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缘起同心(2)
作者: 北铃佳音更新时间:2019-01-06 12:32:40章节字数:6388
    这大概也许可能八成是沧白雪在魔界的第...四百个年头了吧?反正沧白雪也没记,只有交任务的时候偶尔在武孝的功勋簿上扫一眼。

    此时的沧白雪已经可喜可贺地坐上了魔军校尉级的位置,屡屡战功显赫,升为将军也是指日可待了。

    不过,今天的沧白雪看起来却并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一个人在宴席上喝着闷酒,脸色有点微见红。时不时揉一揉眉心。眼前正是美人成群,莺歌燕舞的热闹盛景。这过去了一波又一波婀娜多姿、唇红齿白的人儿,沧白雪真是头晕眼花。

    今天,倒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

    只是例行魔界百年一度的朝拜盛宴,各路受魔界庇佑亦或者与魔界交好的生灵都会来此一聚,觥筹交错,献礼拜王,也就是传说中的外交吧。

    不过...想到这个沧白雪就忍不住想翻白眼。

    与其说是外交,不如说是魔君大人的相亲大会更合适啊喂!

    遥想魔君大人不仅拥有天人之容,实力强大,年纪轻轻(在神魔里真的算年轻的)就登上了巅峰之灵的位置,并且带领众妖魔们所向披靡,开辟一方净土。

    这么个人物本就让人垂涎,何况多年来他还一直枕边无人,这可让众生灵们心痒不止。每逢朝拜,那些花枝招展的佳人们真是恨不得使尽浑身解数能够多在他眼前逗留片刻。

    虽然千栖夜是一直都没给过机会。

    不过每次这种时候,沧白雪都是真!的!不!高!兴!啊!

    阿呀。没注意,一根筷子又直接穿了桌。沧白雪面不改色地将其抽出来,再次随手递给旁边的小侍,小侍也记不得换了多少双了,反正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出。

    其实不仅是沧白雪啊。

    千栖夜坐在王座上也是看得头生疼,说是各路朝拜,但是上来的基本全都是清一色的女眷,不是献舞就是奏乐,还莫名统一地尽是赤粉艳紫的巨大裙摆,千栖夜看多了后只觉得底下是一群大脸花成精了。

    “王?”瑾叔站在千栖夜身侧,正拿着花名册,再次面色正经地询问道。

    千栖夜抚额,习惯性地疯狂摆手。

    瑾叔只能颇为叹息地又划掉一行。不过想了想,他忽然幽幽地扭头望向另一边...

    “嗯...要不,妖王大人考虑考虑?...”

    “不!”寒羽眉一跳,果断拒绝。

    “哎——”瑾叔深感自己也是操碎了心啊,这两位君王大人怎么一点也不体谅老人家呢,这也老大不小了,还不定定终身大事。

    沧白雪重新领到了一双新筷子。

    这次她终于没往桌上戳了。

    忽然,眼前像哗啦一声飞过了只喜鹊。乌粉裙赏夺目,一把软柳剑从细腰间舞出,身姿曼妙。

    这是...舞剑?

    呃,好歹有个有点新意的了。沧白雪虽然是不怎么喜欢她的“情敌”们的,不过她还是很由衷佩服这些姑娘家为了博得魔君大人一笑花费的大篇心思啊。

    千栖夜也觉得总算有个审美缓解的空档了。

    不过,这位来自谷禄族的公主虽为舞剑,实则也是娇滴滴的身段,柔美一方的姿态,那软剑在她手中更使得像舞缎似的在周身摇摇摆摆。其他的围观群众反正不明所以,只觉得佳人倾城,叫好声一片。

    而在千栖夜和沧白雪这两位皆是用剑的武者眼里...这表演真心有点看不下去。

    毫无力度,毫无气势,这要是丢战场里绝对是分分钟被秒的对象。

    沧白雪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玩转起了手里的筷子。这软剑虽不及长剑刚猛,却也是有独特的锐气所在的,这姑娘...一言难尽。沧白雪忍不住拿筷子示范了下,只听“咔”地一声——哎呦我去!筷子拦腰瘫痪。

    沧白雪掩面。

    最倒霉的还紧跟其后,这时候开始上!菜!了!五花八门、香飘四溢的菜肴冒着热气接连端上来,沧白雪一扭头,那背后的小侍此时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那公主还在中央忘我地翩翩而舞,自己为了双筷子站起来胡跑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吧。

    还好是力神啊。

    沧白雪真的很感激当年天神沧白雪修的是力道啊,因为在太多时候,她都能真真地发现,力神是真的——很方便。

    她用了一点点灵力,在手指间细细摩擦,那断掉的筷子的一头很快被磨出了个尖。嗯,手搓版叉子完成。

    沧白雪随手戳了块牛肉,悠哉悠哉地吃起来。

    谷禄族的公主谷画钰此刻正舞剑舞得香汗淋漓,好容易才鼓足勇气抬起含情脉脉的眸子望了望那高座于王位的人,心陡然一惊。

    千栖夜竟也静静地望着她,鲜红的眸光清澈,颇有一两分温柔。而他的嘴角,似乎不经意地扬起了笑意。

    谷画钰真的觉得心花怒放!

