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F61.我从未有一刻放弃过你,哪怕放弃我自己。(重要)
作者: 落尘携殇更新时间:2018-11-26 22:19:46章节字数:4703
    婉秋一把拉住了男子的领带,好不魅惑的说道,一拍恍然大悟,“哦….警察局长的儿子。殢殩獍晓”

    男子点了点头,忽然凑近了婉秋。婉秋用手阻挡住男子想要靠近的嘴唇,惑人的说道,“嘘,你看看,是谁朝我们走过来了。”说完,看了看前面走过来的那个男人,忽然一把扯掉了自己晚礼服的肩带….

    然后拉住男子的食指,忽然出声,“你…你放开我。”

    程申被婉秋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呆了,一时之间没了反应,任许婉秋自导自演,胡作非为。婉秋看着走过来的蓝夜,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好钻进蓝夜的耳朵里。婉秋对着程申,嘴角浮现一丝嘲讽的微笑。

    蓝夜还没走到婉秋的身边,婉秋的手,却忽然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握住,然后,直接走向身后通往后花园的门,把婉秋给拉了出去。蓝夜看着被周仕喆拉走的婉秋,没有阻止,而是勾了勾唇角,看着程申,看不出情绪的说道,“程公子真闲…缡”

    ………………………..

    后花园。

    婉秋用力的想要甩开周仕喆的手。却仍旧被周仕喆狠狠地握住锺。

    “放开我。”婉秋对着周仕喆的背影吼道。

    周仕喆放开了婉秋的手,沉默的看着婉秋。

    婉秋抬头,“你到底想怎样?”

    “呵呵…”周仕喆忽然冷笑,“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怎样,不如,你告诉我,我应该怎样?怎样告诉你当年的事实,怎样让你知道,从以前到现在,我爱的人,一直都只有你一个,金婉秋,你告诉我,我应该怎样??”周仕喆忽然对着婉秋咆哮,阴鹜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婉秋,眸子里,满是深意。

    婉秋忽然弯了弯唇角,看着周仕喆,“你爱怎样就怎样。我虽已长发及腰,可是,你却不再是如今的少年了。”婉秋抬头仰望着星空,害怕脆弱的眼泪流下,“你有你的至爱,我也嫁为人妻,我们,能怎样?还是,你因为无聊了,因为失去了挚爱,寂寞了,所以想到了我,所以,才会这么无聊的找我这个有夫之妇玩这种无聊的游戏。是这样的么?”

    婉秋扇动着长长的羽睫,看着周仕喆。

    周仕喆忽然用力的抱住了婉秋,下巴磕到了婉秋的肩膀上,呼吸氤氲在婉秋的脖颈间,带着些许湿气。

    “对不起。”周仕喆对着婉秋说道。

    婉秋推开了周仕喆,一派云淡风轻,“你没有对不起我,副市长,如果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老公还在等着我呢,媒体记者,也一定在寻找你的影子。”

    婉秋说完,朝屋内走去,却被周仕喆拉住了手臂,“婉儿,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好不好?”

    婉秋转身,泪如雨下,不是她不够坚强,是她实在忍不住。忽然想到那个在深秋的院子里作画的梁雨泽,那个她跟踪着他回家的梁雨泽,那个身边站着嫣儿的梁雨泽,那个站在教堂前,握着钻戒看着嫣儿嫁给别人的梁雨泽。婉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拭去眼角的泪珠,然后转身看着周仕喆。

    “没什么好解释的。”

    “婉儿,待我长发…”

    “闭嘴。”婉秋打断梁雨泽的话,“你不再是当年的梁雨泽,我也不再是当年的婉儿。我不是绝情,而是觉得,再也没有人,让我这么倾尽一切了。尽管是你,梁雨泽。”婉秋瞪大了眸子,眼泪还是止不住的落下。

    周仕喆忽然笑了,带着婉秋从未见过的忧伤,在满是繁花的院子里,笑得倾国倾城。他定定的看着婉秋,“因为我不再是当年的梁雨泽,也因为你,不再是当年的金婉秋,所以,我才想要告诉你。我爱的人,至始至终,都是你,金婉秋。”

    婉秋忽然抬手,给了梁雨泽结实的一拳。她不像普通的女孩子,只会扇耳光。而她,早就习惯了拳头。“你爱我?”婉秋忽然大笑,“那嫣儿呢?那个你呵护备至,嘘寒问暖,求婚未成的嫣儿呢?”婉秋提着梁雨泽的领子质问,“那样善良美丽的嫣儿,你不爱吗?那样呵护备至,生死相依的嫣儿,你不爱吗?别在我面前说爱,我不相信了。”

    周仕喆握住婉秋的手,眼神空灵的看着婉秋,忽然,说出了一句让婉秋险些站不住脚的惊天事实,“嫣儿,是我哥哥的爱人。”

