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全世界都是泪
作者: 叫绝世的剑更新时间:2018-11-27 05:52:58章节字数:5267
    “不.我不走.哲.你怎么会來这里.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來救那个贱人的.我不准你救她.”叶佳蓉紧紧拽着卫哲的手.生怕她一松手卫哲就会去找顾惜妍.

    “佳蓉.你冷静点.有什么话出去以后再说.现在你先离开这里.”看了下情形.卫哲便要把叶佳蓉往门口那边推.

    现在蒋含笑的手下已经赶过來了.而青哥那边的人也多了许多.枪声阵阵.蒋含笑寻思着要趁这时候赶紧离开.带着顾惜妍.两人小心翼翼地往外走去.

    “撤.”青哥那边渐趋劣势.眼看着顾惜妍沒了踪影.自己的人伤的伤.他咬了咬牙.恨恨地下了命令.

    青哥的人鱼贯而出.蒋含笑的手下留了几个在屋内.剩余的人便四处追探去了.

    蒋含笑见情势明朗了这才敢把顾惜妍往外带.“事不宜迟.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蒋含笑说着还朝卫哲打了个招呼.

    卫哲也沒多想.妍妍暂时安全了.为免再生事端.他们还是赶紧离开了的好.“佳蓉.这次的事情我们回去再算.跟我回去.”

    “哲.你果真是骗我的.你是为了救那个贱人才假装跟我好的对不对.”叶佳蓉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卫哲尚未回过神來之际.她已一把扑向了顾惜妍的方向.

    蒋含笑的几个手下隔得有些远.蒋含笑那时候只看见有什么东西朝着顾惜妍泼了來.她想也沒想就把顾惜妍给推开了.

    顾惜妍险些跌倒在地.而她腹中的疼痛更胜了.

    “啊.”蒋含笑突地痛苦地叫了一声跪了下來.卫哲朝她看去.便见她后背的衣服急速地腐蚀着.而她的肌肤也裸露了出來.

    顾惜妍听到蒋含笑痛苦的嘶声哪还想的了那么多.忍住自己腹中的坠痛三两下爬到了蒋含笑身边.她顿时抽了口气.“是硫酸.”

    具有这样的腐蚀能力又能被买到的.除了硫酸.顾惜妍想不出还有什么.“含笑.把衣……服脱了.我送你去医院.我送……你去.”顾惜妍的声音在颤抖.都怪她.都是她.“含笑.你怎么这么傻啊……”

    卫哲见顾惜妍情绪激动连忙给蒋含笑的手下知会了声.事实上.就是他不说.蒋含笑那群手下又岂会轻易放过叶佳蓉.

    叶佳蓉看到顾惜妍平安无事眼中的恨意滔天.再看到卫哲居然那么担心那两个女人.她无法忍受.有人抓住了她.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啊.

    卫哲把自己的外套解了下來遮住蒋含笑和顾惜妍的身影.顾惜妍则是帮蒋含笑把沾上硫酸的衣服给脱了.她解衣服的手一抖一抖的.蒋含笑见她惊惧不禁笑话了她两句.“惜妍.你看你都哭了.好丑的.快笑一下给我看看.”

    顾惜妍哪里笑得出來.即便笑了.也是比哭还难看.蒋含笑的后背被腐蚀了一大片.卫哲见情形严重将自己的外套给蒋含笑披好后便要抱起她.

    所有的人都忽视了叶佳蓉.都以为她已经被制住了不足为惧了.可就因为这么一疏忽的功夫.叶佳蓉竟眼疾手快地拔了按住她的其中一人的枪.

    两道枪声连续响起.时间被划成了无数个碎片.每一个碎片里全是伤痕.

    那个时候顾惜妍只看到了两颗子弹朝她们的方向射來.一颗对着蒋含笑.一颗对着她.她推开了蒋含笑以后.自己沒有时间可以离开了.或者.她已经反应不过來了.

    有一堵软软的东西覆到了她身上.她眼里失去了焦距.再次回过神來时.她满眼鲜红.

    那一刻.她看到了卫哲的眼神.有对死亡的平静.和对她极度的不舍.

    血.浓稠的血液染湿了她的素手.她的呼吸在那一刻定格了.记忆中那个时节里.她扑入了他的怀中.于是开始了与他长达八年的纠缠.她不会读不懂.此时此刻他眼中那一抹不甘心.

    她仿佛听到他对她说了句话.他说.“妍妍.你还沒回到我身边.我怎么可以死.”

    后面的事情就像一场梦境一般.恍惚间她只感觉自己腹中绞痛难忍.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她的身下缓缓流出.染湿了她破碎的裤料.有人抱起了含笑.有人撑起了卫哲.叶佳蓉被打晕了.有个女人在她身边说话.只是她沒听清楚对方说了什么.

    她想.这个时候她真该睡过去.睡过去了.就一了百了了.睡过去了.就什么都不用管.不用操心了.她甚至想着.算了.不要醒來了.永远不要醒來.

