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绝对不能碰的东西
作者: 细雨鱼儿出更新时间:2019-01-06 15:59:25章节字数:4716
    第二天,莫小蝶起来,浑身都软绵绵的,只是心底轻松了不少,昨晚的回忆断在了她絮絮叨叨地跟萧楚睿倾倒垃圾情绪那一刻,她记得萧楚睿当时只是安静地在一旁听着,神情温和且柔软,她不禁心头一暖,不管在哪里,能这样安静地听你抱怨的朋友都很难得。

    可惜,要是在她原来的世界,他们也许能成为很好的朋友,或者一对很好的搭档。

    莫小蝶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了,采花大盗案的后续事项由官府跟进便是,她昨晚隐隐约约好像跟萧楚睿说到酬金的事了,虽然人是他出的,但她也出了脑子出了力,那酬金拿回来后理应两人摊分。

    她早就察觉到魏子玲有问题,所以她不是采花大盗案中的受害者这件事,她很早就明确了,若那贼人继续行事,受害者必定另有其人,察觉到这一点后,她看着每一个适龄的女子,都带了审视的目光。

    没想到因缘巧合,还真被她找到了。

    要怎么跟他说酬金的事呢?五五分?莫小蝶有些心疼,但做人要厚道,没有萧楚睿帮忙,她可能得花上比现在多好几倍的时间跟精力去查这个案子,那效率肯定是跟现在没法比的。

    可是,萧楚睿也不缺银子,说不定人家压根看不上那么一点酬金呢……

    也不行,这是原则问题!

    莫小蝶觉得自己心里有个天使和恶魔在打架,在床上裹着被子滚了好几圈才算真的起床了。

    然而她却敏感地发现,这一整天下来,辛夷看着她的神态都有些说不出的怪异,好几次都欲言又止,她若有所思地看了她半天,午膳后,便把蝉衣遣走,坐在小厅的桌子旁慢悠悠地喝了口热茶,道:“说罢,有什么事。”

    辛夷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急得眼睛都红了,她不能说啊!说了娘子就清白不保了!

    她便是拼上这条小命,也不能让娘子被萧郎君那对阴险的主仆欺负!她得想出一个法子来,让娘子知晓萧郎君对她的企图!然后……然后,远离萧郎君!

    可是,能那么顺利吗?辛夷有些绝望。

    莫小蝶瞥了她一眼,“不好说?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她倒是不怕这丫头会做出什么对她不利的事情,事实上,她的心思,她大概能猜出一些。

    辛夷微微一愣。

    “昨晚,是谁送我回房间的?”

    辛夷下意识便答了,“是萧郎君!”说着,咬了咬牙,眼中射出两道幽怨的光线,“他抱娘子上床的!”

    所幸她当时亦步亦趋地跟在萧郎君身后,在他放下娘子后立刻以娘子要休息为由让他离开,否则还不知道萧郎君会做什么呢!

    想起萧郎君昨晚临走前看向她那凉薄的视线和笑容,辛夷微微一颤,但很快,她便挺起了胸膛。

    哼,也许萧郎君身上的气势能镇住天底下许多人,但绝不包括她!她不脸大地说一句,她可是娘子身旁头等的心腹侍婢,别说娘子现在还对萧郎君没那个心思,便是娘子心里真的有了萧郎君,萧郎君敢得罪她吗?敢给她脸色看吗?

    哼,除非他有本事把娘子再拐回他屋里,否则别怪她天天在娘子面前说他坏话!便是、便是昨晚的事不能说,要使劲找一个人的黑点还不简单?更别说这萧二郎过去绝不清白!

    莫小蝶微微皱了皱眉,头疼地抚了抚额角。

    在今早发现自己对怎么回房这件事毫无印象的时候,她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她猜到魏子宜这个身体酒量可能不会很深,但没想到,只比一杯倒好一丢丢!

