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吃醋
作者: 我是木木更新时间:2018-11-27 02:40:43章节字数:5623
    萧砚额头上的青筋跳跃着。他现在真的不知道应该要说点什么了。

    “萧砚你不用说了。你走吧。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给你个面子。但是唯独在这件事情上面。我是不会妥协的。”冷昊轩已经不想再和萧砚继续说下去了。

    从刚刚的谈话中。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知道的答案了。那就是他和萧砚之间已经不能再用这么温和的方式解决今天的这个问題了。现在不是一块地。随便给个面子就可以相让得了的。所以双方还是需要多用些实力。方才能决出个胜负出來了。

    听了冷昊轩的话。萧砚也收起了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

    他暗暗的沉吟着。想着如果要把宁宁给带走。要用的无数种可能性。

    唐宁安靠在厨房的厨壁上面。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个沒完沒了的。现在如果让她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冷昊轩的强势。她早就已经见识过了。就算萧砚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三言两语就把宁宁给带走。

    但是事到如今。她只能选择相信萧砚了。也再沒有别的选择了。而且这一次萧砚肯帮她。就已经让她很感动了。毕竟她沒有什么可以拿出來给萧砚的。和萧砚之间又不过是萍水相逢。如果这一次她和宁宁可以安全的从这里出去的话。她又要再欠萧砚一个天大的人情债了。

    现在外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冷昊轩会应答萧砚的要求吗。

    她现在什么也不知道。又不可以从厨房里冲出去。看看两个人谈的到底怎么样了。结果又是什么。这件事情交给了萧砚。她就必须要相信萧砚。但是仍然心乱如麻。

    她特别想要出去听听他们两个人到底都说了些什么。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就算出去她沒有用。而且她在那里。萧砚反而束手束脚。怕冷昊轩也要拿她开刀。她留在这里等结果。反而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她现在的心里如何的焦急。在外面正在谈判的冷昊轩和萧砚也不会知道。

    冷昊轩现在的心里也同样很复杂。看萧砚这个样子分明就是下定了决心要把宁宁给带走。可是如果真的要带走。他的心里又如何的肯甘心。那可是他冷昊轩的儿子。虽然沒有相处多久。但是对于儿子的喜欢。总是实实在在的。

    “你走吧。”冷昊轩颇为冷淡的开口道。

    现在他和萧砚都知道。多说无益。两个人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不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打发的了的。索性也就不再浪费口舌了。两个人都清楚。再怎么说都是沒有用的。

    “你还记得前一段时间。我在国外的酒店里帮了你一次吗。你那一次欠了我一个人情。”萧砚端坐在那里沒有动。脸上的表情亦是波澜不惊。语气平淡的只是在陈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但是冷昊轩的眼底却划过一抹阴霾。他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欠了我一个天大的人情。现在你有机会还我这个人情了。”萧砚摊了摊手。依旧很平静的样子。

    “你知道我欠你的这个人情。可以为你换來多少利益吗。”冷昊轩有些震惊的问道。仿佛不太相信。他在欠了萧砚一个人情之后。他会要自己用这种方式來偿还这个人情。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觉得什么利益也沒有让宁安和宁宁母子自由和团聚重要。这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萧砚淡笑道:“怎么样。对于你來说。只是少了一个有点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而已。但是却可以将利益最大化。什么也不用损失。但是却可以偿还我这个天大的人情。冷少。你是商人。应该知道什么对你來说才是最有利的。”

    冷昊轩沉默了一下。做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不得不说的是萧砚的这个提议的确是很吸引人的。只是如果让他拿儿子去换那个利益。他又实在是有点做不出來。

    他的手支着自己的下巴。一下一下的点着。认真的想着萧砚这话的可行性。他现在真的觉得有点为难。他欠了萧砚的人情是事实。现在他用这个人情。來要自己的儿子。他还真是不好拒绝。

    萧砚见他露出沉思的表情出來。他也不着急。这件事情的确是需要他好好的想一想。如果他想都不想就同意了。那他真的要怀疑冷昊轩是不是还有什么后招。或者坐在这里的人到底是不是冷昊轩。

    一时之间客厅里静悄悄的。萧砚从怀里掏出一支烟。放在手中把玩着。并沒有点燃。

    时间似乎是过了很久。似乎只是一瞬间。冷昊轩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情我真的很为难。这样吧。征询一下孩子和唐宁安的意见吧。如果他们都要坚持离开。那我同意吧。”

    现在萧砚的这个人情他不能不还。在道上混的人就要遵守诚意。

    “好。”萧砚沒有丝毫的犹豫就点头应道。

    其实吧。冷昊轩的这个决定真的可以说是意外之喜了。本來以为还要费些周折和口舌的。现在冷昊轩把决定权交到了唐宁安和宁宁的手中。他已经可以预见胜利了。

    “你稍坐。我去叫宁宁下來。”冷昊轩理了理裤子上面的折皱。还算温和的对他道。

    这个萧砚当然不会反对了。他一点也不担心冷昊轩去了楼上对宁宁那个小子洗脑。那小孩可精明着呢。又有自己的主见。比他妈咪都要强很多。和宁宁比起來。对唐宁安的担心要多很多。

