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废后(下)
作者: 苡菲更新时间:2018-11-26 22:03:33章节字数:6593
    “皇上。”盼语仰起头,泪水打湿了双眼。“臣妾何曾想过要挑战您的威严,臣妾正是因为爱慕皇上,才会不赞同此事。您放眼看看,后宫多少嫔妃眼巴巴的盼着您去,等着您来。她们个个都是出身高贵的女子,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着入宫,侍奉在您身侧的好女子。

    可……烟花柳巷出身的微贱女子,怎么能和她们相较。皇上,即便您不为名誉计,也终究要想一想,哪一头重,哪一头轻。”

    弘历看她边哭边说的样子,烦躁略多了些。“皇后,朕现在不是想和你商议此事,朕不过是告诉你一声罢了。因为你还是皇后,所以朕可以再多说一句。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女子,虽然出身微贱,但总算出淤泥而不染。朕喜欢她,喜欢的正是她这一份难能可贵的品质。”

    盼语难以置信的凝视着面前的皇上,颤抖的声音问道:“那皇上不喜欢臣妾么?不喜欢令贵妃、庆贵妃、容妃么?不喜欢后宫里千千万万的女子么?皇上,您要臣妾等情何以堪?”

    “这有什么矛盾之处?”弘历冷哼一声,不预备再说下去了。“朕要说的已经说完了,不管皇后你是否愿意,有多大的委屈,都改变不了朕的心意。既然多说无益,就此打住。朕还要去阅折子。”

    “好。”盼语没有再说下去,只是请缓缓垂下头去。“既然臣妾阻止不了皇上,唯有遵旨了。”

    心中依旧不悦,弘历旋身而去。待他走远,盼语这才唤了一声:“叶澜,你去通知毕夏,让他帮我做一件事情……”

    魏婷陪着庆贵妃与容妃说了好一会儿话,觉得微微有些累。于是便起身出来走走,谁知道那么巧,竟然在庑廊下瞧见了毕夏的身影。看样子,他是匆匆的回来,像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心里有些畏惧,她急忙跟着毕夏走,却是一直到皇后的院子,毕夏终于不见了踪影。

    心里掂量了此事,魏婷想了想,还是走上前去敲了敲皇后的房门。“娘娘,您在里头么?臣妾来给您请安了。”

    彼时,盼语才听毕夏说刺杀之事没有成功,心里咯噔一声。又听见令贵妃在门外,更新心慌的不行。“毕夏,你且去吧,这件事本宫自会担待。”

    毕夏略点了点头,从窗子跃身而去。

    叶澜这才走上前给令贵妃开了门:“令贵妃娘娘,您请。”

    “令贵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方才早膳的时候不是才见过礼么。这才多大一会儿的功夫,你竟然又来给本宫请安了?莫不是有什么话要说罢?”盼语与令贵妃斗了这么多年,她有的,令贵妃都有,她没有的,令贵妃也全都有,现下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或许也只有令贵妃能劝住皇上。

    如此一想,盼语抽了一口冷气,禁不住垂下了眼睑。

    “臣妾没有什么特别的话想说,皇后娘娘别多心。不过是方才看见了毕夏,觉得有些奇怪。跟着他走了几步,人就不见了踪影。却已经跟到了皇后娘娘的院子里,故而来请个安。”魏婷与皇后说话,向来都不是格外的客气。毕竟她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心里也有数。

    盼语勾了唇:“你很聪明令贵妃,你知道出了什么样的事情。这些年来,陪伴在皇上身边,得宠的妃嫔换了一批又一批,唯独你依旧是皇上心里最在意的人。能够恩绵延恩宠数十年,也是你独有的本事。这一点,说真的,本宫自愧弗如。”

    “那么皇后娘娘您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么?”魏婷看她略显疲倦之态,且双眼的红肿还未消退,便知道方才与皇上的对话,一定是不痛快的。

    “请令贵妃赐教。”盼语虽然有些不甘,语气却还是带了几分认真。

    “当管则管。”魏婷只有简短的四个字。言罢,她眼珠微微一转,终究是没有再说下去。转了话头:“臣妾还是不耽误皇后娘娘休息了。”

    “且慢。”捏着一颗圆润的珍珠,盼语轻轻的伸出手去:“令贵妃看这颗珍珠如何?”

