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大结局
作者: 孓无我更新时间:2018-11-03 15:40:30章节字数:9736
    第四百六十一章 大结局

    一部纪录片引发一种文化现象的诞生,诸多的专家开始对这部纯粹军旅的纪录片开始着手研究,他们发现,这其中一个个看似不合理的环节竟然在爆发『性』的轰动效应中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

    以一部大红大紫的军旅题材电视剧为契机,先将华夏特种兵真实的一面通过电视荧幕的方式,试探现下老百姓的口味,得到肯定之后以数百位华人明星齐聚一堂的强大号召力,来给这部纪录片的出现渲染气氛烘托效果,在诸多人关注的状态下,牢牢抓住老百姓的眼球,之后国家开始出台相关政策以扶持,国外开始竞相观看刺激国人内心民族自豪感,以年轻一代的偶像标准来划分这部纪录片与传统纪录片的不同,将这支部队曾经创造的成绩一一展现出来。

    随之跟上的则是奥运这个大题材,影片中那支特种部队,隶属于华夏1师,而整个华夏1师将会担任奥运会的主要安保工作的消息一经传出,顿时在国内外产生了无法想象的轰动效果,奥运志愿者的数量增多,民众对奥运会的期待值上升,一些危机论的人也闭上了嘴。

    在华夏1师接受了中央军委命令配合媒体宣传之际,履历功勋的1师师长,迎来了一场匪夷所思的低调婚礼。以文昊今时今日的地位,这场婚礼在很多人眼中当是轰动京城,可在他们得到了准确婚期之时却发现,一对新人并没有在国内举办婚礼,而是跑到了太平洋上某处小岛,美其名曰浪漫,国家对这个总是别出心裁的文将军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国家也在寻求改变,嚷嚷着更加民主,嚷嚷着新时代新脚步,文昊在某种大范围上忠于祖国大义面前当仁不让、小范围内特立独行的行事作风,得到了中央首长的默许。

    奥运会安保被更加重视起来,1师也走上了历史舞台,基因战士事件在诸多国家众口铄金之下销声匿迹,新闻媒体口舌不再进行报道,各个国家常驻联合国特种部队依旧在对那些企图利用基因战士来搞事情的组织和个人进行清剿。

    踏入2007年,文昊将没有时间去考虑个人问题,奥运会的安保将要提前一年进行布置,选择在这个时候结婚,或多或少有一些安定团结内部的意思。

    在离开华夏前一天,文昊带着齐曦尘、卫紫、莫言和小囡囡来到了文运昂的坟前,对这个血缘父亲,文昊没有多少亲情,有的只是一点割舍不断的血脉,带着孩子来看看他。

    一瓶酒,喝一半,洒一半,留下一句话,文昊飘然而去。

    “你是个好人,只是太骄傲了。”

    当初的地狱小队,为了执行任务方便,弄了很多国籍,文昊以一个非洲小国的国籍在那里办理了结婚登记,男方是他,女方则是齐曦尘、卫紫、莫言三人,谁都知道这东西并不能公诸于众,也不具备任何的法律效应,除非文昊卸下军装从此离开华夏,当然这做不到,卫紫和莫言也不会让他这么做,有这份心,有一场属于他们四个人的婚礼,足够了。

    没有邀请朋友,除了家人之外,只有黑夜的工作人员,一场海边的沙滩婚礼,齐凯和张秀芬二人出席,没让家中的亲戚参与,看着以伴娘位置穿着婚纱跟随着齐曦尘一同踏上最神圣殿堂的卫紫和莫言,作为父母心里也不舒服也有怨气,可这或许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卫家老爷子也没有来,卫紫的父亲卫建设也没有来,卫紫的大伯、已经圣人公安部副部长的卫建国以公职人员身份,即代表了卫家也代表了国家一些领导的祝福,心照不宣,你文昊不能破坏现有的社会体系。

    莫言没有亲人,她的亲属团即是地狱小队,白连与言诺的爱情长跑还在继续,韦猛和李静则早早的就领了证,淳于乐这一次没有来,而是申请调离了1师,被文昊拒绝后离开了作战部队,进入了1师政工部,与电视媒体打交道,展现华夏女特种兵的一面,心碎、身体状态随着年岁下滑、宣扬女特种兵,三重因素让淳于乐正式脱离地狱小队站在了舞台之前。

    任萍儿、艾绝、坦洛夫斯基、罗胖子悉数到场,为这场只有寥寥二十多人的增添人气。

    齐曦尘的室友刘然、张媚、李芳芳及她的男朋友王灿;文昊小学时的同学陈煤方、宋英。中学时的好哥们黑铁、商淼、黄耀也都到场祝贺。贾雯也带着刚刚认识的门当户对男朋友到场,来欣赏强大到遮掩贾家光环的弟弟婚礼。

