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二章 你盼着天下大乱吗?
作者: 刀一耕更新时间:2019-01-06 08:49:46章节字数:7704
    “师父,你就这么放他走了?”

    “嗯,不然呢?你觉得该怎么办?”

    见霍东文脸上有些不甘心的样子,赵子建就笑着问他。

    他当即说:“先打一顿,然后捆起来,他不是答应了要送两样东西赔礼道歉吗?让他们的人把东西送过来,直到咱们满意了,才放他走,多好!”

    赵子建瞥他一眼,点了点头。

    心说果然是这个思路。

    前一世的时候,哪怕是五六十岁了,霍东文都难改这个脾气和思路,尽管那个时候他其实已经称雄一方。

    能暴力解决的,尽量别动脑子,能使劲儿踩一把的,基本上不舍得放过。

    所以上辈子小姨子被赵子建抢了,偏偏又踩不了,他才会那么大气。

    不过赵子建不是他。

    他更喜欢悄悄地把事情办了,办完了都不愿意往外说。

    他更喜欢划一条线,不到线的事情,尽量与人为善,能放手就放手,而一旦过了线,也不必商量啊警告啊什么的,直接动手杀掉了事。

    所以他上辈子杀的人不少,偏偏人缘还挺好。

    当然,毕竟身份、地位、实力跟上辈子都不一样了,其实现在的赵子建,也已经或多或少的开始没那么低调了。

    比如刚才,他就威胁着梁自成,让对方做出了不过长江的许诺。

    但老本行他也不准备丢掉,所以他计划过几天要去南方一趟,力争把对方的底细给摸清,以方便某天对手不守规矩不守承诺了,或者自己看对方不顺眼的时候,可以说杀就杀个干净。

    这个时候看着霍东文,他就笑着问:“你是怕他走了就不回来了?”

    霍东文想了想,说:“换了我肯定就跑了,反正咱们又不知道家住哪里,上哪儿找他去?”

    赵子建笑笑,摇头,说:“他不会跑的……”

    他当然不会跑的。

    从他拉拢霍允明,以及他说南海宗门下有五十多个修灵者这件事,赵子建就知道,这家宗门的目光应该没有那么短浅。

    跑了又如何?你一个已经在开始往外打名号和招牌的宗门,打输了就是打输了,只要你还在国内,总不可能永不见面。现在认栽,该赔钱赔钱,该赔东西赔东西,该道歉道歉,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也就是了,并没什么大不了,但要是不见面,将来再次碰面,多丢人?

    反倒是霍东文,乃至霍允明,他们现在的目光还依然停留在“自己跟普通人不大一样”这个层面上,还并没有像梁自成那样,已经去看未来几年的发展。

    当然,这个话现在赵子建懒得跟霍东文解释。

    要解释也得是等到彻底把这小子收服了,让他跟自己一条心了再说。

    于是他跟只是霍东文说:“耐心的等一天,看看再说。”

    这个时候,反倒是打完了电话回来的秦秉轩笑着说:“他的确是跑不了的。”

    看着赵子建,他有些惊讶又有些好笑地说:“刚才让人查了,这家伙用的应该是真名……”说话间,他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掏出来,看了看,很快就又笑起来,说:“资料发过来了,的确是他!”

    说话间,他把微信上收到的图片拿给赵子建看。

    赵子建只看了一眼,就点了点头,说:“那就锁定他。航班、火车,等等。”

    秦秉轩点了点头,转身又打电话去了。

    这时候赵子建转身走回去,让霍允明还是回去休息,先把伤养好再说。

    霍允明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又有些欲言又止,赵子建隐约能猜到他想说什么,却并没有给他太多说话的机会,只是在最后说了一句,“咱们之间不着急,你先养伤吧,一切以养好身体为最重要。”他这才转头往回走。

    等着秦秉轩在外面打电话的工夫,冯心兰倒是不声不响地又给换了一壶茶来,大家坐下喝茶,霍允明很认真地请教赵子建对这个梁自成的实力的看法。

    赵子建坦率直言,“他的实力比你高不了多少,但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运力法门,很擅长发力,尤其是在速度方面,很有章法了。”

