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乐极生悲
作者: 花清晨更新时间:2018-11-09 16:07:58章节字数:7880
    第三十九章  乐极生悲

    时间勿勿过,天气也越来越热。

    夏仲堂的病越来越重,看遍了京城的名医,甚至连外地一些有名气的大夫都给请来了,但是仍不见好转,几乎一天有大半的时间都要卧床休息,整个人还昏昏沉沉的。

    套句肉麻的话,就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万般无奈地情况下,正所谓病急『乱』投医,我想到了“『妇』科专家”――花清晨,说不定他会有什么独门偏方,就算是什么狗皮膏『药』,只要能医好夏仲堂就行。

    这花萝卜不是从青龙国回来了吗?以前往瑞王府跑地勤的很,怎么这次回来变样了,n多天不见人影。

    据说,他还是天天上撷香阁,但是不是去找姑娘摇床,而是找姑娘喝酒,天天喝他个人死牛瘟的,每天都要寻找人把他从撷香阁里给抬回来。据说,撷香阁的姑娘现在看到他就怕,以往他那风流倜傥的形象已经『荡』然无存,现在只剩一副粗暴的酒鬼模样。据说,他由于多日不看诊,服务态度极其恶劣,已经被太医院给吊销了“营业执照”,在家吃自己。还据说,他老妹花清琳不知道哪得罪他了,被他一脚给踹出家门,气得跑到白虎国嫁人了,而且嫁的还是那有名的妻妾成群的『色』鬼白虎王西陵川。

    问寻到底怎么回事,寻说也不是很清楚详情,只知道是为了青龙国的一个女人,最后还很毒地道了一句:“要怪就怪他自己,造孽太深,遭报应了而已,不用担心,死不了人的。”

    靠!那花萝卜真是遇人不淑,交友不甚,真是替他悲哀。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俩简直就是半斤对八两,苍蝇对烂腿。

    为了夏仲堂,一大清早的,我就『逼』着童武把花清晨给我从撷香阁给掳到了夏府。当我看到他的那副模样时,震地差点没把夏府大门给卸了。两只眼睛布满血丝,外廓看上去就是两熊猫眼,头发散『乱』,胡子拉渣的有半寸多长,那个那个竟然还有眼屎。恶!整个就一颓废版的殷梨亭。

    强灌了他n多醒酒汤,找人把他里外“打扫”了一下,待到他完全清醒已是午时过后。

    当花清晨为夏仲堂看完诊后,告诉我的结果竟是:夏仲堂得的是心病,而在此之前曾受到比较严重的刺激,因此无『药』可医。

    他临走之前甚至还送了我三个字:节哀吧。

    我再也没有想到找花清晨来的结果是这样。望着卧在床上日渐消瘦的夏仲堂,不知不觉中眼泪流了出来。

    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心里到底有什么事在隐瞒着?是夏惜梅吗?他和夏惜梅到底是什么关系?究竟是为了什么竟然连自己的生命都要放弃了?

    “爹,你醒醒,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轻轻地摇着他。

    夏仲堂在我的轻摇下终于睁开了双眼,目无焦距地看着我。

    突然间,他的手很用力地抓住了我的手,激动地叫了起来:“凤……凤……是你吗?凤……对……不起……”

    凤?他在喊谁?那个凤是谁?是夏之洛的娘么?她不是叫洛『吟』心吗?

    我反握住了夏仲堂的手,立刻说道:“是我,是我。”

    “对不起……我一直没能去找你……因为我把血凤凰弄丢了……怎么找都找不到……”夏仲堂突然又哭了起来:“原来……是被小梅……给藏起来了……血凤凰……现在已经被她摔给碎了……我……我……我……咳咳咳――”夏仲堂说到这里情绪显得非常的激动,然后又开始猛咳起来。

    “爹,你怎么了?”

    “洛儿,原来是你?”夏仲堂被我这一唤,渐渐地在停止了咳嗽之后,突然看清楚了原来抓住的人是我,整个人又显得失落起来:“爹好累,爹要休息了。”

    “哦。”我又帮夏仲堂盖上了薄被,望着他翻过身的背影,满脑子『乱』『乱』的,在听到他平稳的呼吸声后,便轻轻地带上了屋门离开了。

    在回王府的路上,脑中一直在盘旋着那个凤到底是谁?根据夏仲堂的只言片语,我只能得到一个结论:那就是一个叫凤的女人曾是夏仲堂的最爱,不知道两人怎么搞的分开了,凤由此失踪,夏仲堂必须要凭那个什么血凤凰才能找到她,而那个血凤凰又被一个叫小梅的人先藏起来,然后又给摔碎了,也就是说夏仲堂再也找不到那名叫凤的女子了。会不会因此夏仲堂才郁郁寡欢?

