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因为懂他
作者: 洛心辰更新时间:2019-01-06 15:10:06章节字数:5636
    众人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哥哥把弟弟劈晕了,还都是凌冽大帝的亲儿子,这要向着谁呀?

    蝎组成员纷纷盯着勋灿,眼下唯有看勋灿如何主张。

    勋灿却是微微一笑,望着倾蓝:“有劳康贤王了,我正在为此事发愁呢。”

    倾蓝浅浅勾唇:“小五弟的脾气我知道,看着珍灿对郡王的关心程度,她必然是要留下的,索性就让他们在飞机上醒过来吧。到了宁国,他们不要恨我骂我才好。”

    蝎组成员恍然大悟。

    战士们纷纷毛遂自荐——

    “王爷,我愿意留下助玄心公主一臂之力!”

    “王爷,今日中蛊而亡的战友,太惨了,我愿意留下为他们报仇!”

    “王爷,我也要留下!”

    倾蓝摇了摇头:“不用,姑姑留下就行了。

    未来一段时间我哪里也不会去,就在北月,协助姑姑。

    这些年我也培养了不少人,我的人对北月、对皇宫,甚至对占星师都是熟悉的,他们办起事情来绝对比你们更顺手。”

    勋灿也明白这个道理。

    他望着蝎组成员:“乖,咱们先回去,静候佳音,康贤王必然会拼尽全力,不论结果如何,都肯定比咱们自己留下做的好。”

    蝎组成员也明白,这里是北月,倾蓝出手确实比他们更有用。

    而勋灿也很快意识到自己无形之中给倾蓝、玄心带去了压力,又望着倾蓝跟玄心认真道:“我跟战士们,都相信你们,这次就拜托二位了,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代表雪姨、代表蛊毒牺牲的战士们,感谢你们!”

    凌晨四点十分。

    飞机稳稳地降落在宁国的首都国际机场。

    珍灿醒来的时候哭了一场,倾颂也是万般无奈,安慰了她好半天。

    飞机停稳,她透过小窗口远远看见暖黄色灯华笼罩的停机坪处,几道小小的人影,虽然看不清容貌,她却知道,那是夜康夫妇还有雪宝、还有临风。

    珍灿心里难受死了,这要如何跟雪姨交代呀?

    机舱门打开,众人下了飞机。

    雪宝第一个冲上来,还未见到红麒,双眼已经落下泪来。

    她看着勋灿,握着勋灿的双手:“好孩子,辛苦你了,雪姨谢谢你!”

    而后,她伸长了脖子朝着勋灿身后看过去。

    倾颂牵着珍灿出来,蝎组成员出来,后边没人了。

    雪宝瞧了半天,只觉得此刻天地都幻灭了,提着心,哑声问:“勋、勋灿,你麒叔呢?”

    今夕望着孩子们的眼睛,已经明白了。

    孩子们因为赶路,这些日子又在北月,并没有心思去戴什么隐形眼镜。

    今夕赶紧扶住雪宝的肩头:“别怕,红麒没事,真的没事,咱们上车再说。”

    “他没回来?”雪宝慌了,整个在夜色中颤抖起来:“他、他没有、他没有回来?为什么啊,为什么红麒没有回来?”

    临风不知何时冲上的飞机,这会儿他一口气从上面冲下来,冲入人群来到雪宝面前:“娘亲,我爹不在飞机上!”

    雪宝双瞳一颤!

    “郡王还活着。”倾颂温声道:“玄心去了之后用针法护住他的心脉,却发现他中了蛊。

    如果不赶紧找到解药,他就真的再也没有希望了。

    所以玄心决定带着郡王跟剩下的中蛊的战士留下,再跟康贤王、长生殿下一起设法寻找解药,只有这样才能还郡王一线生机。

    不是我们不带他回来,而是,这种蛊,任何人都不能解,宁国也不能解,必须下蛊之人才能解!”

    临风一听,咬牙道:“你们先护着我娘亲回去,我去北月找我爹,帮他找解药!”