    这个话,霍允明一听就懂,而且一旦懂了,就是恍然大悟。

    重点在于“运力法门”这四个字。

    大道理谁都懂,谁都知道有力气和善于用力气并不是一码事,霍允明本来就是个习武之人,他当然明白打熬身体锤炼气力,和怎样把实力发挥出来,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但话是这么说,他的实力毕竟还不算多高,此前一直都是把心思放到琢磨怎么吸纳灵气来修炼这方面,一时之间,还没有余力去考虑吸纳到体内的灵气怎么应用这个问题上。

    所以,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把灵气吸纳到体内,和把体内的灵气灵活的运用,也不是同一回事,他此前竟是从未想过!

    赵子建这等于是一言道破。

    作为一个“曾经”钻研出了帮助整个霍氏一家起步的诸多功法的老天才,一旦被赵子建把思路点破,他顿时就眼前一亮,当即就迅速地思考起来,却是越想眼睛越亮——就连霍东文和郑谱远他们,也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反倒是远远地坐在一个凳子上伺候茶水的冯心兰,一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似乎是并没有关注这边的对话。

    等秦秉轩打完了电话回来,赵子建也就起身告辞要走,霍允明一再挽留,但他最终还是跟秦秉轩一起上了车,只说自己明天上午还过来,然后就走了。

    …………

    有秦秉轩做职业司机,赵子建指路,两人直接去了赵子建在齐东大学附近买的那栋小房子。快到地方的时候,才给装修公司打了电话。

    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装修都已经完成了,只不过赵子建一直没过来,装修公司那边还拿着钥匙,而这边也还一直都没有验收罢了。

    等到汇合了装修公司的人,大家一起上楼,赵子建来来回回转了几遍,看着基本满意,就问对方把钥匙要回来,当场用手机把装修尾款给对方转了过去。

    给公司打个电话,确认已经收到了尾款,这件事就算了解,等装修公司的人走了,秦秉轩说:“闻着倒是没什么味道。怎么,你准备开学之后住这边?”

    赵子建还在屋里打量着,闻言就道:“不啊,住你送我那个别墅。”

    “那这边你是打算……再金屋藏个娇?”

    赵子建闻言笑起来,“藏个屁的娇!……备用!”

    秦秉轩撇撇嘴,不再说话。

    说是没什么味道,其实材料再好再环保,毕竟还是刚装修完,多多少少有一点味道,赵子建就也没关窗子,还是任它们敞着。

    眼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就干脆跟秦秉轩一起下楼去找地方吃饭。

    其实更像是找个地方可以坐着说话。

    就在小区门口,随便地找了家看起来装修不错的饭店进去,也不要包间,就找了一张靠墙角的桌子坐下,要一壶茶,点几个菜,喝着茶等菜的工夫,赵子建问秦秉轩,“你会盼着天下大乱吗?”

    这个话题现在来看,忽然而来,有些突兀,但其实就两个人在过去这一个月里交流的情况来看,却是自然而然。

    秦秉轩想了想,说:“按说呢,我当然不喜欢乱起来。我缺什么呀?在现在这个社会里,我几乎应有尽有,就算是现在没有的,我也有把握在未来得到,甚至我就算是什么都不做,只要我接下来不犯大错,也完全可以等我爸到岁数了自然而然的接班就行了,到现在,底子都已经铺好了,我三叔又被我赶下去了,只要我自己不犯错,已经没人能拦住我了。你说,我怎么可能盼着天下大乱?”

    顿了顿,他笑着说:“可是呢……要不怎么说人都喜欢犯贱呢!你还别说,最近跟你聊天,我跟你说的那些人那些事儿,还有你跟我说的那些事儿,主要是你的那些分析和预测,聊着聊着,我心里的一点想法,还真是给勾起来了!我就想着呢,你说我现在就算再安逸,可到底还是家里人给我铺好了底子,才有我可以继承这一切,可以在已有的基础上去做一些事情。但这样子安安稳稳的下去……怎么都感觉不如遇到一个乱世,自己打拼出一些东西来,显得更过瘾!”