    这就相当于让以前暴饮暴食惯了的人突然每顿饭只吃一片青菜,这样的落差她一时无法掌握,竟是让自己醉了。

    她原本是想在酒意刚上头时就不喝了,却没想到她直接跳过了这个过程。

    看着这丫头脸上精彩纷呈的情绪变换,莫小蝶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下子,真是想让人不误会都不行。

    她之前真的太天真了,在这个世界,男女之间的关系到底太敏感,便连熟悉她的辛夷都这个反应,别说其他人怎么看了。

    她是不在意,萧楚睿那人估摸也不在意,但这些天都有荣阳长公主正在给萧楚睿议亲的传言,中秋节那晚,殷晴也已经出现在他身边,她以后也要嫁人,便是他们不在意,有些事情也不是他们一句不在意就能带过的。

    也不是说在这个世界,男女之间就不能有友谊,只是这个世界,终究有这个世界的规矩,以她和萧楚睿的身份,别说他们之间还有前任夫妻这层尴尬的关系了,便是他们毫无关系,他们也根本不可能在正常的社交场合中相遇。

    魏子宜和萧楚睿在这里,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没有节制的洒脱,有时候其实是任性,如果她只是孤身一人,完全有任性的权利,只是事实不是,她身边还有轩儿,有魏子清一家子,还有远在渝州关心她的大舅二舅一家子。

    在自己强大到能保护所有人之前,她没有任性的权利。

    莫小蝶的神情越来越坚定,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与萧楚睿是走得近了些,以后不会了。”

    辛夷一愣,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和他要做的事情已经打好基础,以后没什么事,我和他不会再见面。”

    辛夷看了莫小蝶好一会儿,才确认刚才的话是她说的,心里一下子不知道是什么情绪,惊讶?惊喜?茫然?惶恐?好像都有一些,不由得有些结巴地道:“娘、娘子,要是萧郎君来找您呢?”

    莫小蝶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没事的话,萧楚睿找我干什么?他没那么闲。”

    辛夷急了,是自家娘子在这些事上太迟钝,还是萧郎君藏得太深?“所以奴婢说的是——要是,要是萧郎君还经常过来找您呢?”

    莫小蝶慢慢悟出了一点什么,不由得啼笑皆非,可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莫小蝶心底掠过一丝异样,不由得愣了愣,终是道:“你想太多了,若真是如此,我就直接跟他说,没什么大事的话不用过来了。”

    萧楚睿怎么可能对她有什么心思,他跟殷晴注定是一对啊。

    辛夷虽然还是有些担忧,但见娘子终于有所觉悟了,心底还是松了一些。

    只是,萧郎君明摆着对娘子有情,他会轻易放手吗?

    走出房门时,她看到青龙一脸要哭了的表情蹲在屋顶上,想起昨晚他威胁她的事,顿时火大,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了。

    只要娘子表明态度便好,萧郎君也不至于做出强抢民女的事情。

    以他如今的身份,有些太出格的事情也是不好做的,一旦入了官场,一举一动都被御史台的人盯着呢!便是他死缠烂打,娘子对他就是没有那个心思,终有一天,也会淡了。

    余下青龙满心绝望,这怎么看主子都没戏啊!如今魏娘子还要和主子划分界线,这件事他要怎么跟主子说才好?

    可是,他心里觉得,主子其实是知晓魏娘子的心思的,上一回玄武在魏娘子面前说了那一番混话后,主子立刻革了他堂主一职,当时主子的脸色看起来,一片冷肃,身上往日常带的那股子漫不经心仿佛不见了,整个人变了个人般,让青龙暗暗心惊。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影响力,竟然那么大,难怪太子殿下常说,这天底下最不能碰的东西,便是男女之情,它能让你心甘情愿地掏出一颗心来,被珍惜还是被唾弃,都在对方的一念之间。

    然而在那之后,主子再次面对魏娘子,却完全没有提玄武的事,态度依然一如往常,只是眼神终究变了,那里面藏着的东西,连一直跟在主子身边的青龙都看不透。

    他觉得主子是想把魏娘子留在身边,慢慢打动她的,可如今很明显,魏娘子连这个机会也不愿意给他了。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