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花,幻境与死亡
作者: 大象跳舞更新时间:2018-11-09 15:40:45章节字数:6709
    可是他本身都是老虎,他要吃谁?

    张阳不由得笑了笑,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腰背处传来阵阵剧痛,张阳往后一摸,却见一手的血。

    “能撑得住吗?”杨大春走过来扶着他道。

    “小伤,撑得住。”张阳勉强笑了笑。

    这时公孙实已经把所有的石棺都按了一遍,一脸的汗水却很是激动地叫道:“成了。”

    阮良拧着眉头,正要问些什么,这时却听到所有的石棺内部传来一阵阵机关转动的巨响。脸色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这时宋玉轩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一卷崩带和一包药粉来,给张阳包扎起来。

    张阳掀起上衣,闭上了眼睛任由他和杨大春摆弄,上了药反而更痛了,是那种热辣辣的痛。

    宋玉轩不愧是当兵退伍的,手法很是专业,盏茶的功夫就包扎好了。

    这时只见阮良大手一挥,道了声:“我们下去。”其他人便跟在了他的身后。

    张阳看着两人一眼,道:“我们也跟上去吧。”

    “我有种预感,下面比这上面还要危险。总之这小心一结没错的。”杨大春拧着眉头道。

    “我眼皮也一直跳个不停。”张阳沉声道。

    “一会我们在后面一些,别抢在前头,这样应该安全一些。”张阳道。

    “这里面的道道我也不太懂,我听你们俩的。”宋玉轩把东西塞进包里,背了起来道。

    张阳在两人的搀扶下也站了起来,这时其他人只有莫千柔还在外面,她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张阳,便一脚跨进了石棺里也进去了。

    “看来那个小姑娘对你有些意思,你桃花运来了。”杨大春撞了撞他的肩膀挪揶,一脸猥琐地道。

    “滚,想着怎么保命吧,别忘了,我们跟她们有着那么大过节的,我和秀儿差点就死在他们手里。这两个女人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张阳没好气地道。

    “现在别想其他的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安全地从这里出去,秀儿还在等着我们回去呢。”张阳紧了紧背包向前走去。

    宋玉轩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也跟了上去。

    张阳跨进了石棺里,只里里面一片漆黑,打开手电一看,才看到一条向下的台阶,便一步步往下探去。

    台阶只有半米来宽,仅能容一个人走,边上的石壁上画着一幅幅巨大的画像,有些像唐朝的仕女图,好像是画的是舞蹈时的场景。

    画像上的仕女一个个半露酥*胸,淡眉浓妆,各种舞姿翩翩起舞,美轮美奂让人目不暇接,只不过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她们手里都拿着一朵花。

    那花竟然跟他们在砖里发现的那朵往生花一模一样,这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这里竟然还画着春宫图,啧啧,这古代人的思想还真是开放。”杨大春满嘴跑着火车。

    “瞎说些什么,好好的一幅仕女舞姿图让你说成了春*宫图,要点脸么。”张阳笑骂道。

    “有时候艺术和那啥就在一线之隔。只看是用什么眼光去看了。”宋玉轩笑道。

    “你们不觉得画上每个人都拿着一朵往生花,这很奇怪吗?”张阳问道。

    “这问题只有钻进画里去问她们了。”杨大春道。

    “走吧,他们都走远了,再不快点要跟不上了。”宋玉轩把手电往前一照,前面已经一个人影都没了。

    张阳看着奇怪,脑海里满是那些仕女拿着往生花翩翩起舞的画面,怎么想怎么诡异,竟有些像丧舞。不由得笑了笑,这古代的习俗还真是奇芭,死个人还要跳舞欢送一下。

    但此时却不是研究这些东西的时候,他连忙快步跟了上去。

    三人顺着台阶一直往下走去,大约走了近半小时,突然眼前一片开朗。

    张阳被眼前这美丽的景色惊呆了。只见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洞穴,地上长着很多五颜六色的植物,这些植物都发出各种各样的光,上面竟有许多蝴蝶和蜜蜂在翩翩起舞,在那花丛最蹭赫然有一个巨大的玉石做的石板,上面正躺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

    那女人一身蓝衣的衣裳,虽然只是画着淡妆,但却比张阳见过的任何人都要漂亮。只怕世上任何自诩倾国倾城的女人见到了她都得惭愧到无地自容。

    张阳一时竟看得痴了,仿佛那千娇百媚的女人缓缓张开眼睛,一双灵动的眼睛朝他看了过来,抿起一抹甜甜的笑容,倾刻间满室生春,那女人带着一抹勾魂摄魄的笑容缓缓向他走了过来。

    张阳眼神瞬间变得暗淡了起来,眼睛里现出那女人翩翩起舞的场景,带着徐徐星光,每一挥动衣袖都带起无数各色的星光,星光流转之下,显得美轮美奂。

    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如此,张阳的心已经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