    魏婷定睛,仔细的看了又看:“光滑,圆润,是极好的珠子。”

    “那倘若它曾经被人凌辱脚下,又曾经落在锼水里滚过一滚。令贵妃还会觉得它是一颗极好的珠子么?还会觉得它可以镶嵌在冠上么?”盼语有些不甘心,明珠暗投,这个比喻用在风尘女子的身上,简直叫人恶心。

    其实很明白皇后的意思,但魏婷不想与她一般的看待这件事情。说白了,她是知道自己的,从来就没有如皇后那样去在意过皇上。“娘娘,臣妾愚钝,有些事情,得过且过也就是了。太去计较一件事,或者太去计较一件改变不了的事情,最终辛苦的只有自己而已。”

    看着令贵妃离开,盼语幽幽的重复着她口里的四个字:“当管则管。”皇上的事情,有什么是她不该管的,她不是要管住皇上的人,而是想把握住他的心。总觉得自己十分的失败,盼语

    将那颗珍珠丢在了脚边上,狠狠的踩碎。“皇上,臣妾的心,好苦哇。”

    午膳还未用,弘历便来了。

    看着一桌子琳琅满目的江南菜肴,盼语暗自神伤,一时间并没有发觉皇上的身影就站在面前。

    弘历的眼睛很毒。几乎是轻轻一瞥,他就看见了碎在地上,那颗粉末似的珍珠。“皇后真是雷厉风行。很会替朕着想啊。”

    盼语一惊,手上的筷子就掉在了地上。“臣妾不知皇上前来,有失远迎……”

    “你不知道朕会来么?”弘历打断了他的话走上近前,眉眼之中皆是瘆人的寒意。“毕夏是你派去的吧!你就这么急不可耐了?”

    “是。”盼语一字一句,慢慢的说着:“皇上的念想若是不断,臣妾不敢想将来史册上会怎么品评乾隆皇帝。”

    “你就不怕朕会不高兴么?”弘历很是直白的问道。

    “从来没有哪个女子,像臣妾这样爱慕皇上的。且爱的这样贪婪,这样心酸。皇上若是觉得臣妾这么做有失妇德,大可以处置了臣妾,盼语无悔。”

    弘历忽然狠狠的掀翻了桌子,满桌的佳肴随着精雕细致的盘子,噼噼啪啪的掉在地上。瞬间残渣汤水乱飞,凌乱的似乎不是只有厢房,还有心。

    “你竟然下令毕夏去行刺她,皇后,这些日子,看来你是没少盯着朕。若不是朕今日对你说起,会册封她带回宫去,也许朕走后你便会暗杀了她是不是?”弘历目光锐利,直勾勾的盯着皇后的脸颊。

    “不错。”盼语毫不犹豫的答了这一句。“臣妾会,一定会。”

    弘历拍了怕手,一个女子柔婉的走了进来。“皇上万福,皇后娘娘万福。”

    “皇上。”盼语似乎能从这个女子的容颜瞧出一些什么。“您……”

    “这便是朕口中的意中人,这便是朕要册封带回宫去的女子。”弘历凛眉:“她不是什么烟花柳巷的女子,她是苏州织造的千金。朕之所以委屈她,要她陪朕演这出戏,无非是想逼皇后你出手。果不其然,你竟然真的这么耐不住性子。”

    “皇上……”盼语惊愕万分,竟然没有想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风言风语,竟然都是皇上预先设好的局。“您这是为何呀?”

    弘历叹了一声,对走进来柔若无骨的女子轻轻使了个眼色。那女子乖巧,匆匆就退了下去。

    盼语能从她身上,看出从前仪嫔黄氏,纯贵妃苏氏的影子。那是地地道道的江南女子,柔婉清秀,吴侬软语,楚腰纤细的不盈一握,让人动心。“皇上,到底臣妾做错了什么?”

    “大阿哥永璜的死,是否你所为?”弘历毫不避讳,直接问道。

    盼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毫不犹豫:“是。那是因为,臣妾亲耳听见三阿哥对大阿哥说,当年端惠皇太子的死,根本就是大阿哥一手促成的。他以兄弟之情骗取永琏的信任,使其不要服药。还怂恿他寒冬之时,入冷水之中引发高热,最终才迫使其因为伤寒这样的小毛病而丧命。”

    眼底尽是凉薄之意,盼语慢慢的卷起了唇角:“皇上,大阿哥死之前,还念念不忘您的圣旨。每日捧着于宫灯之下看了又看。臣妾让人,在那蜡烛里,放了有毒的粉末。细碎至极,每每大阿哥在烛光下一遍一遍的看,毒也就一点一点的渗入心肺,所以,先皇后去了不过两年的时间,他便也故去了。”

    弘历没有想到皇后会这么轻易就承认了,心里多少有怅然。“那纯贵妃与三阿哥呢?也是遭你毒手吧?”

