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大结局
作者: 草若然更新时间:2018-11-09 15:37:14章节字数:16441
    第206章 大结局

    “我要走了,我怎忍心让我的孩子留在世上任人践踏?我要带着他走,我要跟他在一起,只有这样,他才快乐。”殷子傲轻轻的亲吻着怀中已经绝了气息的孩子。

    “不——”萧曼清哭喊着,悲伤的声音高高扬起,却嘎然而止,人渐渐倒地。

    南景赫眼明手快,将萧曼清揽在了怀中,命道,“来人,先把鸣柳押走。柘炫,你先把曼清带到你乘的马车上。”

    南柘炫快步走过来,将萧曼清从南景赫的怀中抱起,出了院子。

    南景赫锐利的双眼紧盯着殷子傲,“是不是还想用你的鬼谷神功较量一番,才甘心被擒?”

    “呵呵,”殷子傲冷冷一笑,“不用了,反正我是逃不掉的。不用那么麻烦了。”

    突然,院外传来了一声马的嘶叫,接连几声躁动,一个侍卫急急跑来,道,“启禀王爷,有刺客刺杀炫王爷,结果人躲过了,可是驾车的马受了伤,惊了。”

    “人呢?”南景赫顿感不妙。

    “马拉着车跑了,炫王爷与萧小姐还在车上。暗夜与暗影已经去追了。刺客没有抓到。”

    南景赫顿时感到头被砸到一般,疼痛。他知道南柘炫已经不会武功,也不会驾马车,根本控制不住受惊的马。只能期盼暗夜与暗影能够平安的追上,不要有事才好。

    “王爷不必担心,那些墨都国的死士顶多做些这暗中的勾当,没了统领,他们是不会有大动静的。”殷子傲知道南景赫此时担心着萧曼清,但还是故作不知的说着有关刺客的话。

    “若是曼清有事,本王即刻踏平墨都国!”南景赫恨恨的道。

    “那是王爷的事了。反正这些墨都国的死士看着我被抓,在没有新的统领之前,他们是不会再轻易『露』面了。我也指望不上他们能救我。”殷子傲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笑着问毒王,“知道我这最后一颗是什么『药』吗?”

    毒王的脸『色』瞬间一变。

    殷子傲笑了笑,“不错,这就是可以将人化成一滩血水的无痕。是我给自己准备的。我不会让自己落在你们的手里倍受凌辱的,只要我稍一用力捏碎,我跟孩子就会片刻之间化为血水,连具尸体也不会留下。兴许到了地府还会很快的碰到曼清呢。”

    “你竟敢选择这样的死法!”毒王感到殷子傲实在恐怖。

    南景赫知道自己从殷子傲手中是抢不到『药』丸的,只要自己或者周围的侍卫们稍稍一动,殷子傲就会很快的捏碎『药』丸,再快也快不过他的。

    所以,南景赫伫立不动,冷冷的瞧着殷子傲自取的死路。

    殷子傲最后一次扫视四周,狰狞的笑着,手中的『药』丸突然化成一团白『色』粉末,罩满全身。

    白『色』的粉末渐渐散尽,殷子傲父子已没了影踪,地上一滩血水汩汩的流着,一直流到南景赫的脚下。

    追赶马车的暗夜很快的折回。南景赫看着暗夜这么快的空手返回已知不妙,心里陡然一紧。

    “王爷,马车从崖上冲下了西罗河,属下没有抓住。暗影已经顺着河去搜寻了。请王爷速速下令全面搜寻西罗河。”暗夜道。

    “快!搜寻西罗河极其两岸!一定要找到人!”南景赫当即下令。

    *

    宋菲仪『揉』着酸痛的颈椎起床了,昨晚熬夜更文,睡的时间太短了,白天还要上班,不知道要怎么挺过。

    夜里做了很长很累的一个梦,好像跟真的一样,也许是小说写多了,写进了梦里吧,不过这个梦倒很适合写出来呢!

