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貌合神离
作者: 说书小徒更新时间:2018-11-03 15:32:31章节字数:5767
    第十章 貌合神离

    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王维

    终南胜景,美如梦幻。但闻流水淙淙,沁人心脾,又隐有猿鸣鹰啼,更觉幽远。

    山间野路,崎岖难行,更有多处被林木阻隔,茂草遮蔽。但路上这几人却都浑不在意,一路说说笑笑,真仿佛闲庭散步一般。

    再看这几人,四男一女,四名男子具是青年才俊,无一个不漂亮,无一个不潇洒。那女子笑靥如花,满是英气,更让人一见难忘。

    任谁远远一看,都要觉得这些人是那游山玩水的富贵公子、千金小姐,可仔细一看,却又发现不对。这五人虽是貌似游玩,但心神却不在周遭景『色』停留,脚下看着闲逸,可一个个快的离谱!

    其中一人,十八九岁年纪,相貌英俊,笑容可掬,面相最是温柔,让人心生亲近。他边施展轻功边对身边那人笑道:“墨兄身手果然大是不凡!我拉着唐家那位大少爷,不远万里赶赴京师,虽说想到紫禁城观礼的想法占了多数,但见墨兄一面的想法更是迫切啊!可叹墨兄神龙见首不见尾,你我失之交臂,竟晚见面这许多时候!我跟薛公子在泰山游玩的时候,就老听他提起墨兄的轻功与手上功夫,段某早就想请益,不想今日你我竟然有机会联手抗敌,幸何如之!”

    我哈哈一笑,道:“段公子大才,飘零也是早想请教呢!听薛兄讲,段公子的《一阳指》已然达到了第七品的境界,真是可喜可贺,看来段兄武功大成指日可待啊!啊,对了,还有唐公子,早闻唐门暗器甲于天下,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若非方才唐兄在那剑魔尊右腿上钉了一下实在的,我们也不会追的如此安稳。”

    薛九霄深有同感地点头道:“正是如此!唐兄的暗器功夫越来越纯熟,达到如此境界,实在可敬可怖。”

    唐叶落淡淡一笑,却不答话。段雨行哈哈一笑,一把揽住他的肩膀道:“有意思,有意思!西方属金,东方属木,所以薛兄纵然气功神通,剑法卓绝,可一见了叶落的暗器,就束手束脚,今儿个连‘可敬可怖’的话的说出来了!可惜南火克西金,叶落一见了我,偏偏一点脾气也没有,哈哈,你说好笑不好笑!”

    薛九霄知道他两人私交甚好,也不在意,只笑道:“段兄今日出口当要谨慎了,在‘帝女玄花’面前,岂敢称‘剑法卓绝’四字?”

    紫薇看着几人的样子,甚觉有趣,笑着问道:“《一阳指》共有几品?段兄修炼到七品,那是很不错的了?”

    段雨行道:“《一阳指》与一般武功略有不同,按照境界共分九品,达到九品,便是这门功夫小成了。若是能修炼到六品,便是武功大成,天下大可去得了!若是修炼到三品,就已然是超凡脱俗、臻于化境的地步!若是能够达到第一品的境界,嘿嘿,那就是作弊了……”

    紫薇听说,咯咯笑个不停,又问薛九霄道:“薛兄内功最壮,劳烦薛兄听听动静,不知道我们身后那些朋友可曾落下?”

    薛九霄曾学得地听之术,此时伏在地上听了半晌,不由得动容道:“身后几位朋友武功大是不凡,已然越来越近了!”

    原来,我们五人碰巧摆起“五行阵法”,互相配合,默契于胸,将那剑魔尊困在阵中不得脱。可叹一代魔尊,内伤未愈,又无剑在手,武功大打折扣,竟然大败输亏,几乎不能保全。

    但他一生纵横江湖,行事果决,是个当断就断的厉害角『色』。眼见不敌,拼着左肩挨我一掌,剑指对着唐叶落一阵猛攻,企图从他这里打开缺口!不想唐门武功本就以暗器为主,讲究的就是一个狡诈诡谲,防不胜防。

    唐叶落情知拦不住,故意卖个破绽,放他过去,却趁着他抵挡紫薇神剑的时机,将一枚“透骨穿肌腐心钉”狠狠嵌在了剑魔尊的腿上!