    “不错。”盼语郑重的凝眸,对上弘历一双深邃的眸子:“纯贵妃早就该死,皇上您纵容她多年。只不过她一直都小心,要对付她确实一点儿也不容易。三阿哥也是如此。不过,臣妾不算是亲手了结了这对母子,反而是让他们自相残杀。所以纯贵妃即是死于臣妾之后,又不是死于臣妾之后。不过是自作孽不可活罢了。”

    “你承认了就好。”弘历不解恨:“纯贵妃已经不可能再兴风作浪了,为何你就是不肯放过她?还有永璋,他没有资格继承朕的皇位了,可他到底是朕嫡亲的骨肉,你为何要痛下杀手?打朕连失嫡子,痛不欲生,你却还要在后宫里辣手铁腕,你就没有考虑过朕的感受么?盼语,这么多年了,后宫的妃嫔有多少因为你而遭殃,又有多少人死在你的算计之下。你自己还记得清楚么?午夜梦回,你就不会心存愧疚么?就不会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沾满了比别人的鲜血么?”

    盼语没有跪下,也没有走上近前,她仅仅是缓缓的择了一处,慢慢的坐了下去。“皇上,臣妾这些年做过什么,臣妾心里最是清楚。臣妾对皇上的情意,想必也是臣妾最清楚。皇上您从来就不知道臣妾的真心。从前,你心里惦记的是先皇后,如今令贵妃也好,庆贵妃也罢,她们哪一个不必臣妾恩宠优渥。到底,在您心里臣妾算什么?算什么?”

    “你若肯认错,朕便留下你的皇后名分,将后宫交给令贵妃与庆贵妃一并打理。朕不是不顾念旧情的人,盼语,或许你的真心朕未必能全部明白,但有一点,朕念旧,你好歹也是从潜邸就陪朕走过来的人。只要您肯改过自新,朕……”

    “不必了皇上。”盼语是真的绝望了:“臣妾宁可死,也绝不会放手,因为臣妾不能放掉的,是对皇上的爱慕。”

    “皇后。”弘历很是不愿意听见这样的话。

    “皇上,臣妾知道,在您心里,能成为妻子的就只有先皇后。臣妾无论怎么做,无论做多少,在您看来都是微不足道,甚至用心险恶。可臣妾没有私心啊。您待臣妾的孩子,从来不像待先皇后所出的嫡子那样好,臣妾可以不计较,更可以不贪心。

    可臣妾只想要您的真心,哪怕是一丝一毫,那真心尽是爱的成分。却不是同情,不失施舍,更不是可怜,皇上,您懂臣妾的心么?”

    盼语忽然站起了身子,朝着床榻边走去,猛的抓起一把剪子。随后,一声咔嚓,一缕长长的乌丝便飘飘扬扬的落了地。“臣妾宁可死,也不想再挣扎下去了。皇上的爱既然没有臣妾的分,但愿皇上能恨毒了臣妾,此生难以忘怀。”

    弘历气得浑身发抖:“你为何……永远都是这么任性,这么执拗,朕已经给你了台阶,你却偏不肯下……你……”

    “臣妾,只求一死。”盼语的心已经死了,从她知道皇上为了试探她,连自己的名誉也可以不顾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此生注定是走的越来越远了。

    “朕偏不成全你。”弘历冷冷的唤了一声李玉:“送皇后回京。朕不想再看见她。”

    这一世的真心,也就不过如此了吧?盼语幽然而笑,终究还是没有再看弘历一眼。因为她眼里看到的弘历,早已经不再是心里的那个人了。

    纯帝继皇后即皇后乌喇纳喇氏,与乾隆三十年闰二月十八日,随驾南巡途中,忤旨截发失宠。五月十四日收缴四份册宝,即皇后一份、皇贵妃一份、娴贵妃一份、娴妃一份。

    身边仅余侍婢两人侍奉在侧,幽居承乾宫。次年七月薨。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