    趴在办公桌上,宋菲仪回想着梦里的情形,觉得自己受了罪,但是还有些为寻到了所爱而感到甜蜜,只是最后坠入了河里,不知是死是活,还能不能跟她心爱的人在一起?

    “喂!菲仪,你听说了吗?失踪了一年多的宏天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张奕鸣突然回来了。”同事维丽一脸八卦的凑了过来。

    “关我什么事啊!”宋菲仪懒懒的趴着,不感兴趣。

    “他可是宏天集团的太子接班人啊,现任总经理呢!超级的多金单身帅哥一个。”维丽不死心的捅了捅宋菲仪的胳膊,“一年前,张奕鸣去香港乘坐的轮船出事,乘客到没什么伤亡,偏偏他失踪了,他老爹还悬赏一千万寻子呢!不想现在突然好好的回来了,今早的新闻都播报了,好帅啊!”

    “喜欢就去找他,别在我这里八卦。”宋菲仪极度的不感兴趣,“我好累啊!”

    “累了,就别写小说么,自找苦吃。”维丽撅撅嘴转过了身。

    晚上,宋菲仪一如往日的打开了电脑,登上了qq,一条验证信息显示,着实将她吓了一跳,上面写着,“南柘炫”。

    宋菲仪对昨夜的梦记忆犹新,南柘炫的名字也是相当的熟悉。不会这么巧吧?

    宋菲仪点击了确定,加入了这个新的网友。

    接着,南柘炫发过来会话,“是曼清吗?”

    靠!宋菲仪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这怎么可能?萧曼清是自己梦里的名字,自己的网名可是小猫不吃鱼。

    宋菲仪颤抖的回复了三个字:“二皇子?”

    对方很快的回话,“是我。我要见你,你在哪儿?”

    宋菲仪的大脑停止了转动,麻木的将自己的地址告诉了他。她很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有见到他才能有答案。

    “好,明天我就过去。”对方立马回应。

    这晚,宋菲仪没有写出一个字,夜里,她辗转难眠。

    南景赫的模样一直晃在她的眼前,是那么的痛苦,好似在一声声深情的呼唤。

    宋菲仪觉得此时自己就是萧曼清,而这个人就是自己的挚爱,很想很想见到他,回到他的怀抱。

    第二天,来到公司,宋菲仪整个人无精打采。刚想跟经理请假,就接到了招待小姐的电话,说有人找她。

    宋菲仪疑『惑』之间来到了公司楼下的前台接待处询问。

    接待小姐热情的道,“瞧,那不是么?菲仪啊,你什么时候结识了这么个白马王子,还一直保密呢!”

    哪儿跟哪儿啊!宋菲仪嘟囔着走到了来人跟前。

    来人一个回身,将萧曼清吓的差点跌倒。

    “怎么了?我长的不吓人吧?”南柘炫笑呵呵的道。

    “南柘炫!”宋菲仪脱口而出,怎么会这样?名字相同,长的也完全一样,不过是身上的衣服不同而已。

    “你就是萧曼清?”南柘炫绕着宋菲仪转了一圈,“啧啧,真是大变样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梦吗?”宋菲仪一把揪住南柘炫急切的问。

    “对于你来说可能是梦,可却是我亲身经历的。”南柘炫坏坏的笑着。

    “哇!张总!”维丽一脸惊讶的站在二人面前,看着宋菲仪紧揪着南柘炫的手,眼睛睁的大又圆。

    宋菲仪松开了南柘炫,“什么张总?”

    “你不知道?”维丽不可思议的看着宋菲仪,不是还紧抓不放,好像欠了她的似的,怎么会不认识?

