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水月心经 第十五章 对阵(下)
作者: 夏夜里的萤火虫更新时间:2018-11-03 15:37:40章节字数:5955
    第五卷水月心经第十五章对阵(下

    水月宫正殿之上,一个满头雪白头发的老人正站在偏窗,仰首看着天,即使他满头都是白发,可一眼望去,却丝毫看不到他的老态龙钟,反而,他却是双目闪烁,精神饱满的,一股斗志昂扬的神态正沉溺地看着天际。

    “钜子,早膳已经准备好,恭请入座。”一个略显幼嫩的声音在羽的身边缓缓响起,羽的身子轻轻转了过来,脸上的肌肉拉动一下,微微一笑,温和地说道:

    “你来了。”说完,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又说道:

    “此间,就你我二人,你不必如此拘促,如往常一样则可。”柳小拙身子轻轻一震,随即点了点头,低声回答道:

    “是,小拙遵命。”

    羽缓缓坐了下来,又看了看柳小拙,道:

    “你也一起吃吧,好久没有人陪我一起用膳了。”羽说话的语气依然是平淡如故,没有丝毫的矫柔做作,柳小拙心头一震,忙道:

    “钜子,弟子资格尚浅,不敢放肆。”羽的目光一滞,那张充满热情的脸上瞬间便失去了色彩,他自言自语地道:

    “师兄,世间或许也只有你才懂我内心的寂寞,可是,今天你却不在这里。”说完,轻轻一叹,脸上满是失落之感,柳小拙看着羽的表情,心里暗道:

    “钜子待我不薄,虽说我与他是主仆之分,可是,我早就已经将他看成亲生父亲一般,既然如此,我为何还要拒绝于他?”想到这里,心里一紧,嘴巴微微蠕动,过了半晌,急声说道:

    “钜子,我……”羽一阵错愕,举起筷子的手,停在半空中,微微一顿,徐徐地抬起头来,望着柳小拙,问道:

    “小拙,怎么了?”柳小拙的脸上隐隐中带有些慌乱,但却目光坚定,脱口说道:

    “钜子,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么?”羽脸上微微一笑,荡漾着开怀的笑容,缓缓地点了点头,柳小拙一阵激动,双手一抱拳,说道:

    “多谢钜子。”

    完,便走到钜子的对面的凳子坐了下来,羽慈祥的脸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笑意,他凝目不动地看着柳小拙,说道:

    “你是为师见过的人里面最为奇特的人了。”

    完便不再言语,柳小拙脸上微微一动,却也不说什么,两人就此静静地在用膳,直到最后,彼此之间也再没有说话。

    用膳完毕,柳小拙站起身来,准备收拾餐具,刚要站起来,便听到羽道:

    “小拙,不急。”柳小拙脸上一阵愕然,显然是对钜子的话有点意外,钜子缓缓起身,轻轻地抖动了一下衣服,沉声说道:

    “小拙,你随我来。”柳小拙的心头又是一震,他看着羽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却找不到一点点的笑容,除了凝重之外还是凝重。

    羽的神情间在此刻竟有些恍惚,他好像沉溺在许多年前的往事一般,心神有些恍乱,柳小拙看着羽的神态,心里暗想:

    “像钜子这般的人物,此时竟是这般的凝重,委实是奇怪,难道,即将要有大事发生么?”想到这里,柳小拙的的脸上也露出几分凝重。

    过了半晌,羽叹息一声,才继续说道:

    “对不起,我失态了,这么多年来,每当想起他,都会是这样。”羽说的话好像在掩饰着些什么,他的双眸竟有些迷离恍惚,却又充斥着一丝的狂热。

    柳小拙带着一颗疑惑的心,默默地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

    “钜子,我们要去哪里?”钜子闪烁的目光慢慢地停留在柳小拙的身上,过了一会,才说道:

    “你随我来,一切自会知晓。”

    着,已经迈开步伐,向着他住处的内阁走去,柳小拙内心虽有千百个疑问,可是,钜子所说的话,他从不敢不遵,看着钜子渐渐远去的背影,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便紧紧地跟在钜子的背后。

    走了没多久,羽在他的内房的书桌面前停了下来,他的双目紧紧地盯着书桌背后的书架,在书架的一个隔层里面,装着一个大花瓶,一眼看去,那花瓶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从远处看去,那瓶身上的花纹显得特别的鲜艳而已,花瓶似乎有一段的历史,从那花纹的雕刻上,足可见花瓶是久经历史之物。

    羽的双目一直停留在花瓶之上,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柳小拙又是一阵的疑惑,钜子的行为确实是有点怪异,在柳小拙看来,羽不应有这样的举动,更不应是这样的失态。

    羽的目光仍旧没有离开花瓶,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柳小拙就站在羽的身后,见到羽的神色有异,便要伸出手来,就在此时,羽缓缓地转过身来,沉声说道:

    “小拙,一会你要紧跟在我的身后,明白么?”柳小拙觉得有点奇怪,刚要问为什么,但是,此时的羽已经转过身来,他慢慢地走到那花瓶的面前,缓缓伸手双手,紧紧地握住花瓶的颈部。