    四个人的婚礼,有这群真心实意为他们祝贺的朋友,有满怀着一颗宽容之心到场的亲人,他们是幸福的。

    一身笔挺的黑『色』燕尾服,三套美轮美奂的雪白『色』婚纱,文昊一视同仁,为了给予她们同等的公平选择了这里,让她们一同成为了自己的新娘,纵然回到国内对卫紫和莫言而言不公平,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能做到如此,二女已经很满意了,谁叫她们选择了这个男人呢。

    海风吹拂之下,满天星斗海浪声声,篝火将整个沙滩点缀得很是明亮,几十个人迎着海风,倾听着海浪的声音,远处的海边别墅内播放着舒缓的音乐,大家围坐为篝火之旁,吃着烤肉喝着酒,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庆祝婚礼,随便说随便唱随便吃随便喝,文昊、齐曦尘、卫紫、莫言开始被大家难为,算是顶替了闹洞房的环节,让歌喉一般的文昊唱歌,让齐曦尘讲荤笑话,让卫紫表演淑女,让莫言来制服诱『惑』秀。

    闹着,四人也配合着,直到深夜,直到海风渐冷篝火熄灭……

    建于海岛崖顶的木屋内,莫言散发着母『性』光辉给小囡囡喂完『奶』哄她再次进入睡眠,之前的‘闹洞房’也正是因为熟睡的小囡囡醒了要吃『奶』而结束,否则这帮好不容易逮到机会的家伙绝不能轻饶了文昊等人。

    轻纱幔帐,屋内有西式的火炉燃烧着取暖,四个人并排躺在舒适的『毛』毯上,抬头看着漫天的星斗,彼此之间倾听着对方的心跳……

    幸福,就在此时,就在无声无息之间,就在彼此心跳的频率当中……

    木屋之外,一群小年轻的侧耳倾听,远处韦猛白连几人很是摇了摇头,别说是他们,就是自己也无法不被发现的靠近,还想闹文昊的洞房,估计人家早就知道了。

    “阿嚏……”

    随着黄耀受不住冷风吹袭打了一声喷嚏,屋内响起了文昊四人的笑声,一群听墙角的最终只能黯然神伤的离开。

    深夜,木屋的远端,一对小姐妹促膝而坐,望着那早已熄灭了灯光的木屋,彼此之间以对方的肩膀依靠。

    “卫卫,我会变得好漂亮好漂亮,还要温柔还要出得厅堂,总之我会成为一个好『迷』人好『迷』人的女人。”小雪眼中满是嫉妒,她那点从崇拜转过来的爱慕,随着文昊的事迹频发之后,这份爱慕更是植入心底,也就与身边这个儿时玩伴才会直言不讳。

    卫卫点点头,轻声的嗯了一声,她的心思小雪也看得出来,只是两人都选择了心照不宣。卫卫盯着那木屋,脸颊有些微微发红:“姐夫,我也会长大的。”

    她们二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她们的身后,蜘蛛用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脸颊,已经二十余年不曾品味的滋味涌了上来,泪水的滋味。而在蜘蛛的身后,永远少不了那道身影——骆驼。

    刚刚接受完专访的淳于乐迎着冰冷的晚风走出京城电视台,一辆悍马停在了她的身前,一张成熟的脸颊带着憨厚的笑容:“淳于小姐,去哪里,我送你。”

    中宣部一名副处长,本是协调军方和电视台之间的采访,却在见到淳于乐后惊为天人,展开猛烈的追求。

    “要么陪我喝酒,要么滚蛋。”

    两人坐在了一家烧烤店,没到半个小时,这名副处长就趴在了桌子上,淳于乐一个人透过玻璃望着外面漆黑的街道,两行清泪缓缓流淌而出:“祝你,新婚快乐!”

    悠着孩子入睡的厉飞儿苍老了很多,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如不是怀中这份牵挂,她真没有任何涌起继续活在人世间。

    自己错了不要紧,可错到将所有人都拖累进来,爷爷在病床上没能再起来,自己连参加葬礼的资格都没有,父亲今天来了,特批的一次的探访,平静而苍老的父亲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看孩子,留下了一个消息:“今天,文昊结婚。”

    厉飞儿自嘲的苦笑,望着铁窗之外的朗朗星空,心中暗自为文昊祝福:“你是个好人,祝你幸福。”