    剑魔尊识得厉害,急忙闭气锁『穴』,奋起余威,连攻几招,一展轻功,往终南山中跑去。

    我们五个也一纵身,追出重阳宫,正巧遇到厉世心几人。他们身穿铁衣,所以虽然被雷火弹炸了一下,却仅是闭过气而已,被留守的赵芥子唤醒,都没受伤。听说我独自一人夜探重阳宫,而紫薇放心不下也跑去照应,一个个便都急忙脱了铁衣束缚,收拾停当,背着那几个可怜的全真道士,往山上跑来。

    我们追出山门的时候,他们刚把人交给郝大通,正不知如何找我俩呢。见我们出来,便也跟着一路追赶敌人!

    此时便可看出众人的武功差距了。兄弟几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武林四公子在江湖上毕竟享有大名,单轻功一项,就不比轻功最好慕容隐逸差上多少!何况他要照顾不会武功的赵芥子,便落在后边。至于一念与厉世心、莫问天,就更追不上了。

    可我们这几个月的艰苦修行,毕竟不同凡响,短途虽然追之不及,但胜在长力充沛,渐渐追赶,并不落后多少。

    尤其我们前边五人轻功水平也是参差不齐。说起轻功,无论是比短途疾奔迅速,还是长途气脉绵长,我都远超众人。但有一点,剑魔尊武功太高,我可不想落单!

    其余人中,紫薇、薛九霄轻功、内功都是上上之选,自然不落于人后,可唐叶落就要差上几分了。唐门武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以气功见长,开始时候尚不明显,待跑了一个时辰之后,他已经不能边运轻功边开口说话了。待追了两个时辰之后,已经渐渐跟不上众人脚步。段雨行与他私交甚好,又怕在薛九霄面前失了气势,这才假意揽着他肩头,助其一臂之力!

    说来好笑,段雨行与唐叶落与薛九霄一起同游泰山,几人志向不同,并无利益冲突,故能维系表面上的和气,但毕竟并非乐见其成。此时我突然出现,那薛九霄眼高于顶,却对我颇有忌惮之态,无形之中,便打破这层关系,渐渐生出攀比之意。难怪紫薇看了几人貌合神离的样子,要笑个不停呢!

    此时又追了小半个时辰,小段带着唐叶落速度不减反增,让我与紫薇不由得相顾骇然——那段雨行的内功也恁有韧『性』了!我心头暗道:“不意大理段氏武功竟尔神妙至斯!平日坐井观天,却小视天下英雄了!”

    便在此时,我六识突然自动开启,直觉前方危机深重,大有不妥之处。深吸一口气,似觉前方隐隐有血气泛滥。我情知此时实在是关键时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能再行藏匿手段,于是真正展开轻功,飘上树梢,轻捷无比地向前方悄悄『摸』去。

    方才五人齐头并进,我突然走了,而且走得极轻,除紫薇外,竟无一人发现!等薛九霄想跟我说句话的时候,发现我竟已不见踪影,刚想张口呼喊,便瞧见紫薇对她示意,这才没喊出声来。但心里却实在难以平静。薛九霄心道:“上次京城会斗飘零,一不小心失了半招,便觉气愤。这近一年来我内功日渐深厚,剑法奇诡也趋于通明之境,以为他再非敌手!不意墨飘零武功亦是大有长进!手上功夫更见玄妙,也还罢了,轻功居然已达如此地步,实在让人心生忌惮!此人虽无傲气凌云之志,却隐有争强斗胜之心。有此人在,我一统北方的心愿只怕要生更多枝节!飘零不除,我心不安呐!”

