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善恶
作者: 饭团桃子控更新时间:2019-01-06 15:06:23章节字数:3918
    “第二棵紫荆树,便是刘国丈。这个案子,同之前刘封案,还有林娘子案,都是有牵连的。正因为有了前面的两个案子,才让刘国丈改变了立场,转投二皇子,想要拼死一搏。”

    “当时你利用相熟的徐太医,让他告诉太子妃,说亲蚕宫附近的桑树枝能够治好她母亲的臂疼。太子当日醉酒,不能出宫,太子妃让路甲去亲蚕宫折桑枝,拖住了路丙。才让刘家的人,有了可乘之机,火烧亲蚕宫。”

    这是东阳郡王一贯的作风,从来都不自己出手,都是借着旁人的心思,推波助澜。明明做了那么多事,却好似手还干干净净的。

    东阳郡王不言语。

    姜砚之又快速的说道,“第三棵紫荆树,是三司使。当时我们去韩家赴宴,绿袍人要杀朱酒务,原本我同惟秀盯着,你却在最关键的时候跳了出来,挡了一下,然后那个绿袍人就不见了。”

    “绿袍人不是关键,关键是鬼船还有账册。上鬼船的时候,你担心我们说不了暗号,上不了船,还特意请了包打听来帮忙。后来包打听说有一个贵人好奇鬼船上的事情,那个人,便是你。”

    当时他就觉得奇怪,怎么就那么巧,包打听在两次关键时刻,都对他们出手相助,一次是上船的时候,他出来说大家都是朱家人,另外一次,是他们没有办法上二楼的时候……

    “这一次,你又拿我当刀使,整个大陈朝,除了本大王,无论是谁拿了那个账册,都没有办法将三司使拉下马来!”

    “至于我为什么要说包打听同你有干系,那是因为第四棵树,第五棵树,都同包打听有关系。吕相公外室的事情,曾经吕夫人问过包打听,飞仙簪是谁拿过来的?又因为这事儿,引来了高银芳,继而引出了高将军。是包打听。”

    “赵离曾经说过,他要回到墓穴里去陪陆真。陆真的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就是连接着武国公府还有高将军府的那个大墓吧?也只有他,才会这么奇葩的在墓穴里弄那些捉弄人的机关。”

    “还到处都藏着画册,话本子。那么在哪个墓穴里,高恬恬就那么巧的遇人不淑了么?高达把折磨高恬恬的一家子人都抓去审,他审出来的那个幕后主使又是谁?是吕相公,还是武国公?亦或是我阿爹?”

    闵惟秀听到这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擦!这也太阴险了吧!万一伸出来的“主使”是她阿爹,以高达对高恬恬的宠爱,还不把他们武国公府全灭了,然后剁吧剁吧了喂狗,才能解了他的心头之恨?

    简直是毒辣啊!

    这个人的脑袋,是装了山路十八弯吗?怎么想什么都弯弯绕绕的,幸亏有姜砚之蛮横的插了一脚。

    不然的话,她若是一时脑袋发热,嫁了东阳郡王,那岂不是被人卖掉了,还给他数钱!

    只不过,能够想得清楚这些弯弯绕绕的姜砚之,怕是也能把她卖了还数钱……

    闵惟秀想着,几乎可以看到日后自己被卖掉的命运。

    罢了,打不了被卖掉之后再跑回来,把卖自己的钱抢回来,然后反过来把姜砚之卖掉!

    姜砚之只觉得后脑勺发凉,本大王今日穿了两件袍子了啊,咋还这么冷呢!

    东阳郡王端起了茶盏,喝了一口,才发现杯子已经空掉了。

    他将杯子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抬起眸来,看着姜砚之。

    “你已经说完了么?你说的故事的确是很有趣。只是可惜,都是无稽之谈罢了。退一万步,你对我的指控都是真的,那你用什么罪名抓我呢?”

    “这就好像想要去死,我从旁边经过,说了一句上吊死脖子会很疼,结果他选择了跳崖死一样,我不说,他也是要死的,那么我何罪之有呢?”

    “老郑国公虐猫吃猫,以你见鬼的本事,何须人推波助澜,杜薇自然会寻上你。黑佑无辜惨死,要报仇吓死老郑国公,这是猫的报仇。有没有我,老郑国公都应该一命偿一命。”

    “刘国丈烧死了你亲生母亲,又想要烧死你,这样的人,明明就是自己作死。人在做天在看,官家迟早要知晓,刘家迟早要死。倘若真同我有关系,你应该感谢我为你报了杀母之仇才对。”

    “蔡淑妃经常虐待于你,她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你应该松了一口气才对,不是吗?”

    “还有三司使,贪污受贿,视人如草芥。如果包打听真是我派去的,那我岂不是住你破案,你应该敲锣打鼓给我送大红花才对啊!”

    “吕相公若是不想找外室,我还能够逼迫于他不成?高恬恬若不是自己个傻,我还能把她送上别人的床榻不成?”

    “说到底,这些人原本就其身不正,才落得这样的下场。世间自有因果报应,又同我何干?”

    “比起亲手抓住这些人的你,在一旁看着的我,才是真正的无辜呢!他们的家人若是恨,也只会恨你,若是想要报仇,也只会寻你。谁才是恶人,可见一斑了吧?”

    姜砚之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他同情的看了一眼东阳郡王,“你平日里,就是这样安慰自己的么?说得好像自己的手,当真是干干净净的一样。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

    “林娘子吃了堕胎药,若是及时叫太医,不一定会死;高恬恬是傻,但是谁又知道她会不会傻人有傻福,嫁给一个疼她宠她的人,就这样傻乎乎的过一辈子?”

    “打铁花的铁蛋,原本可以好好的活着,指不定还能够造成震天雷来,章坪山虽然嫉妒他,但是一直下不了手,若不是赵离……舞龙灯的王家兄弟,他们又凭什么要死?”

    “还有我大兄,东宫倒了,有多少人要人头落地,你可曾想过?他们这些人,又有什么错,凭什么要死?”

    “还有武国公,若不是真诚待你,为何要为了你得罪官家?你设计离间他们,可曾想过,一个武将,若是被君王怀疑,日后会落得什么下场?惟秀好端端的,哪里得罪了你?”

    “一棵树,原本可以活一百年再死,你偏生要弄死他,还说反正是要死的……你这分明是狡辩。活一日也好,活一百年也罢,那都是别人自己的事情。你凭什么高高在上的来决定别人的命运?”

    “每个人心中都有罪恶,但是他们不一定会付诸实施。可是你们却肆无忌惮的引诱别人,去做最恶的事,还自以为聪明,洋洋得意。”

    “你恨这些人,你觉得他们有罪,你大可以光明正大的报仇,让他们的恶行天下皆知,你不是很聪明么?这点小事难不倒你!”

    “玩弄人心的人,迟早会被人心玩弄的。”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