    “快说!”宋菲仪急急的催促。

    “他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宏天集团的张奕鸣,张总啊!”维丽惊叹的道,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本尊。

    “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聊聊吧。”张奕鸣很绅士的邀请宋菲仪。

    “好,现在就去!维丽,麻烦你替我请个假。”宋菲仪头也不回的急冲冲的走出了公司的大楼。

    张奕鸣朝维丽耸了耸肩,跟了出去。

    维丽一脸茫然的望着他们,羡慕的要死。

    咖啡屋里,宋菲仪与张奕鸣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要了两杯咖啡。

    “如果你的那个梦记得很清的话,就应该记得我们初次见面,我说过的话,我是人穿,冒名做了二皇子南柘炫。而你是魂穿,成了萧曼清。这就是为什么你觉得是梦,我是亲身经历的道理。”张奕鸣开门见山的道。

    “真的,我真的穿越了?”宋菲仪难以置信,自己写过穿越小说,没想到还会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如果不是我们掉进了西罗河,阴差阳错的返回来了。我们肯定还呆在大南王朝。”张奕鸣接着说,“我突然的出现在一个片场的水池里,结果被他们当做拍戏的。我换了古代的衣服,就回了家,见到了我的家人。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就马上跟你联系,我的那个记事本丢在古代了,还好你是网络写手,你的书上挂着你的q,再找你也容易。”

    “不过你可真笨,留给我家里的地址,却在上班,好让我费了一番周折,才打听到你的公司。自从回来我就没歇过,连夜坐飞机赶到了这里,累死我了。”张奕鸣捶了捶自己的肩头。

    “那么景赫就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的感情是确实存在的。”宋菲仪小声的呢喃。

    “是存在过又怎么样?我们已经回来了,就该有新的生活,你就还把那些事当做是梦好了。难不成你还能回去不成?”张奕鸣轻松的道。

    “我既然能去,又回来了,为什么不能再去?”宋菲仪一脸的憧憬,“我的心已经留在那里了,我好想回去。”

    “喂,不会吧?放着好好的现代生活不过,偏要去过落后 的日子,过封建的生活?你的脑子进水了?”张奕鸣拍拍宋菲仪的额头。

    “不是进水,是放进了一个人。”宋菲仪摇摇头,当得知一切是真的之后,她马上回到了萧曼清的思想,很想见到南景赫,很想。

    “放进了就赶走,就当老天开了个玩笑吧。”张奕鸣叹口气,“只能是机缘巧合,否则怎能再莫名其妙的回去?”

    “难道我们的缘分就到此为止吗?”宋菲仪不甘心。

    张奕鸣深深的叹口气,看来还得让时间冲淡一切。

    接连几天,宋菲仪都是精神恍惚的,一闭眼就看到了南景赫忧郁悲痛的神情,不停的朝她招手。

    而张奕鸣则接二连三的跑到宋菲仪的公司。宋菲仪也跟着上了八卦的新闻。与著名的宏天集团的年轻总经理相识,谁不羡慕?宋菲仪此时可成了全公司乃至全市的红人。

    这天张奕鸣手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来到了公司门口。宋菲仪无精打采的出来见他,见到那红红的玫瑰,眼睛一亮,“你看上了我们公司的哪个美女?是不是要我从中牵线?”

    “不用。”张奕鸣呵呵的笑着,“送你的。”

    “有没有搞错?”宋菲仪睁大了双眼,“就算我最近心情不好,需要安慰,你也不该给我送玫瑰啊!”

    “为什么不可以?”张奕鸣很优雅的笑笑,“玫瑰代表爱情,我知道啊!所以送你没错啊!”

    “喂,南柘炫,不,张总。我真搞不明白,像你这样的人是怎么当总经理的?”宋菲仪感觉张奕鸣又在嘻嘻哈哈的开玩笑。

    “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张奕鸣将手中的玫瑰塞到宋菲仪手中,不由分说的拉住她就往外走,必然又招来百分百的回头率。

    “哎,哎,我还要上班呢!”宋菲仪叫嚷着。

    “待会儿我给你们经理打个电话,没事的。”张奕鸣很拽的道。

    老地方,咖啡屋里。

    张奕鸣一本正经的看着面容憔悴的宋菲仪,“首先,你要知道现在我过的是自己熟悉的生活,所以我不再是那个一无是处的南柘炫。”

