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只恨今朝莫白头,但许来世诵真情!
作者: 莫道不逍遥更新时间:2018-11-27 05:13:51章节字数:6080
    夜至明月星稀,片片乌云涌竭而过,遮住星月,述说着苍茫与悲凉。鴀璨璩晓

    皇城宫庭!

    在那深宫后院处,君莫离如同往常一般,对月把酒,苦一腔思量,唯望一纸绣帕,诉痴情男儿情伤。

    “现在的你,已经不是你了,我只能从这一张绣帕之中,温习我们曾经的一切!”又是猛灌了一口酒,呆呆的望着天际,微风吹拂而过,扬起了他的长发,那俊宇的脸庞上,尽是无尽苍茫。

    不求三世结连理柝,

    只愿此生莫相离。

    曾经,那对天而起的山盟海誓!

    曾经,那互相许诺的三生三世杈!

    而如今,人走了,只停留着那毫无重量誓言,谎言,在那互相拥有过的地方,飘飘起伏,若真似假。

    也许一阵轻风,便能将那坚定不移的誓言击破,但它依旧会停留在心中深处,很深,很深……

    黑云不知觉中,行驶的更为快意,缓起的风息,也随之增强。

    绣帕随着猎猎的风息吹扬,下一刻,竟是脱手而去,在那空中顽皮跃转,顺至着风向,开始扬动。

    ……

    幽幽庭园,烛火斑斓点点,如同星光,倒映在那院落之中,凤钗华服的女子身上。

    淡入夜色,万无静立,孤野苍苍,那些光彩那些星茫,似乎打在她的身上,却又似乎不见任何光亮。

    她本是母仪天下的皇后,此刻,却也只是一个望月忆归的伤心人,在这个世界中,冰冷的后宫里,淡入,淡出,虽然会消失,但却不得不留下……

    因为除了这里,再也没有任何地方,值得期盼值得眷恋。

    但也就是这里,囚禁了她一生的年华,何人得知何人能懂。

    不盼天荒地老时,

    只念今世莫相弃。

    “这是那时一同念起的情句,我将它们分别绣在了手帕之上,如今,却再也不能重合了吗?”皇后从怀中掏出一张绣帕,若与那君不离手中绣帕重合的话,不就是一句情诗了嘛?

    原来这二人有过难忘的旧情,即便今日,生儿育女,或孤独数载之后热依旧难以忘怀。

    “呼咻!”

    一阵荡漾的清风拂过脸庞,吹起了凌乱的髻发,伸手去屡,却发现黑漆的幕色多了一片色彩。

    那张绣帕飞来,宛若卷动了世间所有的色彩,是那么绚烂,圣洁的像是那九天的甘露,雨后素描的七彩虹霞。

    这阵风扬,不知是有意无意,竟是将那绣帕吹到了皇后的手中。

    不求三世结连理,

    只愿此生莫相离。

    不盼天荒地老时,

    只念今朝莫相弃。

    “还留着吗?”皇后轻捧着绣帕,像宠婴儿般的往脸上柔蹭,泪水盈盈,却是没有去寻找手帕主人,对于她来说,与君莫离相同,只能在这一物只中,念睹那曾经最无邪最纯真的时光。

    “还……给我吧!”不知何时,君莫离已经站在她的身后,十几年的时光,曾经无数次想象再对上的一刻,却没有勇气站出来,直到今日,为这一生最珍贵的回忆,还是出来了。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好久不见了!”皇后没有回头,或者说,她不敢回头,不知该如何面对与喧释心中怀有的满腔仇怨。

    “十几年了,我却天天见着你。”晃眼间,已是数十载的光华,当初不知为何选择留下,到得现在,守护,似乎成了毕生的任务。

    “你胡说!”皇后摇头,转过身去,却见着他背着身去,拭干了泪痕,继续道:“当年为什么要走,连个理由都不留给我,还带着你们整个族群都消失了?”

    “呵呵,哈哈!”君莫离失声大笑,那笑声充满凄凉,转过身去,脸庞上尽是狰狞之色,一步步的逼进,一句句的说着:“为什么,因为你的好夫君,他灭我满门,除了我,我们加族全部惨死在他的刀下!”

    君莫离想报仇,何尝不想,但那一天,他看见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模样,放弃了,死心了,直到现在,他不想了,为什么,因为那曾经的最爱。

    “你说什么?”皇后惊声,双手不禁是堵上了嘴,怔怔的退回椅坐之上,她似乎可以从君莫离那狰狞的面色之中,看见那惨不忍睹的画面。

    深吸了口气,君莫离将心定下,都十几年过去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皇后,都十几年过去了,什么事情过不去的,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把我的小岚还给我好吗?”君莫离说着,看着她手中的绣帕,那一刻,风吹扬,卷动了折叠在一起绣帕,君莫离心中一片茫然,她,竟然也还留着?