    老头子也会思春?

    貌似那个叫小梅的应该就是夏惜梅,如果我再没猜错的话,也就是根据夏仲堂屋内的那只纸鹤,证明夏惜梅喜欢他哥哥夏仲堂。

    啊!什么跟什么。『乱』伦?

    还有那洛『吟』心算什么?

    “嘶啦――”地一声很响的雷声惊醒了我,抬头望了一下,已是满是乌云密布的灰暗天空。

    心里暗叫一声遭了,要下雷暴雨了。

    “小姐,不要再发呆了,我们得赶紧找个地方避雨。”青青拉着正在望着天空发呆的我就奔跑起来。

    估计没有一两分钟,斗大的雨点已飘然落下。

    而青青这个笨丫头,居然只顾着遮雨,连路都带错了。唉,真是服了她。

    其实要怪应该怪我,谁叫我没事发什么呆。

    在衣服没怎么淋湿之前,两个人一头钻进了一个破旧的祠堂里避起了雨。整了整衣服,便找了个稍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然后望着外面继续发呆,等着雨停。

    发呆之际,一阵熟悉的笑声飘然而至。顿时,我的汗『毛』全竖了起来,浑身肌肉也紧绷了起来。我猛地站了起来,那笑声,那苍老的笑声,我怎么都不会忘的,是那个带着丑陋面具星宿老怪的声音。

    “真巧啊,瑞王妃,我们又见面了。”声音刚至,人已从祠堂门外进来了,依然还是带着那张恐怖的面具。

    “啊――”青青看到他,吓地立即抱住了我。

    “死老头,我跟你不是很熟,没事请不要『乱』套近乎。”我轻轻地拍了拍青青的手以示安慰,对那星宿老怪说道。

    “哈哈哈,还是那么牙尖嘴利。不过,我喜欢。”当他说完“我喜欢”这三个字,人已飘至我面前,而且还很轻易地将我身旁的青青给摔了出去。

    只见丫头很平稳地落在了一旁的空地上,双眼紧闭。

    “青青――”我大叫着,想要冲过去,看看她怎么了。人还没走出一步,就被星宿老怪给拦下了。

    “不用担心,她只是睡着了而已。”

    死老头那阴阳怪调的声音,让我开始感觉到害怕起来,不由自主地一步步往后退去。

    “死老头,你到底……想……想怎样?”我的声音也因害怕而开始变得颤抖起来。

    “嗯?怎么?怕了?我以为你一直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呢。哈哈哈――”

    他的身体随着我的退步一步步『逼』近。

    忽然我的身体抵住了身后一个破旧的案几,我已无路可退,他那可憎的面具已在眼前。他的手瞬间抚上了我的脸颊,轻抚起来。

    我顿时觉得羞愤,一巴掌挥开他的手,大叫:“你变态啊,瞎『摸』什么。”

    “变态?什么意思?你跟他都这样骂过我,显然不是什么动听的词语,那么我就算是吧。哈哈哈――”他又发出他那恐怖地笑声。

    我心中万分焦急,因为我不知道他到底会对我怎样,我趁他不注意用力撞开他,往祠堂门的方向跑去,却没跑两步,背后就被一个东西给击中了,然后浑身都无法动弹。

    脑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被点了『穴』道。

    “死老头,你到底想怎样?有种你就杀了我。”嘴上虽然这么讲,其实心里害怕的不是他杀我,而是他……

    “你不觉得眼下就我们两人在这,似乎应该可以做些什么事情,可以打发一下这无聊的等雨停的时间。”

    完蛋了,真的被我猜中了,听他那『淫』笑的声音,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你这个下流的老『色』鬼,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一定会阉了你。”我愤怒地吼着,心中在嚷着不要过来。

    “唔,你这张嘴,啧啧啧,真是够味道。我就是喜欢你这副泼辣的样子。”

    这个死老头,现在已站在我面前一米开外的地方,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忽然间他拔出手中的剑并用剑指着我。如果真要是杀了我,我还宁愿这样,结果他后面的话却让我彻底地绝望了。