    南方沿海城市下辖某县『政府』,灯光之下,大牙与二丫分别在案头工作,几乎在同一时间结束了工作,抻了抻懒腰肚内一阵阵结,兄妹俩相视一笑。

    “去吃饭?”二丫。

    “今天喝点酒吧。”大牙。

    从小相依为命的兄妹俩,彼此之间太过了解,二十多年不修边幅的妹妹开始注意了穿着打扮修饰甚至还画上了淡妆,女为谁而容?做哥哥的能不清楚吗?只是聪明的妹妹不需要别人去点拨,她有自己的骄傲,不会自哀自怜容貌上的缺憾,也不会放下矜持和骄傲去迎合别人。

    二丫喝醉了,没有多余的废话,也没有酒后的失态,进了房间后倒头便睡,只是第二天一大早,她的眼中红血丝很多很多……

    雪山之巅,天山一脉早已度过了改革的变通,重新合为一处,过往的一切彼此间不再追究,文昊也既往不咎过去的事情,得到了重腾私人资助的天山门人,在天山脚下有了属于自己的村庄,能够与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只不过他们每天要多做一件事,上山练武。

    天罚雅儿没有下山,她本就『性』子冷,也习惯了山上的生活,加之天山门人十天半月也会上山一趟,她并不寂寞。

    白天的时候雅辛带来了文昊结婚的消息, 夜幕降临,白茫茫的一片终年不化积雪,白衣飘飘的雅儿在雪地上漫步,一步一顿,脚印很深,幸得这里没有第二个人,否则定会吓得『尿』裤子,那形象远远望去委实吓人。

    短暂的接触,没有结识于江湖,却拥有了相忘于江湖的那份淡淡情愫,异『性』相吸,优秀的男人总是会有让女人忘不了的闪光点。

    淡雅之身,淡雅之心,却并不妨碍天罚也拥有心底一小块情感的释放,不敢说爱,只言一句异『性』的欣赏,只道一声情感栅门的泄洪。

    挪威。

    欧洲顶级政客商人聚集的酒会,小夜一袭黑夜的晚礼服,出场即惊艳全场,自从她正式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之后,最完美女人的称号就开始口口相传,明面上的身份是坐拥数十亿英镑的大财团掌舵人,不谈黑夜单就这一个身份足以让小夜成为所有男人梦中的女神。

    很多自觉够得上的才俊片刻不离其左右,一段时间以来小夜谈笑之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伤了无数人的心。

    无数的人都在打听着,小夜欣赏的男人会是什么『摸』样?

    就在今夜的酒会上,小夜主动的高举酒杯,嘴角落寂的表情瞬间让无数男人为之神伤。

    “今天,我心爱的男人与别人结婚了,让我们举杯祝他幸福。”

    一语激起千层浪,如此完美的女人会喜欢一个男人,并且这个男人还不是她的结婚对象?

    爱吗?不爱吗?没有答案。

    黎念捂着被子却怎么也睡不着。

    岛屿的木屋内,相互依偎的气氛随着小囡囡的哭声碎裂,四个人相视一笑,生命的完整状态,有这个小家伙一份!

    二零零八年,华夏奥运会,当老谋子出彩的将开幕式呈现给全世界的观众时,华夏1师的存在也吸引了相当的眼球,作为1师最有发言权的台上人物,淳于乐只发出了一条关于1师安保奥运会的消息:“也许在你身边坐着那个人,就是1师的战士。”

    很多人都将目光放在了那些气息硬朗身强体壮的人,一群小粉丝追着这类人询问是不是特种兵,待到对方苦笑着将自己身份亮出来才知道自己找错了。

    奥运会的赛事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国人的目光多数都放在了赛场上,可还是有一些不甘心的寻找着他们心目中的英雄特种兵,在一些1师根本不存在的言论开始愈演愈烈之际,发生在京城街头的一件小事彻底将这样的言论击溃。

    随着外国观众的增多,京城内一些小偷小『摸』的人坐不住了,哪怕外面是险境重重,自己现在也必须闯上一闯了,这时候弄上一笔足以舒舒服服的呆好多天。

    “help,help……”

    王府井大街上,某国运动员的父母来华夏给孩子助阵,顺路旅游,身上的钱包被掏的时候发现,小偷抓着钱包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飞速的逃离。

    管制刀具的出现,让一些人犹豫不敢上前,对比打造华夏奥运会的良好环境,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

    正处于人流汹涌的大街上,丢钱是小事,造成的影响很坏,上千双眼睛盯着那马上要拐入胡同的小偷背影,只感觉眼前一花,之前正拿着扫帚带着口罩穿着环卫工人衣服的身影,身子一动,单臂突的伸出,抓住那小偷拿着匕首的手臂,一弯一回,另一只手臂在对方的脖颈之间轻轻一敲。

    一秒钟,也就一秒钟的时间,局势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周遭的行人都看傻了,怎么就转瞬之间小偷被敲晕,匕首掉落在环卫工人的手中?