    宋菲仪机械的点点头,“你是宏天的张总。”

    “接下来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你!”张奕鸣明亮的眼睛里闪着灼热的光芒,是宋菲仪从未见过的。

    宋菲仪一怔,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在那个大南王朝,你有南柘冲与南景赫的爱,他们都是那个时代最优秀的人,轮不到我『插』手。我就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人,就吊儿郎当的生活下去最好。不过,现在我们回来了,我做回了张奕鸣,可以大胆的追求自己的爱了。”张奕鸣一口气说出所有的话,期待着宋菲仪的反应。

    宋菲仪真的是措手不及。张奕鸣与假的南柘炫本就是同一个人,而她却只是灵魂的穿越,此时的宋菲仪与萧曼清单长相就完全不同,对于张奕鸣来说应该是陌生的人,怎么随便的说出喜欢与爱?

    “我知道你的想法。”张奕鸣看出了宋菲仪的心思,“因为我喜欢的是你的灵魂,你的本质。所以不管你是宋菲仪还是萧曼清都是我的爱。对于我来说没什么不同。看着你这些日子每天的不快乐,我很难受。所以我要赶快站出来表白,希望跟我在一起,能让你忘记过去,幸福的生活。”

    “何况我们本来就是站在同一条战壕里的哥们,发展下去应该不难吧?”张奕鸣期待的问道。

    宋菲仪苦涩的一笑,“你也知道我们是好哥们,你也知道我为什么不快乐,那么你说我能将哥们转变为爱人吗?”

    “为什么不能?在这个时代只有你我,没有他们南家的人了,你要面对现实。”张奕鸣很想一下子将宋菲仪击醒。也怪自己太莽撞,直截了当的告诉她真相,否则她这辈子都以为是在做梦呢。当时发现自己回到了现代,就很担心萧曼清,不知道她怎么样,结果与宋菲仪的qq联系上了,就急急的赶来,也没考虑到那么多。

    “我无法面对!我要回去!”宋菲仪都要哭出来了,嚷的声音很大,招来咖啡屋里众多异样的目光。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奕鸣天天手捧玫瑰去宋菲公司的门口接她,连维丽都劝宋菲仪适可而止,该是答应的时候了。她以为宋菲仪在欲擒故纵,哪知她内心思念南景赫的的煎熬与痛苦。

    宋菲仪病了,医生查不出她体内的『毛』病,可就是苍白无力的卧床不起。

    张奕鸣知道她是心病,心病自然还要心『药』医。看着宋菲仪一天天的瘦削下去,精神极度的抑郁,他于心不忍。

    终于有一天,张奕鸣交给宋菲仪一个玉环。

    宋菲仪一见到那玉环,精神就好了许多,因为她看到的是通心碧玉,大南王朝的东西。

    “它怎么在你的手中?”宋菲仪问,记得通心碧玉有一对,一只给了醉心楼的老鸹,一只给了呼延震霆。

    “你认识它?”看到宋菲仪的神『色』好转,张奕鸣暗自欣喜又多了另外的担心。

    “嗯,这是六王府的东西,之后让我给人了。”宋菲仪接过通心碧玉仔细的抚『摸』。

    “这是我在古董店淘到的,不知道价值,只是一时看中了,就买了,一直带在身上。之后坐船失事,穿到了大南王朝,结果它就不见了。这次重新回来,发现它又莫名其妙的装在我的口袋里。”张奕鸣解释道,看来这个东西真有什么玄机。

    “真有这么神奇吗?说不准它还可以带我回去。”宋菲仪兴奋的道。

    这就是张奕鸣担心的问题,他很怕这个玉环再将宋菲仪带走,所以迟迟没有拿出来,可是看着宋菲仪一天天的难过,还是于心不忍的拿给了她,希望她真的能找回失去的快乐,而他自己只有默默祝福的份。