    “如果直接就脱了你的衣服,似乎一点新意都没有,我用剑试试好了。”说完,他便用剑尖抵住了我的腰带,一点一点轻轻地使着巧力割着。

    见此情况,我只能冲着大骂:“你去死啦!你这个老『色』狼,老『淫』棍,老『色』魔,老流氓,禽兽,变态……你去死――”

    无论我怎样骂,他都不开口说话,时不时地冷笑一两声,只是慢慢地用剑割着我的衣服,就好象要完成一件什么重大艺术作品一样。

    腰带断了,接下来剑尖又划向了我的衣襟,外衣也落了。

    我受不了了,眼泪狂奔而出,嘴中仍是不停地在大骂,但是他就象聋了一样,手中剑仍在那慢慢压着削着割着。当他挑到我的上身只着内衣时,迟疑了几秒钟,然后用剑直接削断了我的肩带,最后一剑直接挑向了我的两『乳』之间。

    这一剑,把我所有的希望都毁灭了,只能痛哭流涕地哀鸣:“不要!不要!不要过来!”

    内衣还是掉落了,我『裸』『露』的上半身,就这样呈现在这个鬼一般的死老头面前。他收起了剑,走向我,手又抚上了我的脸颊,用很轻柔地动作帮我拭去不断外流的眼泪。

    “这种时候不应该流泪,应该觉得很高兴才对。”他轻轻地拥住我,双手在我的背后来回地摩挲,象是在安抚我,但是却引的我一阵阵的鸡皮疙瘩直起,然后他又用他那恐怖的声音轻轻地在我耳说道:“过一会,你就不会再哭了,乖。”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无助地哭喊着,此刻我多么恨自己为什么是个女人,为什么会遭到这种残酷的事情。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在骗我。”他用很冰冷地声音接着说:“这辈子我最讨厌别人欺骗我和背叛我。室宿,她应该得好好谢谢你,假若不是你,我一定会杀了她。所以,眼下所做的一切,只是对你惩罚而已。”

    “你变态,你禽兽,你牲口,你根本就不是人,我诅咒你下十八层地狱。有种的你就杀了我,有种的就不要对一个毫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用这种最下流最龌龊的手段。呜呜呜……”

    “骂吧,你尽管骂吧。我说过了对你势在必得,我一定会把你从他身边抢过来的,讫今还没有我做不到事情。”

    我快要崩溃了,此刻就恨不得死了算了,为什么要让我有这样恶心的感觉却又不能反抗?眼泪水犹如决堤一般,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的身体就象拉起的满弓一样,嘴巴张大,突然无法再开口,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你?”他感觉到了我的异样,立即在我背后点两下。

    我的身体顺势滑落下去,很快地又蜷曲起来,呼吸越来越困难,浑身开始不停地抽搐。

    “你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焦急。

    “啊……呃……呃……啊……”眼泪此刻早已流干,双眼恐惧地睁着,看着眼前这个又带上面具的禽兽老头,我只能张着嘴巴大口大口拼着命地抢着周围氧气。

    “告诉我,要怎么办?”他拥着我,并将刚才被他弄落的衣服,轻轻地盖上了我赤『裸』的身体,但见我没有任何回答,仍是在不停地抽搐,他忍不住地狂吼了一声:“你说话呀!到底要我怎么做?!”

    “用力……掐……人中……和虎……口……”我脸上的肌肉又麻痹了,我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挤出了这几个字,现在只有他能救我。

    在他用力掐我的人中和虎口后,渐渐地我的情绪稳定下来,呼吸不似刚才那般困难,经过很长时间很努力地调整后,终于只是微微地抽泣。

    “你有病在身?这是怎么回事?”他扳过我的身体,让我迎面向他。

    我愤怒地看着他,然后猛地用力推开他,并且一巴掌甩上他的脸。没想到这一巴掌,仅仅只是将他的面具打偏了而已,并没有掉落,反而是让自己的手打地生疼。

    我用左手将衣服紧紧地护在胸前,右手指着他,用力撕吼着:“你这个老不死的禽兽,你给我滚!滚!你给我滚!滚啦――”

    他扶了扶脸上的面具,轻咳了几声,手又向我的脸伸过来,但被我很快地甩开。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看着他站起身,他没有用他原本苍老的声音,而是换了个低沉的声音说道:“你保重!过几天我会去看你。”

    “你去死好了!去死!去死!去死!去死――”看我?看你个死人头。禽兽!

    他在我面前又站了一会,然后转身走了。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