    “你不能走!”今夕望着这孩子,心疼道:“你就要订婚了,订婚礼的帖子都发出去了,你不能走!”

    临风脱口而出:“我爹都不在,我订什么婚?”

    “干爹在,干爹干娘会替你做主!”夜康也摁住了临风:“你大哥去了维和部队,两年没回家了。

    你二哥也被陛下送去造火箭,待在地基整整五年没有音讯。

    如今你娘亲身边只有你一个,你去了北月人生地不熟,什么都干不成不说,还有可能遭遇不测。

    你爹已经生死未卜,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去救,你又不是大罗神仙,你去了能怎样?

    康贤王跟玄心他们只会做的比你好,不会做的比你差!

    你要是再出个意外,你还让不让你娘亲活下去?”

    夜康的话,说的临风既是惭愧又是难受,他自知能力有限,却也心急想要帮助父亲。

    眼下他垂下头去,难受的紧:“爹爹出事,娘亲焦急,大哥二哥都在为国尽忠尽力,唯独我却在家里享清福,还要谈婚论嫁,我真是无用!”

    “胡说八道!”倾颂望着他:“如果你最是无用,豆豆哥又怎会将自己心爱的闺女嫁给你?

    整个盛京市谁人不知,你是御侍云轩大人的乘龙快婿?”

    临风:“临风惭愧。”

    雪宝哭的不行,大家上了车。

    在车里,勋灿认真解释了毒蛊的厉害,还将整个经过说了一遍。

    雪宝心知丈夫命悬一线。

    还不到王府,她已经咬牙,美丽的脸上写满了决然:“我要去北月!

    如果红麒熬不过去,我送他最后一程!

    如果他能熬过去,成了被人摆布的蛊人,那,我必亲手杀了他也不会让他为祸人间!

    如果万幸万幸能找到解药,那,我便带着他平平安安回来,一家团聚!”

    “娘亲!”临风大惊:“你要手刃爹爹?”

    众人震惊地望着雪宝,但听她说着:“对!如果他真的成了蛊人,我倒是宁可他死去!

    我懂他,他爱国,爱军营,爱冒险却也爱憎分明。

    如果他还有理智,绝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不会愿意让自己变成替贼人做恶事的刽子手!

    他……

    他这一生忠君爱国,我不能让他的一世英名尽毁!

    与其到时候惨烈而去,还不如死在我手里。

    我相信红麒会满意我的安排,因为他知道,我懂他!”

    雪宝的一席话,说的今夕跟珍灿纷纷落泪。

    夜康紧握着拳头,望着窗外苍茫的夜景,心里也是堵塞的难受。

    当众人抵达王府,天色还没有亮起来,三月初的清晨很冷,冷风吹动着大家对红麒的思念与牵挂。

    在夜康夫妇的劝说下,雪宝耐着性子又在春阁等了整整一天。

    这一天,倾颂领着珍灿回了一趟宫里,当面向倾慕叙述了整个经过,而后他们又去了孝贤王府,麦兜一听爹地妈咪来了,直接从秋千上跳下来,大步朝着石子路的另一头冲过去。

    “爹地!妈咪!爹地!妈咪!”

    麦兜看见倾颂跟珍灿从车里下来,她高兴地一蹦三尺高。

    倾颂稳稳接住了她。

    刚才还小的开怀的小丫头,这会儿却哭的稀里哗啦的,一个劲骂着:“坏爹地!呜呜~坏爹地,坏妈咪,不要我了,把我留在这,呜呜~”

    起初,今夕知道买都在这里,也忍不住想过来瞧瞧。

    但是雪宝在春阁待着,今夕根本走不开一步。

    麦兜是个体质特殊的孩子,如果不能好好照顾,必然会引发健康问题,她也敏感,不能在紧张、哭泣的这种环境下待着。

    慕天星便让雪宝跟夜康夫妇每天通十几分钟的视频电话,让夜康两口子放心。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