    羽的星目转动,双手一起用力,徐徐地转动花瓶,在转动花瓶的一瞬间,便觉得整个房间一阵的摇晃。

    柳小拙大惊失色,他看着羽,只见他的脸上充满了激动,纵然羽的武功已到化境之界,可是,刚才的一阵摇晃,他还是不能稳稳地站住,他一阵摇晃,柳小拙站在羽的身旁,见羽的身子在摇晃,连忙伸出手,便要护住摇摇欲倒的羽。

    刚伸出手,又听到一声巨响。

    “轰隆……”一声巨响,迅速传来,柳小拙来不及护羽,自身也是一阵的摇晃,眼看便要倒地,就在此时,那摇晃之感竟然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小拙满是惊疑,他转过头来,想看下羽的情况如何,就在他抬头的瞬间,他竟然觉得有些眩晕,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之景,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小拙,随我来。”羽的声音缓缓的在柳小拙的耳边响起,柳小拙一阵惊愕,在前一刻的时间里,羽还在他的身旁,可是,此刻听到的声音竟是犹如天际传来。

    慢慢地抬起头,只见在他的面前,一扇石门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只是石门已经打开,柳小拙惊异于在此地竟然有如此的秘密之所。

    柳小拙双目环视四周,却找不到羽的影子,他连忙站了起来,闻着羽发出的声音,掠身而去。

    柳小拙掠行的速度极快,片刻之间,已经越过石门,出现在石门前面的一片空地之中,由于速度极快,柳小拙来不及收力,直掠出了距离石门几丈之地,才堪堪停了下来,刚停下来,他便见到羽。

    羽,负手而立,仰首望天,带着几分仙家烟尘。

    柳小拙满脑子都是刚才所经历的事情,他还没有完全回应过来,见到羽站前面,竟也没有走上前去,只是,静静地看着周围的景色。

    在羽的身后是一座三四丈方圆人工堆砌起来的石山,山上梅竹相映,单调中流露着高雅气息,山后大约两丈远近处,有一个巨大的水池,水池上雾气腾腾,全都是白茫茫一片,在水池的四周,竟是悬崖峭壁,在峭壁之上,一股股的水流之声不断传来,想来,那水池之水便是从峭壁积聚而成。

    如此仙境,竟是这般的隐秘,柳小拙见毕,轻轻地呼出一声,道:

    “好一个人间美境”

    羽的脸色浮现一丝的笑容,他转过身来,看着柳小拙,颔首而道:

    “这是静心坪”柳小拙又是一呆,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直觉这静心坪的空气,清新无比,仿佛还带着丝丝的甜味,渗人心扉。

    柳小拙回过头来,望了望那已经完全关闭的石门,道:

    “这里叫静心坪,果然地如其名,可是,为什么墨谷之中从没有人谈起过这里?”羽的脸上微微一笑,说道:

    “这是墨谷禁地,除了墨谷之主,没有人能进来。”羽说话的语气不急不慢,轻柔如斯,在他看来,一切的事情都是井然有序的,可是,在柳小拙听来,羽说出的话就像雷电一般,随时都有把他劈成灰烬的可能。

    柳小拙在心里默默地想道:

    “确实,在羽看着,这不能算是什么,那是因为羽就是墨谷的钜子,这里他当然能进出自如,可是,自己却不一样,自己在墨谷算是什么?他自己很清楚,说得明白点,他也不过是钜子身边的侍童而已,私闯禁地,自己十个头都不够掉。”

    想到这里,柳小拙的额头上,汗水涔涔,不断低往下流。羽见到柳小拙这般模样,有些不忍,道:

    “有我允许,你进来不会触犯墨规。”听到羽的这话,柳小拙的心才慢慢地放下来,他抬起头,沉吟半刻,对羽说道:

    “钜子,你为何要带我到这里?”羽转头向着石门望去,笑了笑,说道:

    “你可记得几天后的选拔比赛?”柳小拙微微地点了点头,回答道:

    “记得,整个水月宫的弟子都在磨手擦拳,全力准备这次比赛呢。”羽默默地点了点头,又问道:

    “你又可知道为师为何这般做?”柳小拙一阵愕然,羽的话是他始料不及的,虽然他想到一些原因,但还是没有直接说出来,在心里想了许久,才道:

    “想必是钜子希望把墨门的武功、术法发扬于天下,让天下之人都不敢小觑我墨门之强大吧。”羽的双手轻轻撩动头上的白发,摇了摇头,忍不住苦笑一下,道:

    “小拙,你可知我们墨谷此刻的情况?”柳小拙的脸上一阵黯然,想及出征的几个兄弟,出谷的时候,都是兴高采烈的,可回来的却没有几个,那残酷的战争深深地刺伤了他的内心,再从殒口中得知,此刻的墨谷都是每况日下。

    羽见柳小拙没有说话,继续说道:

    “小拙,其实,我们墨谷的情况是越来越糟糕了,多年来的征战已经耗尽了我们墨谷的能人之才啊,上次的出征,与陈国对阵,我墨门损失惨重。”说毕,长叹一声,叹息之中带着无限的失落与无奈。

    bk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