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八章 英勇的坦克兵(上)
作者: 红场唐人更新时间:2018-11-09 18:48:13章节字数:8144
    等崔可夫说出我们要去的地方,我把地图卷起塞进图囊,同时吩咐司机:“司机同志,我们去韦尔佳奇村的第62集团军司令部。”

    司机点点头,用低沉的嗓音回答道:“明白,中校同志。”

    放好地图,我的眼睛望向窗外,考虑着我们正要去执行的特殊使命。在这个时候,我才真正地体会到朱可夫驳回我的晋职申请,是对我怎样的一种爱护。残酷的斯大林格勒战役,此刻才刚刚开局,我军处在极为不利的地位。为了尽快地扭转这种不利的局面,如今的最高统帅部对下面指挥员的惩罚力度就特别大,别说下面部队里的师长旅长,就连集团军的参谋长甚至司令员,也是根据最高统帅本人的喜好,说撤换就撤换,甚至直接送上军事法庭。

    可能是因为我一直看着窗外没有说话,崔可夫关心地问道:“奥夏宁娜,你在想什么?”

    我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努力冲他挤出一丝笑容,想找个轻松的话题和他聊几句。正要开口,忽然又想到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去解除他的老战友的职务,这种时候在他的面前,有些话还是不能随便说的。犹豫了片刻,我开口问道:“司令员同志,今天听您在会上提到曾经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过,这是真的吗?”

    崔可夫使劲地点点头,说道:“是的,我曾经在伏龙芝军事学院里学习了三年。目前在斯大林格勒方面军里,别说那些集团军司令员了,就连下面部队里的很多师长、旅长甚至团长。都和我一样。是从伏龙芝军事学院里毕业的。奥夏宁娜。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司令员同志,”我试探地向他讲出自己心中的打算,“伏龙芝军事学院学院现在还招收学员吗?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倒是非常乐意到学院里去进修一段时间。”

    “你现在想去伏龙芝军事学院?”崔可夫听我这么说,脸上露出了些许不悦的神情。

    我看他对我有误会,连忙解释说:“司令员同志,我看您有点误会,我的确是想到伏龙芝军事学院去提高自己的战役、战术和军事技术水平。不过不是现在,怎么也得等我们打赢了眼前这场战役再说。”

    崔可夫的脸色缓和了下来,他和颜悦色地说:“那就好,等战役一结束,我就亲自安排你去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我在学院里还认识不少的教官,到时可以让他们关照关照你。”

    我向他真心地道谢后,及时地转换了话题:“司令员同志,您和洛帕京将军很熟悉吗?”

    “是的,”崔可夫神色阴郁地说,“我战前就认得洛帕京同志。我以前一直认为他是个坚强果断的指挥员。没想到自打他担任第62集团军的司令员以后,表现得居然这么差劲。不光屡屡违抗方面军下达的命令,甚至连最高统帅部的命令也敢违背。要知道,今天奉命去执行解除他职务的任务,我心里很难受……”

    正在这时,吉普车缓缓停了下来。车一停,我就问前排的司机:“司机同志,我们到韦尔佳奇村了吗?”

    “报告中校同志,我们还没有到。”司机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听司机这么说,崔可夫不耐烦地问道:“那你为什么停车,难道不知道我们有急事,要尽快赶到第62集团军司令部吗?”

    司机回过头,有点委屈地说:“报告司令员同志,前方迎面开来了一队坦克。因为道路太窄,我是特意停在路边给他们让路。”

    “坦克?什么坦克?”崔可夫说着推开车门下了车,走到了路中间。

    见崔可夫抢先下了车,我也推开另外一面的车门下了车,站在路边朝前看。只见正前方有一队大概三十辆坦克,正沿着道路向我们开过来,车后扬起了高高的尘土。

    也许是发现了我们站在路边,队列里的一辆装甲车加快了速度朝我们开过来。在离我们二十多米的时候,装甲车停了下来,接着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了一位没有戴军帽的将军。看到他那黑色的头发,我马上就认出来的是我认识的人,坦克第一集团军的司令员莫斯卡连科将军。

    看到他朝我们走过来,崔可夫也快步迎了上去,我赶紧小跑着跟了过去。两人在相隔两三步的地方停下,相互敬礼握手,接着紧紧地拥抱到了一起。等两人分开后,我赶紧上前两步,抬手向莫斯卡连科敬礼。

    莫斯卡连科对我微微点点头,转身问崔可夫:“崔可夫同志,您到这里来做什么?是去韦尔佳奇村找洛帕京将军吗?”

    崔可夫点点头,既然对方已经猜到了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也就不再对他有什么隐瞒,而是实话实说:“是的,我到韦尔佳奇村,是奉命去解除第62集团军洛帕京同志的指挥权,并将他剩余的部队接手过来。”

    “剩余的部队!”莫斯卡连科用嘲讽的语气说道:“洛帕京将军现在能指挥的部队,不超过一百人,您去不去接手都是一样的。”

    “什么,只剩下不到一百人?”崔可夫被这个数据吓了一跳,吃惊地追问道:“莫斯卡连科同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方面军不是告诉我说还有几个师上万人吗?”