    “我把它给你了。如果它真的能带你离开这里,希望你不要忘记我,就好。”张奕鸣最终无奈的道。

    “谢谢你。”宋菲仪知道张奕鸣心中的矛盾,打心底感谢他的无私,“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深爱你的女孩的,我不值得你如此。”

    张奕鸣依旧没有离开宋菲仪的身边,守着生病的宋菲仪,二人谈笑风生,但是绝口不提离开与感情的事。

    自从有了这通心碧玉,宋菲仪的心情好了许多,心里有了份期盼。病也渐渐的好转。

    在一天夜里,宋菲仪如同往日一般怀揣着通心碧玉,睡着了,这一次她睡的很沉,很沉,似乎经过了一个世纪。

    眼睛突然睁开,宋菲仪发现自己坐在一个陌生的农家小院,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碗碟,对面坐着一对夫『妇』模样的人正在吃饭,他们的打扮竟然是古代!

    “这是在大南王朝吗?”宋菲仪迫不及待的问。

    “姑娘,你终于说话了!”夫『妇』二人惊讶放下手中的碗筷,看着镇静自如的宋菲仪。

    “这是大南王朝吗?”宋菲仪又问了一次。

    “是,是啊!”『妇』人笑着道,“你终于清醒了,太好了!”

    宋菲仪万分欣喜,既然是大南王朝,那她就还是萧曼清了。

    “姑娘,你这一『迷』糊,就是三年啊。整日除了吃就是睡,一句话也不说,眼睛也没神,跟丢了魂儿似的。这下可好了,终于醒过来了!”『妇』人开心的笑的合不拢嘴。

    “我怎么在这里?这是哪儿?”萧曼清问,她得赶快搞清楚情况,听『妇』人说自己『迷』糊了三年,那可是好长的一段时间啊。

    “这是在灵州。我夫家姓王。那日我们在西罗河里救了落水的你,当时由于急着回来给婆婆送葬,也就不敢多耽搁,就急匆匆的把你也带到了灵州。结果你醒来后一直那么『迷』『迷』糊糊的,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也在院子里走走,可就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问不出来,找了好多大夫也看不好。也不知道你是哪里人,家里的人找不到你不知该多急啊!这下可好,清醒了就能回去了。”『妇』人一口气讲完了。

    “哦。”萧曼清明白了,看来这还是可以接着最后离开大南王朝的情形往下继续的。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啊?”男子开口问。

    “我叫萧曼清,住在京城,那日乘的马车受惊了,掉下了西罗河。谢谢王哥王嫂救了我,回去之后一定让家人好好酬谢。”萧曼清真心的感谢这夫『妇』二人,若不是他们,怕是萧曼清的这具身子已经死了,那宋菲仪就真的回不来了。

    “哪里话,谁见了都会救的。怎能跟酬劳挂了钩?姑娘可不要再说这种话。”王大哥皱皱眉头道。

    “谢谢王哥王嫂。”萧曼清再次道谢,“我已经好了,就要赶快回去了。大嫂说的没错,不知道家里人要担心成什么样了。”

    其实萧曼清心里也没了底,自己返回现代不过几个月,可这里一晃已经过去三年。三年的时光可以让人淡忘许多东西,不知南景赫是否还记得三年前的她?

    三人正说着话,一个农『妇』来到了这家小院,一进门就大大咧咧的道,“还没吃完呢!”

    “田嫂过来坐。”王大嫂搬了把椅子让田嫂坐下。

    田嫂大着嗓门道,“听说六王爷班师回朝,明日要从我们这里经过呢!”

    “六王爷?”萧曼清不觉脱口而问。

    “呦,姑娘的病好了?”田嫂兴奋的道,“你刚好,有所不知。六王爷与墨都国交战了二年,终于将墨都国灭了,我们大南王朝与墨都国战战和和几十年,这下可是再也不会打仗了!”