    钱包递还给失主,一些年轻人脑子活泛,也不知谁喊了一声:“特种兵!”

    蜂拥而至,将那环卫工人团团围住,就见对方也没有隐瞒,对着所有人敬了一个军礼,拿起刚才清扫路面的工具,身子如泥鳅般在人群中钻动,十几秒钟消失无踪。

    华夏特种兵,华夏1师。

    周遭的外国人纷纷竖起大指,围观的群众鼓掌,掌声在此刻汇聚到一处,每一个华夏人看着外国游客脸上那股子佩服,只感觉心底从没有一刻是如此的自豪。

    这是华夏,那个男人是华夏特种兵。

    奥运会期间,发生在公众视线中和发生在公众视线之外的事件很多很多,华夏1师如这个城市无处不在的影子,正如淳于乐所说,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华夏特种兵,千万别犯罪,你无处可逃。

    百年盛事圆满结束,华夏创造了历史,华夏1师也创造了历史,在盛大的闭幕式上,代表着奥委会讲话的官员专门提到了这样一件事,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有着急『性』哮喘病的他有一日外出后忘记了带『药』身边也没有熟人,晕倒在了道路之上,一名华夏特种兵熟练的为自己进行了现场简单救治,并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到了医院,无论是送往医院的时间还是现场救治,缺一不可。

    华夏特种兵,好样的。

    这是在奥运会闭幕式上各个国家代表一致发出的言论,奥委会『主席』在与一号首长交谈时满是赞扬。而他并没有注意到,此刻在他们的身后,坐着一个男人,一号首长听到赞扬之后暗中转头看了一眼,在那里,文昊如一个普通的保镖,谁又知道华夏最强单兵就在这里……

    在这个场馆的内外,超过百名的1师战士以不同的角『色』存在着,在奥运会完满的结束后,华夏1师的历史使命达到了最巅峰的完美,掌声鲜花荣誉将会代替成军时的质疑,一片赞扬声中,1师无声无息的直接被拉到了上沪,又开始了为两年后的世博会做准备,似乎这荣誉,并不能让他们自满……

    二零零九年,华夏建国六十年阅兵典礼,承载了十三亿华夏人的强国梦,在国庆的那一天,要向全世界展现如今华夏的军事力量。

    “华夏1师将会以特种兵方队接受人民的检阅。”一年的沉寂并没有让民众对探究华夏1师特种兵热情锐减,相反还有愈演愈烈之势,官方发出检阅方队的具体消息后,特种兵热『潮』再一次冲袭华夏大地,这将是华夏1师第一次以集体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

    就在国庆阅兵仪式的前一天下午,一身少将军装忙碌了数个月安排阅兵事宜的文昊正式在数位首长的见证下,简章上多了一颗金星。

    午夜,距离阅兵还有几个小时,文昊一身正装按照流程所有的地方都检查了一遍,确认了没有任何问题之后,闭上眼睛压制着内心的激动,等待着那一时刻的到来。

    当全华夏的目光全世界诸多目光集中在一个画面中时,一号首长乘车从天安门之下缓缓驶出,镜头锁定在了一号首长对面那身穿陆军中将军装的年轻男人的身上。

    “『主席』同志,受阅部队准备完毕,请您检阅,阅兵总指挥文昊!”

    这一刻,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文昊的身上,短短十分钟之后,关于文昊中将的各大搜索网站搜索量数以亿计,太年轻了,不说华夏,世界上有没有这么年轻的将军,还是在此刻万众瞩目之下,华夏军委将如此重要的担子压到了他的身上。

    京城某处四合院,齐曦尘怀里抱着嗷嗷待哺的婴儿,卫紫挺着大肚子,莫言指着电视上文昊的身影,对着两岁多的小囡囡说道:“爸爸,爸爸。”

    “爸爸,爸爸。”小囡囡在妈妈的引导下认出了那道身影,咯咯的边笑着边兴奋的凑到电视前,想要近距离的看着父亲,却发现父亲的镜头已经消失……

    “妈妈,妈妈……”小囡囡嘟着嘴,泪水就在眼眶上挂着。

    “囡囡别急,爸爸以后也会成为主角的。”莫言的话引来齐曦尘和卫紫的白眼,这丫头又来疯劲了。

    三十年后,文昊、大牙、文景、杨白白,四个人同时在阅兵典礼上站在了那耀眼的位置上,而当初莫言对女儿的承诺,今日却是女儿对着自己的女儿指着电视让她喊着:“爷爷,爷爷……”

    站在所有新最中间是大牙,检阅队伍是文昊!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