    “什么?”婉秋放开了周仕喆的领子,看着仕喆,惊讶的问道。

    “梁雨泽,是我哥哥的名字。嫣儿,是我哥哥的爱人。我,梁叶泽和梁雨泽,是孪生兄弟。”周仕喆看着全然不敢相信的婉秋,继续说道,“我和哥哥,是父亲的情人,生下的孩子,一直作为私生子抚养。七岁的时候,被父亲的仇家绑架到美国,后来,我和哥哥遇到好心的修女,帮助我们逃了出来。父亲没有找到我们,我们也联系不上父亲。在人生地不熟的美国,我和哥哥,遇到了嫣儿。她是中美混血,会说中文。在她的帮助下,我们住进了教堂。而后十五岁的时候,嫣儿和哥哥在一起了。可是,好景不长,十七岁的时候,我险些被车撞倒,哥哥为了救我….去世了。临死前,哥哥让代替他的位置好好的照顾嫣儿,隐瞒着嫣儿。因为害怕嫣儿会受不了那样的打击。哥哥是因为我去世的…因为我…”仕喆说道这儿,忽然顿住,哽咽…

    婉秋没办法相信那样的事实,看着仕喆的脆弱,她的心,好像也被生生的插进了许多的玻璃渣子,生生的疼。

    仕喆看着婉秋,良久,然后继续说道,“我隐瞒了嫣儿,哥哥去世的事实,彻底代替了哥哥的位置,代替哥哥,照顾嫣儿,我以为,我可以一辈子,就那么好好的照顾她,直到老去,死去。可是,却遇到了那样的一个你。那个站在深秋的院子里,就好像是惊恐的小鹿,傻傻的望着我的你。就好像是带着阳光,好温暖…我知道,跟在我身后的那个你,躲在角落里,画着我背影的你,一切一切的你,我都那么清楚。可是,我却没办法,放下对嫣儿的责任。我冷漠,是因为,我害怕我会因为自己偶尔的热情,而让你误会太深。我想,我们此生注定无缘。后来,我下定决心,和嫣儿求婚,我努力的告诉自己,我就是那个深爱着嫣儿的梁雨泽。可是,上天,总是事与愿违。我带着戒指,却看到了教堂里笑得幸福的嫣儿。我以为,她找到了真正的幸福,如此,多好。我默然的离开,是因为,我为哥哥心疼,我没有扮演好哥哥的角色,才让他挚爱的女人,为别人披上了嫁衣。我回到院子里,看着那幅未完成的画,心疼,是因为,我不知道,我应该怎样继续做好我该做的事儿。可是,我却没有想到,你会去找嫣儿,说清真相。直到你跑到院子里告诉我事实的时候,我才知道,嫣儿已经去世了,我对不起哥哥,更对不起哥哥挚爱的人,我失去理智的跑了出去,我感谢那辆汽车撞倒了我,我以为,我会那样就此离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总是让我那么辛苦,那么难受。离开,兴许是好的,兴许是解脱。可是,后来,我却在医院里醒来了。看到了床头的那张纸条。那是我迄今为止,看到过最美好的东西。后来,我疯狂的找你,却找不到你的影子。我一直不知道,原来我的父亲,是市长。后来,父亲找到我,伪造了我的曾经。我从未有一刻放弃过找你,哪怕是放弃我自己,我也希望能够得到你的消息。我想要变强,因为这样,才能去到你所去过的地方,才能保护,你想保护的美好。你已长发及腰,可是新郎,却不是我,多可笑…..”

    仕喆看着婉秋,忽然蹲下了身子,将脸,埋进了手臂之中,那样的脆弱,不堪一击。

    婉秋也缓缓的蹲下了身子,泪,倾雨般的落,浸湿了那颗,苦涩已久的心。

    “我好怕,你说的是事实…”婉秋忽然一把抱住了仕喆,无声的抽泣……

    仕喆抬头,深情的眸子,注视着婉秋,“我也好害怕,我来不及告诉你这些事实。我更害怕,我的心里全是你,而你的心里,却没有了我的位置….”

    “别说了,别说了…”婉秋捂住了仕喆的嘴,打断了仕喆的话。

    远处,处理完程申的蓝夜,淡定的看着这边的婉秋和仕喆,眸子微微的眯起,一手悠闲的插在了裤袋里,斜倚在门边,勾了勾唇角,轻声说道,“现在,最后一次机会,以后,公平了…”说完,直接朝宴会外走去。

    雅柔找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了蓝夜的身影,很兴奋的跑了过来,搂住了蓝夜的手臂,“夜哥哥,嫂子呢?”、

    “忙着呢。”蓝夜回答完雅柔,看到门口姗姗来迟的狸猫和路易斯,举了举酒杯,然后说道,“迟了。”

    “都怪单,非要开我的车,路上熄火了。意外。”狸猫接过蓝夜手中的酒,然后说道。

    单挠了挠头,表示很抱歉。

    “我的57呢...”路易斯看了看四周,没看到婉秋的身影,忽然问道...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