    “六王爷虽然残暴,可打起仗来还真是威武,只是这次不知又有多少墨都国的残兵败将要血流成河了。”王大哥扼腕叹息。

    “是啊,这六王爷就是脾『性』不好。难怪他娶的王妃都不得善终,前两个好歹也做了几天王妃,第三个据说刚过门就暴病身亡了。”田嫂扳着指头数落着。

    “那之后呢?”萧曼清问,不知现在又是谁陪在南景赫的身边。

    “之后?”田嫂瞧了眼萧曼清,笑着道,“你这一『迷』糊就是三年,正巧不知之后的事啊!之后六王爷就再也没有纳妃,一年后就与墨都国开战了,现在才结束。”

    “唉,可怜这六王爷到老身边也没个女人陪伴了。”王大嫂叹息道。

    景赫,景赫,萧曼清心中默念,这几年你是怎么过来的?难道又将自己沉浸在惨绝的杀戮中了吗?

    “田嫂,六王爷明天当真从我们这里经过吗?”萧曼清问。自己穿来的可真是时候,这么快就能见到南景赫,省的自己千里迢迢的往京城赶了。

    “那还有假。”田嫂道,“州府的老爷都发了通告,要我们该避让的避让,不要自寻苦头。这六王爷可不比一般人,惊扰了他怕是不知道要怎么死呢!”

    “曼清,你不会想去看吧?这六王爷咱们可是能躲就躲,免得不小心惹了麻烦。”王大嫂担心的道。

    “大嫂,你有所不知。在京城我见过六王爷,只是不知这时隔三年,六王爷有没有变化,好想去看看。明天,我躲的远远的,瞧见身影就行。”萧曼清装作漫不经心的道。

    “好吧,你的心情我理解。毕竟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了三年,给谁心里也难受。”王大嫂同情的道。

    大清早,萧曼清就找到了一个有利的地方站着,翘首企盼。三年了,不知南景赫有没有变化,经过了两年的交战,是不是沧桑了许多?

    时值晌午,才见大队的人马井然有序的缓缓而来。近了,越来越近了,周围的百姓都匆匆的避开,生怕挡了王爷的道。

    萧曼清伫立不动,瞧着为首的高头大马,是棕『色』的,跟明焰一个颜『色』,或者那就是明焰?

    更近了些,萧曼清终于看仔细了。是明焰,没错。骑着明焰的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即使战袍加身,她也能一眼认出。

    “快让开!”走在前面的几名侍卫高声叫嚷。

    萧曼清完全听不到,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个渐渐清晰的身影,不肯转移,生怕一不留神就会消失不见。

    “快让开!”一个侍卫上前将萧曼清推搡到了一边。

    萧曼清猝不及防的跌倒在地,南景赫已经驶到了她的身边,高高在上的目光没有留意到身边的人。

    “景赫——”萧曼清匍匐在地,大声的呼唤。

    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南景赫砰然心动,蓦然回头,深邃的目光与已经泪流满面的萧曼清紧紧相对。

    “曼儿。”南景赫飞身下马,大步跨到了萧曼清的跟前,苍劲有力的大手将她扶起,看着这张日思夜想的脸,恍然如梦。

    “景赫。”再次依偎在南景赫的怀中,萧曼清的心终于踏实了。

    “曼儿,真的是你吗?我的曼儿。”南景赫轻轻的抚『摸』着萧曼清被泪水湿润的脸庞,一切都是真实的。

    “是的,景赫,我回来了。”萧曼清握住南景赫的手,紧紧的贴在脸上。

    “我知道,你不会死,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的。”南景赫开心的笑了,三年来从未放松的心情终于可以放松了,“我歼灭了墨都国,你就出现了,这一定是老天给我的贺礼。”

    “景赫,景赫。”萧曼清不停的念着,从此再也不要分离。

    南景赫横腰将萧曼清抱起,高声的对四周诧异的围观者道,“今日本王见到了失散多年的王妃,高兴,特在灵州欢庆三日,犒劳百姓与征战沙场的将士们!”