    他看着冷昊轩从沙发上面站起來。迈着沉稳的步伐上楼了。

    一直在厨房里关注着客厅动态的唐宁安。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冷昊轩离开了。见客厅里只有萧砚一个人。她立刻从厨房里跑了出來。急切的问道:“哎……萧砚。你们谈的怎么样了啊。”

    现在她真的想要迫切的知道萧砚和冷昊轩到底谈的怎么样了。如果今天萧砚都帮不了他们的话。她和宁宁两个人只有再慢慢的想办法了。估计再借别人的势也不可能了。

    看着唐宁安一脸急切。双颊绯红的样子。萧砚的心情大好。他清了清嗓子。并不着急的说话道:“刚刚和冷昊轩说了半天的话。我现在渴死了。”

    唐宁安的嘴角抽了抽。她只想问一下冷昊轩到底同不同意她带着宁宁离开。同意又或者不同意。两个字又是或者是三个字而已。能费多少口水啊。其实说來说去。就是萧砚在故意拿乔。

    心中暗恨。但是却又不得不依附着萧砚。这种感觉并不算特别好。她看了看。发现萧砚來的急。家里沒有佣人。而她又只是名义上的佣人。这一次事关她。她是关心则乱。并沒有给萧砚和冷昊轩倒一杯水。

    所以刚刚两个人说了半天的话。一口水都沒有喝上。

    “那你等着。我去给你倒一杯水。”唐宁安撇了撇嘴。有些讨好的转身去帮萧砚倒了一杯热水。

    水很快就倒过來了。她递到萧砚的面前。

    萧砚可能是真的渴了。倒是沒有再说什么让唐宁安恨的牙根痒的话了。他接过水。一口气就将水全部都喝了下去。道:“可真是渴死我了。”

    唐宁安见他喝的这么急。估计是真的渴了。这么一大早的就要让他为了自己而奔波。她的心情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今天真的谢谢你了。”唐宁安绞着衣服。语气真诚的说道。

    今天的结果不管怎么样。至少萧砚都是真心实意的帮过他们。而且还沒有要任何的回报。说她不感动那是假的。对他真心的说一声谢谢。她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

    萧砚放下手中的杯子。露出一口整齐又洁白的牙齿。笑道:“如果真的要感谢我的话。那就叫我一声好哥哥听听吧。”

    唐宁安:……

    好嘛……她刚刚真的是疯了。才会因为萧砚的举动而感动。

    明明刚刚的气氛挺好的。萧砚只一个动作。一句话就将刚刚的气氛给破坏掉了。呼……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白了萧砚一眼道:“泥媒……去shi吧你。”

    萧砚越发笑的灿烂了。他还是比较喜欢看到唐宁安这样一副沒心沒肺的样子。

    “喂。你和冷昊轩到底谈的怎么样了。”唐宁安终究是按耐不住自己的性格。在萧砚的身边坐了下來。她不能不关心啊。这可是关乎了比她生命更加重要的东西。所以这一次。萧砚注定是要压她一头了。

    “那你叫一声好哥哥來听一下。叫了我就告诉你。”萧砚一脸得瑟的看着她一副急不可耐的猴急样。却故意不肯松口的想要在嘴上占她一点便宜。

    唐宁安:……

    “如果不愿意就算了。”萧砚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斜睨了她一眼。似乎打算如果她不叫。她就真的不说的样子。

    她看着萧砚的动作和表情。觉得她被气的肝儿都疼了。她都觉得诡异。刚刚她怎么会想要感谢萧砚呢。

    她咬了咬牙。为了宁宁她什么事情做不出來啊。不过就是叫声哥哥而已。这也沒有什么。

    她一咬牙。心一横。道:“哥哥。我的好哥哥。你和冷昊轩谈的怎么样了。你就告诉妹妹我吧。”说完这几句话。唐宁安自己都要吐了。她都已经三十岁了好么。现在却还要在一个可恶的男人面前卖萌。她的老脸算是都丢光了。

    她觉得恶心。丢脸。但是萧砚却是很受用。

    听了唐宁安的那声好哥哥。他只觉得全身都透着一股子舒爽的味道。真好。

    他的嘴角含着隐隐的笑意。显的心情极好的样子。他道:“这一次我可用了一个天大的人情。才换了一个机会给你和宁宁。”

    这个得先说清楚。否则的话。好事做了。到头來什么也得不到。那他可真的是太亏了。这一次他为了他们母子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如果不说她可能都不知道。所以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