    一片白色.

    黎明时刻商奕启等人按照计划对三个目的地发起了进攻.对方虽有所准备.但到底输人一等.商奕启那时候只觉得他其实是该回去的.他觉得.有人在等他.有人需要他.

    这一仗.商奕启发狠地打.连带着他身边的特种兵们都士气高昂.枪林弹雨中.双方好似眨眼间便分出了胜负.这一次.他们成功剿灭了敌人的三处巢穴.一共获取了近一吨的毒品和数以万计的枪支.

    这样规模的毒品和军火器械让人害怕.商奕启可以预感到.这还不过是个开始.这群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恐怕今天所窥见的还不到十分之一.

    胜利收队后.商奕启一句话沒说丢下一群战友便赶回家去了.商家已经收到顾惜妍在医院的消息了.蒋琛亦亦是守在了妹妹的病房外不发一言.只他的眼神已不只是零度以下那么简单了.

    因为青哥等人转移了顾惜妍的所在地.何隽等人赶到原先囚禁顾惜妍的地方后不得不重新展开搜索.待到发现有枪声响起后.他们赶忙朝那枪声的來向去了.

    何隽一群人正好碰上了已要撤退的青哥等人.一部分警察和青哥他们开打了.何隽和另外几个警察则是赶紧往上面关顾惜妍的地方去.

    只不过万万料不到.他们只是晚了几步.便落下了……再也无法弥补的遗憾.

    卫哲的伤势是最重的.连续抢救了七八个小时手术室的灯还显示‘手术中’的状态.

    蒋含笑稍微好点.但是对于一个女孩子來说.毁容.即便不是正面的毁容.那种痛苦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蒋含笑的主治医师建议蒋琛亦让蒋含笑做植皮手术.只不过做这手术还需要一段时间准备.蒋含笑背部将近三分之一的肌肤受损.换言之.在植皮手术前.她必须忍受顶着一副不完整的皮囊过日子的生活了.

    顾惜妍醒來那一刻.慈眉善目的中年女医生抚了下她的秀发.眼神中充满悲悯.

    “医生.我怎么了.我感觉.我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顾惜妍的唇色苍白.小脸蛋上了无生机.她一只手稍微往上伸了伸.又无力地垂下了.

    “丫头.都会好的.”女医生将手贴在顾惜妍的小腹上.一语双关地说道.这个女孩子被送进來的时候满手都是血.起先她还以为是这丫头身上哪里受了伤.后來才知道她手上的血是和她一起被送进医院的那个男子的.而这个小丫头.流产了.

    “医生.他们都还……不知道.不要告诉别人.好吗.”顾惜妍心内一阵阵的痛.一只手紧紧拽着身下洁白的床单.她向女医生哀求道.而她的眼角.两行清泪簌簌直下.

    “丫头.你确定吗.”中年女医生眼里也不禁有些湿润了起來.明明早已看惯了生离死别.为什么每次有病患送到她手中时.她还是忍不住为他们伤心难过呢.或许.她并不是一个很称职的医生.

    “求求你.医生阿姨.”顾惜妍哽咽着说出了这么句话后.一对瞳眸紧紧盯着女医生.

    “我知道该怎么说了.丫头.你先休息一会.我晚点再过來给你检查.”女医生帮顾惜妍掖好被子.顺路调了一下输液瓶的流速.

    “医生.另外两个人呢.他们怎么样了.”想到那满眼的鲜红.顾惜妍身子瑟抖了起來.

    “丫头.我不清楚.不过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你先睡一觉.睡醒了就可以见到他们的.”女医生是个基督教徒.她做了个祝福的手势.顾惜妍因她的善意微微勾了下唇.只是那笑里面是苦涩多些还是勉强多些.兴许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真的不会有事吗.”顾惜妍呢喃.

    “傻孩子.睡吧.”女医生看着顾惜妍合上了眼才离开.

    顾惜妍醒來的前一刻眼前全是残酷的鲜红.她看到卫哲的生命在枯萎.看到自己尚未确定其存在的宝宝流成了一淌血.从她的腹中一点一点.剥离干净.她还看到总是沒心沒肺的含笑咬着牙对她说:“惜妍.沒事.这点疼算什么.”

    她好想跟他们说话.她要跟卫哲说对不起.对不起他用生命來爱她的一腔深情;她要和宝宝说对不起.她曾经那么期待宝宝的到來.可是.在她还不能确定自己有了宝宝的时候.她已经把宝宝给丢下了.对不起.宝宝.我真的不是个好妈妈.她还要跟含笑说对不起.她还不知道含笑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而含笑却在发现她有危险的那一刻刻不容缓地赶到了她的身边.甚至因为她.含笑承受了那么残酷的对待.

    “惜.不要哭了.不要哭.”有人在她耳边说话.那个声音.她好熟悉好熟悉.可是.她就是止不住自己的泪水啊.

    整个世界.只剩下泪水是能让她挥霍的了.只剩……泪水了……

    -- 作者有话说 -->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