    音落,南景赫带着萧曼清飞掠而去,找一处清静的地方,他们要互诉衷肠。

    脱去战袍的南景赫显得苍老了许多,发间还有丝丝白发,可想而知这三年他是在什么样的煎熬中度过。

    萧曼清感叹之余更多的是欣慰,看来自己回来是对的,自己不过忍受了几个月的相思之苦,而南景赫却是三年,三年对自己念念不忘,可知他有多爱自己。

    “曼儿,你不是我母妃的替代品,我爱的是实实在在的你。”南景赫还不忘与萧曼清最后相处时的隔阂,他不想给她留下任何阴影。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萧曼清偎在南景赫的怀中,使劲的点头。

    “月菱其实没死。是我们计划好的,娶了她,给了她王妃的名分,对游神医而言也不算失约。之后,她就假作遇刺身亡,当然民间流传的是暴病一说。我在天下人眼中本就是不祥的人,无非是多死了一个王妃,可是给你留下了位置,只有你才是与我共度一生的唯一。”南景赫道。

    “那月菱呢?这样对她不公平。”萧曼清担心的道。

    “我给她改了身份,现在已经嫁给了陈护卫。其实我们之间根本没有儿女私情。诈死后,我先让她隐居了下来,之后她与陈护卫产生了感情,现在已经有了一双儿女,回到京城你就能看到他们幸福的一家。”南景赫满脸的憧憬,好像是自己幸福的一家。

    “这就好。”萧曼清点点头,放下心来。

    “还有皇上,他终于可以立后了。”南景赫接着道,“自从你失踪之后,他就立下了绝不立后的誓言,除非见到你平安的回来。现在,他也可以安心的过他的帝王的日子了。”

    “可是。”南景赫的脸『色』变的哀伤了许多,“柘炫死了。侍卫们打捞到了他的尸体。”

    萧曼清疑『惑』不解,当时张奕鸣莫名其妙的穿越过来,就被冒名的当做二皇子带回去了,三年前,假皇子落水身亡,穿了回去。可是又打捞下一个尸体,莫非这个尸体就是真正的南柘炫?

    “三年了,他一定已经又投胎转世了,说不准正在哪儿快活呢!”萧曼清轻轻的道,她不想多说什么,事情就应该这样终了。

    “嗯。我们也该过我们的快乐生活了,不是吗?”南景赫将萧曼清紧紧的拥在怀中。

    回到京城,萧曼清不仅见到了四口之家其乐融融的月菱一家,也知道了鸣柳与容妃最后的处境。据说寿宴之后,容妃就被丢进了圈室,后来鸣柳也去了,据说是太后大怒,不顾多年的情分,直接将她丢了进去。

    鸣柳进了圈室,看到了容妃被老鼠咬的千疮百孔的尸首,当时正值盛夏,散发着股股恶臭。鸣柳当即就被吓死了,之后尸体让那些嚣张的硕鼠好好都饱餐了一顿。

    萧曼清感叹自己的命运,在被丢进圈室后,南景赫及时的救了自己,否则自己也会被那群恐怖的老鼠惨撕的『荡』然无存。

    宫里真是恐怖。萧曼清一时也不想呆在那里。

    南景赫灭了墨都国之后,没有像往常那样,将残兵败将处决掉,而是全部放了,放回到他们的故土墨都郡安居乐业。

    之后南景赫请辞归隐,带着萧曼清隐姓埋名,生活在民间,幸福到老。

    南柘冲身为帝王,有他的责任,即使恋恋不舍,也得放下。萧曼清与南景赫离开一年后,为了政治的原因,终于立后。

    南明阳同时拜游谷子与毒王为师,将毒『药』与医理研习的精湛通彻,成为大南王朝有名的女神医,毕生游历百川救死扶伤。

    萧曼清还做到一个梦,梦见了现代的宋菲仪病好了,不知是哪个灵魂附在了她的身上,继续她生活,所以她的父母没有真的失去女儿,张奕鸣与她也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各自找到了各自的归属,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全本完)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