    莫斯卡连科冷笑了两声,问道:“崔可夫同志,您认识洛帕京吗?”

    崔可夫使劲地点点头,回答说:“认识,我早在战前就和他认识了,在我的印象中……”

    莫斯卡连科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战前的洛帕京同志,别说您,就连我也很了解,可是现在……”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用遗憾的口吻继续说。“他变得让我根本认不出来了。”

    崔可夫听到这里,用相对平和地语气对他说:“莫斯卡连科将军,我希望您十分负责并完全诚恳地把您对洛帕京将军的看法对我说出来

    。”

    坦克部队从我们的身边经过,巨大的马达轰鸣声把一切声音都盖住了。不管是崔可夫还是莫斯卡连科在这一刻都保持着沉默,等待坦克部队的离开。

    “崔可夫同志,我不能对您隐瞒,”等坦克陆续开过去后,莫斯卡连科苦恼地说。“以前的洛帕京将军给人一种信心十足和胜券在握的感觉,这也是他被任命为第62集团军司令员的缘故。可是现在,他给我的印象,却是慌张和沮丧。我昨天遇到他时,正遇到他和他的指挥部被德军的步兵追击,于是便出手救了他。喏,你们看,就是刚过去的这支坦克部队,是我的第158重坦克旅。在昨天的战斗中,有四辆坦克的履带被德军的反坦克炮打断了。于是我便把这些坦克留在村庄西面的防御阵地上,作为固定炮塔使用。为坚守阵地的步兵提供必要的炮火支援。”

    崔可夫咬了咬嘴唇,有些生硬地问道:“莫斯卡连科将军,您这是打算去什么地方呢?”

    莫斯卡连科耸了耸肩膀,回答说:“谁知道呢,反正接到的命令,是向东往斯大林格勒的方向开,到那里找个地方进行补充,然后再重新投入战斗。”说到这里,他抬手看了看表,催促道,“时间不早了,崔可夫同志,我建议您尽快赶到指挥部去,否则再晚的话,德国人就赶过来了。”

    莫斯卡连科和崔可夫握手告别后,转身上了装甲车离开。崔可夫默默地站在路边,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远处,仿佛正在思考着什么事情。我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

    他掉过头来,目光望着我说:“奥夏宁娜同志,走吧,我们这就到第62集团军的指挥部去,不管他们还剩下多少人,能带多少回来就带多少回来。”

    我们很快就赶到了韦尔佳奇村,这个村庄早已被德军的飞机炸成了一片废墟。在一个尚未倒塌的民房前,我们看到一个站岗的哨兵,已经停着的两辆吉普车,由此断定集团军指挥部就设在那里。

    哨兵看到我和崔可夫从吉普车上下来,连忙挺直了身体立正。

    我没等崔可夫吩咐,就走到了哨兵的面前,问道:“战士同志,司令员在这里吗?”

    “在的,中校同志。”哨兵瞅了一眼我和崔可夫的军衔,恭恭敬敬地报告说。“里面正在收拾东西,准备马上转移。”

    我们走进这间还没完全倒塌的民宅时,洛帕京正背对着我们,在指挥通讯兵拆电话线和拆除电台,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发现我们的到来。虽然在我的眼中,这些通讯兵的动作已经很麻利了,可洛帕京还一个劲地催促着:“快点,快点,战士同志们,你们的动作太慢了。”

    崔可夫和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环视了一下面积还挺大的残破民宅,接着径直走到了洛帕京的身后,冷不防地问道:“洛帕京将军,您这是打算去那里啊?”

    洛帕京被崔可夫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扭过身来,发现站在身后的是崔可夫,有气无力地回答说:“还能去哪里?崔可夫同志,您都看到了,敌人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可能马上就到了,我要带着部队转移。”

    “部队!”崔可夫冷冷地哼了一句,“我正想问问,您的部队在哪里?要知道您指挥的部队,有十个师八万多人,我来的路上,怎么都没看见呢,他们都到什么地方去了呢?嗯!”

    看着崔可夫严厉的表情,洛帕京努力地想做出微笑的样子,但却笑得很不自然,他吞吞吐吐地说:“要知道我们的兵力、技术装备和敌人的相比,处于劣势……”

    崔可夫不等他辩解完就打断了他,冷冷地宣布:“洛帕京将军,我现在正式通知您的。您已经被解除了第62集团军司令员的职务,由我来接替您的职务。”

    听到这个消息,洛帕京吃惊得发呆地站着。他张开嘴巴,好象打算说些什么。但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那些原本在忙碌的通讯兵们。听说洛帕京被解除职务的消息。不禁都愣住了,个个站在原地发呆。

    我连忙咳嗽一声,走上前去呵斥他们:“你们还站着做什么?还不抓紧时间收拾东西,难道你们想把这些宝贵的通讯器材都留给德国人吗?”通讯兵被我这么一说,连忙又手脚麻利地收拾起东西来。

    此刻的洛帕京仿佛一下苍老了十几岁,背一下驼了下来,他有气无力地问道:“崔可夫将军,那准备怎么处置我?”