    赵子建闻言呵呵地笑起来。

    然后,他说:“那个梁自成,劝我跟他一南一北,遥相呼应,避免被国家力量给各个击破。”

    秦秉轩闻言不由得沉吟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看着赵子建,道:“你怎么回答他的?”

    赵子建笑笑,说:“我问他,‘你就那么盼着天下大乱吗?’”

    秦秉轩也笑起来,但还是不说话。

    又过片刻,他说:“这就要看你怎么想了,我惟你马首是瞻。”

    赵子建笑笑,低头片刻,然后才缓缓地抬起头来,说:“如果我能做主,我还是更希望这个世界不要乱起来,至少是国内,不要乱起来。”

    顿了顿,他叹口气,说:“一旦乱起来,人命如草芥呀!”

    秦秉轩闻言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问:“那你准备……协助政府?”

    赵子建摇头,说:“我谁都不帮,但如果政府能撑得住第一步,我也不会允许有人到处竖旗,故意把国内弄乱。”

    秦秉轩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地道:“我倒是觉得,政府现在手里的力量虽然未必有什么绝对优势,但只要是像你这样不希望国内乱起来的人多一些,他们就还是应该有一定的能力可以压住的。”

    赵子建闻言点头。

    为什么说这一世跟上一世已经越来越不一样了呢?

    很重要的一点就在于灵涌。

    上一世的时候,据赵子建自己的《灵气时代史》的考据,在最终的那一场灵气大爆发之前,灵涌的次数是有限的,所以其实灵气虽然在世间浸润多年,但对人类身体的改造,其实有限,而且几乎所有人,对于灵气也都没什么概念,近乎是完全不知道它的存在。

    所以当灵气大爆发忽如其来,不但一夜之间很多人因为不适应那个灵气的浓度而死去,而且也导致了世界各国的政权在毫无防备之下,没用多久就各自崩溃了。于是天下大乱。

    但这一世很不一样。

    这一世的灵涌,似乎来得特别频繁,且很强,以至于如果按照赵子建的记忆,明明距离最终的灵气大爆发还有好些年,但民间已经有了很多的觉醒者,而且政府也已经开始有了防备,并且果断地在付诸行动。

    即便是以秦秉轩能掌握到的讯息来说,现在国家手里应该就已经掌握了不弱的一股力量,而且可以预见,接下来,这股力量还会越来越强大——那毕竟是政府,只要一天没有天下大乱,政府的招安,就会是极具吸引力的。

    更何况,秦秉轩的出身虽然非同凡响,但他毕竟不是政府的最高层,他不可能掌握到全部的讯息——也就是说,理论上来说,政府手里现在掌控的这支力量,只会更强,不会更弱。

    所以理论上来说,这一世,至少是国内,已经有了不乱起来的基础了。

    当然,这种不乱,指的是政府方面依然能够掌控住大的局势,能控制住整个社会和国家的基本稳定,具体的细节部分,政府怕是也力有不逮,局部地区乱一阵子,乃至糜烂一方,也是难以避免的。

    毕竟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野心家总是很多的。

    而灵气的出现,“觉醒者”的实力远超普通人这一现状,又给有野心也有能力的人,提供了绝佳的天赐良机。

    比如这个南海宗……时间才仅仅是2016年8月而已,如果对方真的像那个梁自成所说的,麾下已经聚集了超过五十个的觉醒者,可见对方已经是蓄谋良久,一旦国家稍稍露出破绽,指望他们老老实实,那是不可能的。

    那么,单说国内,谁又知道已经有多少个“南海宗”在蓄势以待?

    但站在赵子建的角度,乱不是问题,小乱可以,大乱就尽量不要起来。

    说到底,一旦乱起来,死的都是中国人。

    ***

    响应大家的呼声,四千字大章!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