    “当年,你一声不响的离去,我找了你两年,到了第三年,你家族都不见了,我负着气,依然在找你,可怎么也找不到了,后来爹爹犯了罪,需我嫁给了龙天翔,我便……呵……”说着,说到最后只听见那冷冷的笑声,哀鸣的哭意,埋藏在心中十几年的疑惑终于解开了,原来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嘛!为什么会这样……

    “难怪,难怪,我说你爹爹为何会答应你我亲事,为何许我五年换一身成就而归,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君莫离听言,心中大悟,脑海犹如千蜂齐响,这五年,不是给我机会,而是彻底的断了我的机会啊!

    君莫离出身的世家并不好,但却与炙炎城之中八大家族之女,宁小岚相爱,本来并非太过严重的问题,只要君莫离上进,要想结合,也并非难事。

    但,天不从人之所愿,国主龙天翔,也看上了宁家的小女。

    龙天翔,擅攻心计,且忍耐之心过之常人,于是他步下大局,让宁家主说服君莫离出外历练,并订于五年之期,而且是不给告别机会,直接便是将他送离。

    原本计算之中,宁小岚一年便会将他遗忘,可惜没有,她还有寻找,几乎每日都登上君家大门。

    最后,龙天翔不得不下于重手,让君家人彻底的消失,与至于让小岚彻底死心,再与其父谋其下策,牢狱之灾,自然是逼得小岚嫁攀国位。

    世事难言所想,君莫离一身成就不凡,回国之日,却得满门不留之信,当场晕厥,后又知宁小岚已为人妻,心血大失,近乎被绝望吞噬。

    五年时光,早已物事人非,进入皇宫谋化暗杀复仇,但却见宁小岚一家融融之乐,不忍心伤爱人之所爱,渐渐的,复仇变成守护,怨恨,已化为乌有,一无所有。

    ……

    月光,拉长着二人的身影,唯略的抖动着,得知原委之后,二人没有依偎,没有满口歉言,对于此刻来说,自己就像布满利刺的荆棘,随时都有可能将对方伤害。

    “哼,君莫离,你还是现身了!”这时,龙天翔不知从何得来的消息,带着大批的人马涌进了庭院,将整个院落团团包围。

    “龙天翔,我恨你,我恨你!”宁小岚摔去了皇冠,丢下了凤彩,一身华服被扯的破烂,泪光闪闪,心中充满懊悔与愧疚,几欲昏厥,最后,她跌撞进了那失去十几年,又想了十几年的怀抱之中。

    “恨我,你这贱人,本国主为了你不知花费了多少心思,你现在荣华富贵不好吗?你凭什么恨我?”龙天翔反驳,一向温和的面相也是渐渐显的狰狞。

    “呜呜~”宁小岚哭泣,今日就算是宁死枉然,也不回那禽兽的身旁了。

    “也罢,也罢,怨不得谁,怪我们命生的不好吧!”君莫离坦然一笑,他提起颤抖的手掌,轻轻的慰抚怀中的人儿,这一刻,能拥有这么一刻,便满足了。

    “啊~给我杀,全杀了!”龙天翔怒狂,君莫离宁小岚紧紧拥起,没有丝毫要反抗的心理。

    “君叔叔,娘亲,住手啊!”龙琴携带着墨尘而来,望着这一幕,颠倒了她的思绪,娘亲怎么跟君叔叔抱在一起,父皇如此怒意,莫非……莫非……

    宁小岚怔挺,君叔叔,琴儿为何叫的如此亲切,每每入睡梦中总能听她喊起。

    抬头,望着君莫离苍桑的脸庞,心中明白了,他真的在身边守护了十几年。

    可以为一个所爱的人,去放弃仇恨,去试着去守护所爱的爱人……君莫离的痴心,痴情,是普天下仅有的,仅仅是自己享有。

    “琴儿,你爹爹就是个禽兽,就是他,杀了你君叔叔的全家,又逼娘嫁给他!”宁小岚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或许是想自己女儿看清他的面目,又或许是想为自己辩解些什么。

    转眼际,她深情的望着君莫离,眼中的情绪化做滚滚的泪光,愧疚,还有难言的幸福。

    “莫离,今生是我负了你,若有来世,我们再相聚好嘛?”宁小岚笑着,君莫离点头,她从袖袍中掏出了一把匕首,狠狠的插进心口。

    那种痛,只是持续了一瞬间,脸上又遍布着笑颜,渐渐的虚弱着,最后依偎在那最令她憧憬的怀抱中死去。

    这一世,她背负的太多,欠他君莫离的太多,一切由她而起,便随着这一剑,逝去吧!

    “不~娘亲!”龙琴妄想冲进包围圈内,却被龙天翔无情的推回,看着他那淡漠的眼神,冰冷的面容,龙琴那颗破碎的心,又再一次的被踏碎。

    君莫离没有过多的表情,流着泪苍茫的笑着,淡了,一切都看淡了!

    他将那刺在小岚胸前的匕首拔出,溅起了一记血花,比对着胸口,在她耳旁低喃,“你没有错,我也没错,只是我们命生的不好罢了,罢了罢了,我们来世再续吧。”

    屡着她凌乱的髻发,将那祈求的目光投向那后方的墨尘,接着手下猛然一按,血色喷涌,生机渐渐消去。

    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