    “您应该马上到斯大林格勒的方面军司令部。那里有人会告诉你该怎么办?”崔可夫生硬地回答到,接着又追问了一句,“还有其他的指挥员在指挥部吗?”

    垂头丧气的洛帕京摇摇头,阴沉着脸回答说:“没有了,就剩下我一个人。除了这些通讯兵,还有大概一个排的部队,正在村西面的防御阵地上,以及四辆被炸坏了履带的重型坦克。如果遇到敌人进攻的话,他们已经还能抵挡一阵。”

    “走吧,洛帕京将军。我会让我的传令兵西多林陪您一起去斯大林格勒。至于那些阵地上的战士,我会带他们去和科尔帕克奇将军的部队汇合。”随后他冲着门口大声地喊道:“列兵西多林。进来一下。”

    随着他的喊声,小西多林快步地跑了进来,抬手向崔可夫敬礼,并请示道:“司令员同志,西多林奉命来到,听候您的指示!”

    “西多林,”崔可夫用手指着洛帕京,对西多林说道:“你的任务,就是护送洛帕京将军到斯大林格勒去。”

    “那您呢?司令员同志。”西多林担心地问道:“我们这次就出来了四个人,要是我走了的话,谁来保护您的安全呢?”

    我走过去,揽住西多林的肩膀,扬起手里的冲锋枪,安慰他说:“西多林,不要担心,虽然你要离开,可我还在啊。要知道我也亲自上前线打过很多仗的

    的,像保护司令员同志安全这样的小事,我还是非常胜任的。”

    西多林看了看崔可夫,又瞧瞧我,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对我说:“那好吧,中校同志,我就把司令员的安全交给您了。”见我对着他点头,便走到了洛帕京的身边,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礼貌地说:“将军同志,请吧!”

    洛帕京离开后,见那些通讯兵也差不多收拾妥当了,我便催促着崔可夫:“司令员同志,我们该离开了。这里离敌人太近,没准他们什么时候就扑上来了。”话音刚落,外面便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

    我当时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一个嘴巴,真是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一说德国人要来,德国人就打来了。听着外面那么密集的枪炮声,还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安全地撤离呢。

    崔可夫连忙问那些通讯兵:“你们谁熟悉村西面的阵地,马上带我去看看。”

    一名背着步话机的通讯兵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抬手向崔可夫报告说:“报告司令员同志,我身上的步话机可以直接和阵地上的坦克联系。”

    崔可夫听完,真是喜出望外,连忙吩咐通讯兵,马上吩咐他:“立即和阵地上的坦克兵进行联系。”

    通讯兵有些为难地说:“司令员同志,我们阵地上只有一个排的步兵,以及四辆坦克,可能挡不住敌人多久。不如这样,我们才坐车离开,在路上也可以和他们进行联系。”

    听到通讯兵的提议,我连忙附和道:“司令员同志,这位战士说得对,我们先转移,在路上再和阵地上联系吧。”

    “可是……”崔可夫刚想说什么,就被我打断了,我抢过话头说道:“没有什么可是,您是集团军的司令员,要是您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们的损失就大了。现在您什么话都别说了,听我的安排。所有的人听着,立即上外面的吉普车,马上离开这里。大家别犹豫了,立即执行。”就这样,我们一帮人簇拥着崔可夫上了门口的吉普车。

    上了车我才发现,这吉普车真大啊,崔可夫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我和五名通讯兵在后面对着做,一点都不显得拥挤。

    和阵地上的坦克兵很快联系上了,我戴着耳机,冲着送话器大声地说:“我是集团军参谋处长奥夏宁娜中校,您是哪位?”

    耳机很快传来一个低沉的男音:“您好,中校同志。我是第158重坦克旅雅姆别柯夫中尉,您有什么指示吗?”

    “向你们发动进攻的敌人有多少兵力?”

    “报告中校同志,敌人出动了30辆坦克和一个摩托化步兵,正在向我阵地发起猛攻。”雅姆别柯夫中尉大声地喊道:“面对敌人的进攻,我们抵挡不了多久,所以我建议集团军指挥部立即转移。”正说着话,只听耳机传来咣当一声巨响,然后就没有什么声音了。

    我对着送话器又大声地喊了几句,结果还是没有半点回音。气得我摘掉耳机,连送话器一起扔给了通讯兵,气呼呼地说:“战士同志,你马上检查一下,看是不是步话机坏了。”

    通讯兵接过去试着听了一下,马上回答说:“报告中校同志,步话机是好的,也许是因为信号不好,所以对方和我们的通讯才中断了。”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崔可夫听到我的话,连忙吩咐司机:“司机同志,找个高一点的山坡,把车开上去,我们需要立即和阵地上恢复联系。”(未完待续。。)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