    即使她只是一具尸体,他也会爱她一辈子。这一荒谬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心里,却没感觉到有任何的不妥。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炸雷般的猫叫声,张阳心里一突,猛地醒了过来,眼前哪里有什么美女,不过是虚幻而已。

    那天仙般的美女依旧在玉石板上安详地躺着。

    “醒醒,都醒醒。”张阳猛地晃了晃杨大春和宋玉轩。

    两人这才醒了过来,脸上还是一片陶醉的模样,张阳暗自叹了口气,只怕他们刚才也看到了同样的场景。

    张阳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声猫叫,朝阮良那一看,却见他肩膀上正蹲着一只黑色的猫,一双不带任何感情的双眼正盯着张阳看。

    张阳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被一只猫这样看着实在是不舒服得很。便却又有些感激它,要不是它这一提醒,只怕自己还陷在幻境里不可自拔呢。

    “谢谢了。”张阳朝阮良道了声谢。

    “不客气,我们在同一战线上,应当相互照应的。”阮良笑着说道,那笑容足让任何的少女发起花痴来。

    但张阳却不太感冒,尴尬地笑了笑。

    “往上花就在玉石上的那女人手里,谁能拿来给我,我多付一倍的报酬。”阮良指向那女人道。

    顿时所有人都蠢蠢欲动起来,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

    张阳朝那玉石上的女人看去,仔细一看,才看见她的双手正搭在腹部,正捧着一朵往生花。

    那朵花花瓣无数,一叶接着一叶,五颜六色的好看极了,时不时就会有点点星光从里面飘起来。

    宋玉轩纠结了一阵,就要迈出步去,却被张阳给按住了。

    “再等会,我们出力最少,应该让别人先去。”张阳给他使了个眼色。

    “可是,我急需这笔钱。”宋玉轩压低了声音道。

    “听我的。这里面有问题,这钱没那么容易拿的。”张阳附在他耳边道。

    宋玉轩脸上一阵阴晴不定,脚却收了回来。

    “公孙先生,要不你先来,这里要属你本事最大,功劳也最大,这头筹应该你去摘。”阮良一脸真实地说道。

    “好,那我就去试试,你说话可要算话。”公孙实犹豫一会,咬了咬牙道。

    “放心,我一向说话算话。”阮良笑道。

    公孙实看了看众人,咬了咬牙便向前走去。

    张阳看着公孙实往前走去的身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只见他在那闪着五颜六色的星光中缓缓向前走去,一只只蝴蝶在他身边翩翩起舞,那花圃不算大,但他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也越走越慢,最后竟然呆呆地站在那花圃中间。

    “怎么回事?他怎么不走了?”宋玉轩拧着眉头问道。

    “只怕他想走也走不了了。”张阳叹了口气道。

    这时却见公孙实的身上也冒出了五颜六色的点点星光,他转过身来艰难地朝着众人,一脸的陶醉,却说着截然不同的话:“救我……。”便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张阳脸色大变,这事情也太过诡异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子,那些花到底是什么东西。

    只见他身上不停地冒出点点星光,身上的衣服和皮肉渐渐化成一那五颜六色的星光,那星光渐渐地四散开来,美丽却让人惊恐不已,接着露出里面的骨骼,最后骨骼也渐渐消溶,整个人都化成了一片星光。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这些看着美丽之极的花朵,想不到竟然如此的凶残,好好的一个人只几分钟的时间就没了。

    人们常说越美丽的东西越危险,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

    “这是什么东西?”宋玉轩抽着冷气问道。

    众人沉默了一会,一个声音才幽幽地响了起来:“这是幽冥曼陀花。”

    张阳认得这声音,抬眼望去,只见莫千柔叹了口气道:“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这种花的描述,上面记载,与虫共生,见之则焚。”

    “本来我也没想起这种东西为,但一看到公孙实的死状才想起来。和书上面记载的一模一样。”莫千柔道。

    “虫,你说那一点点亮着的那东西是虫子?”阮良惊恐地道。

    “是的。”莫千柔点了点头道。

    “那我们怎么才能拿到里的那往生花?”阮良拧着眉问道。

    所有人都沉默了,刚刚公孙实的惨状还在脑海里,谁敢拿自己的小命去开玩笑,哪怕钱再多,也得要有命花才行啊。

    “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阮良焦急地问道。

    “办法不是没有,只是却不敢有十足的把握。”莫千柔叹了口气道。

    “什么办法?”

    “一把火把这些东西烧了。”莫千柔道。

    “不行,烧了我们就前功尽弃了。”阮良摇了摇头道。

    “我,我愿意去试试。”宋玉轩走了出来,苦笑着说道。

    张阳和杨大春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朝他大吼道:“你疯了你?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