    段雨行与唐叶落倒比他更早一步发现我不见踪影了,心念一转,却甚是高兴。这两人一个是大理皇室宗亲,一个是唐门新近之秀,近期内只想巩固门派家族地位,修好武功,却是无暇北顾了,此时发现有人对这野心甚大的薛九霄有所牵制,只觉是件好事!

    不说他们几个如何想法,只说我展开《凭虚临风》的轻功,脚尖在树梢上连点,身体似无重量一般,随着山风快速前进。

    瞬息间奔了五里地,树林中渐渐出现埋伏的暗桩。这些人衣着青衫,腰悬利刃,身背弓箭,个个矫健不凡。

    我再提一口真气,脚尖在树枝上一点,飘上树顶,在树冠上急速向前掠去。

    前后转了一圈,发现埋伏的人手竟有不下五十人!

    自从几个月前在京西中了山贼埋伏之后,我便对此特别小心,这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同时,对这等擅长偷袭暗算之人也额外的不喜,就想将其尽数驱逐击杀。但转了一圈之后,脸上却冒了汗了。这些人的警惕『性』极高,功力也颇深厚,我刚才稍微接近一点,就有一人竖起耳朵,仔细聆听。我只好退到远处,观看情况。

    彼时恰值另一行人披荆斩棘从横向走来,也是来寻宝探险的人。这些人既然能参与到这项任务之中,便多半是被系统选中的有潜力之人。既然上得终南山,那更是突破了重重困阻,真正有实力之辈。我藏身在树顶,一眼看去,果然个个神完气足,极有精神!

    而那些埋伏在两侧的人马,左右沿着山路长型排开,见有人来,互相之间悄悄通了消息,手执弓弩,似乎都抹了毒,泛起幽幽蓝光。待人走近,突然之间,一轮齐『射』,之后也不看结果,所有人弃弓抽刀,跃到路中,近身厮杀!

    那一行人约有七八人样子,个个武艺不凡,似乎师出名门,是晋中的刀路,而且在一个门派内修习有合击之术,配合颇巧妙。只是那些埋伏之人刀路奇诡阴寒,又加上之前偷袭伤了其中三人,只不到一息的时间,便将那些人尽数击杀!随后将尸体拖入林中,搜索一番,买入事先挖的坑里。随后在路中撒上土,以掩盖血腥味,继续埋伏等等。各人分工,毫不慌『乱』,井井有条。

    又看了一会儿,从四方各有几拨人通过。但凡单个上山,或不超过三人的,便尽数放过,凡是人多的,反而要偷袭暗算。

    我倒吸一口凉气,好歹毒!我这才想起,当日毒公子既然能在京西靠偷袭过路人的方法夺取财务和武功秘籍,那么怎么就不会有人在此埋伏,要抢夺神兵利器呢?而且这些人显然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与当日毒公子哄骗一些npc山贼的土匪行径,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些人的计划也更歹毒,放过单身的,好替他们搜索宝藏,这样等大家拿到兵器之后,再杀起来,也比较方便——都是单身独行客,之间没有配合,人数也少,总比组团来寻宝的要好欺负吧?

    又看一会儿,我翻身往回赶。紫薇几个都是精细人物,此时正在我留下的暗记之旁,等我回来。我一个团身跃下地来,也不与几人客气,把刚才见闻大略一说,问道:“咱们是闯还是饶?”

    薛九霄微一沉『吟』,道:“不好!听墨兄方才所言,只怕已有许多人上了山了。我们如果再绕一圈的话,只怕来不及啊!若是将他们都除了……倒也不难,就只怕打草惊蛇啊!何况这些人来得诡秘,可别是什么魔教的人吧?哈哈”这倒是实话,别的不怕,就怕晚了——他惦记着那些宝剑呢!

    紫薇笑道:“既然如此,咱们便化整为零,各自通过吧。只怕埋剑之所就在前方,咱们到时候见!”

    说着话拉起我,向前方赶去。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