方的经济贸易往来也会增多,到时候,我国的经济,自然会上升。”

    拓跋曲叶已经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此时心中的激动,只是用双手不停的抚『摸』着刚才凤韩瑶指过的那一条路径,眼中的光芒也越来越耀眼。一条河,原来可以解决这么多的问题。为什呢自己没有想到呢?到底还是不如女皇陛下啊!

    “解决完旱灾问题,我们再看看南方的种植业。”倒了杯茶润润喉咙,凤韩瑶开始自己另一篇讲解。

    “种植业?”拓跋曲叶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南方的种植业有什么不妥?”作为凤鸣国主要产粮地区,拓跋曲叶实在是想不清数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

    “你难道没有发现南方种植的区域太小了吗?只能维持我国三分之二的粮食。而我国的气候地理条件那么的好,实在是不该啊。”凤韩瑶皱了皱眉。为什么这么明显的问题没有看出来呢?

    “那是因为南方多山,实在是....”这是不可以改变的事实啊?难道还要我们移山造田吗?

    “对啊,多山。为什么不在山上种植呢?”没错!凤韩瑶的种植办法就是梯田!

    “山上种?”拓跋曲叶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知识匮乏,山上又怎么种呢?

    凤韩瑶走到桌前,拿过一张白『色』的大纸,有备好笔墨。开始了自己漫长的讲解。将梯田的大致情况对她解释说明。又把南方水车和在山顶建造水库的意思也一并画了起来。当她们说完这些时,已经是下午黄昏时期。两个人就这样在御书房里呆了四五个时辰,竟然一点也没有感到饥饿,难道这就是废寝忘食?

    “好了!朕已经把南方梯田和运河的事情给你详细说明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放下笔,凤韩瑶把手中的计划书给了拓跋曲叶。

    “是,臣这就吩咐下去!”看着手中这张薄薄的纸,拓跋曲叶说不出的激动。但紧接着转念一想,就又问道。“陛下,你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臣一人去办吗?”凤眼微眯,一脸的怀疑。

    凤韩瑶不以为然地往龙椅上一歪,倒了杯茶在手中转动着,嘴角扬起一丝好看的弧度,看了看杯中的茶水,问道:“如若不然呢?交给王效忠那只蠢猪吗?”说起王效忠,凤韩瑶眼中多了一份狠『色』。

    看着凤韩瑶突然凌厉的样子,拓跋曲叶退后一步,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也做好防御准备,问道“你究竟是谁!”

    她不是凤韩瑶!凤韩瑶没有如此的智慧,更没有如此的凌厉!那种浑天而成的王者之气,更是她所没有的!

    “我就是凤韩瑶!”她是凤韩瑶,只不过灵魂却不是了。

    “不会!凤韩瑶是绝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的!”曾经的凤韩瑶也很聪明,但是绝不会像她一样有着这样的见解,梯田水车,更是她所不知道的,要不然为何原来从未提起过?

    微眯起双眼,这个拓跋曲叶果真不是个好糊弄的主,要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成了丞相。这样的人才,要不然为自己所用,要不然....就要斩去她的羽翼,绝不可以养虎为患!

    面对凤韩瑶突然散发出的冷气,拓跋曲叶竟然有一丝丝的畏惧和一丝丝的寒意。寒意从脚底而生,竟灌溉了全身。动弹不得。

    “没错,我不是凤韩瑶。”站起身,君临天下的看着她。在她恍惚惊异的同时,又开口说道“但我也是凤韩瑶。只不过不再是原先任人宰割,任人摆布的凤韩瑶了!现在的我是重生的凤韩瑶,要自立自强,威震天下的凤韩瑶!”

    “这...”拓跋曲叶显然是没有回过身来,但紧接着,就被下面的一句话给震慑住了。

    “拓跋曲叶,朕不管你以前是否对朕忠心,但是现在朕想问你,你是否愿意一心一意辅佐朕,消除朝廷的蛀虫,共同把凤鸣国推向第一强国之地呢?”

    “呵呵。”拓跋曲叶突然倾城一笑,凤眼挑起。说不尽的妩媚。“陛下,如果臣不答应呢?”

    “那朕就没办法啦。”凤韩瑶耸耸肩,一脸的无奈。“朕只好...”

    “杀了我?”拓跋曲叶抢先一步回答。

    “也不全是。”手中的茶一饮而尽,茶杯却从手中悠然滑落。“只是...会让你像这茶杯一般四分五裂...一位智者,最害怕的莫过于英雄无用武之处。最害怕的没是自己的才能不能展现出来。丞相大人报读诗书为的不就是身上的这身朝服吗?如今朕,给你脱下来。然后再斩去你的羽翼。你不就如同那些壮志难酬的秀才们一样吗?不要怀疑,即使朕再怎么无能,要想全面封杀一个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如果臣归隐山林,不惹俗事纷争呢?”拓跋曲叶刚说完,就看见凤韩瑶捂着肚子歪在龙椅上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那好,朕问你,你如果有心归隐山林,为何又入朝为官呢?惹了一身俗世的污泥,再跑到山里去净化自己,难道不可笑吗?”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只不过这次笑容没达眼底,一直用眼睛的余光注视着拓跋曲叶的一举一动。

    “你可要想清楚了,在你面前的是一位鲜明的君王,可不是一名昏君。她会给你发展的机会,只要不触碰她的底线就可以。”话都说到这份上,再不答应,就未免太不讲情义了。到时候,也就不要怪自己心狠了。

    “好!”一直低头不语的拓跋曲叶突然抬起头,眼中的决意坚定如铁。“我拓跋曲叶在此发誓,一生一世,效忠我皇!”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