    手中的软剑都险些拿不动了。果真不负自己好几月的心血,要想在这万花丛中显露些许光彩真是太过艰难了。还好拼得魔君大人垂眸了呀!看这意思,自己说不定真能有机会坐上这王妃之位呢!

    “王...这位公主...”

    当然,瑾叔也非常敏锐地捕捉到了千栖夜的神情变化,适时询问道。

    然而,谁知千栖夜闻声顿时笑意消散,手又习惯性地扬了起来。

    “王,这都第二十三位了...”瑾叔见势不妙,连忙劝说道,“好歹留一位吧...观察观察也好啊,给众人一个念想...”

    可不是,这底下的人每逢这盛宴都不远千里呼啦啦地把家里的所有美人娇娘们都搬来了,若魔君大人又如往年一样通通不作考虑,这不知道又有多少女子要哭天喊地了。

    千栖夜可谓极其不乐意地“哦”了声。

    那不管,哦也是答应啊。瑾叔可算欣慰地点点头,示了意,几个丫鬟微笑了然,为谷画钰端上了赏赐。

    这便算...留了。

    留了?!

    底下的众人一片哗然。

    沧白雪更是瞪圆了双眼——留!?了?!得,还有个屁心情吃饭啊!沧白雪再次不受控制地把筷子插了桌。

    这次可能力气有点猛了...桌裂了。

    后来宴席上的各种花里胡哨的表演和美食沧白雪都完全没心思顾了。

    谷画钰笑意盈盈,眼含秋水,在她对面的座上合不拢嘴。谷禄族人更都是欢呼雀跃,兴致高昂。说到底魔君大人赏赐也只是暂留了个印象的意思,却活生生好像被演绎成了二人即刻就要成婚了似的。

    但是,谁让千栖夜从来都没留过人呢。

    这么一下,众人都情不自禁地嫉妒这位公主了。

    沧白雪的眉心都被自己揉红了。找了个合适的时机便离场了。一个人踱步在魔界的云海庭里。

    其实关于魔君大人娶妃这件事情,沧白雪不是没有做过心理准备。但或许是因为千栖夜自从那位精灵离去后便一直静心禁欲,恍惚让沧白雪有一种侥幸的期许,也许真的能陪他长至永恒的人...是自己呢。

    沧白雪苦笑了一下。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不过,若当真不能与他厮守。

    自己还会继续守护他吗?

    当然会。

    这是几乎不用过脑的答案。

    这么一想,沧白雪好像也不觉得什么了。

    此刻的心情或许像脚下若有若无的云雾。

    聚了又散,散了或聚。也许你永远都不会留意,但是...

    一直都在啊。

    午后时分。

    瑾叔整理了一下手中的日程表。

    朝拜盛宴当日,上午是歌舞升平的文会场,下午便是热血沸腾的武会场。简单来说,就是在大圆台上比试切磋,分个百来组,让愿意活动活动筋骨的各路生灵都试一试。虽然结果几乎是毫无悬念地由魔将魔领们们拔得头筹,不过重要的就是个过程,不少修炼勤奋生灵也是冲着这个来学习的,若资质尚好的,说不定还能得君王大人赏识,能够在魔界坐个一官半职。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魔将魔领们都只能使用木制武器接受挑战,灵力输出也得心里有个数。沧白雪这次是在79组,这一组也就她一位魔领。其他生灵都暗暗地瞅着她谋划着战略。沧白雪是完全没注意,在等待堂里心不在焉地转着木剑。

    对于武会场,两位君王大人可是感兴趣多了。毕竟能看到点真刀真枪的东西了。记得上一届会武时,寒羽还钦赏一位使鞭尚可的小妖一记血炼节鞭,这可真是让无数生灵大受鼓舞。

    此时此刻,上午那群莺莺燕燕的姑娘们依然美艳动人地坐在看台之中,虽然她们大多人对这喊打喊杀的会武场都是一分一毫都欣赏不来的,但亭亭玉立的姿态还是得必须稳好。也许两位君王大人扫一眼过来,又能有个幸运儿呢。

    谷画钰坐在看台的第一排。这位置听说是瑾叔特地安排的,其他姑娘想到这儿又忍不住要娇嗔几句。谷画钰得个空还特地换了身衣装,补了补妆粉,持着一把美人扇,优雅地端坐着。

    只是,不知为何。她在这看台上也千娇百媚好一会儿了,千栖夜竟再没瞥过她一眼,甚至连余光都没有扫过来的意思。这可让她真是有几分懊恼。

    终于到79组了。

    不出众人所料,沧白雪犹如镇塔雄狮般稳坐着擂主的位置,她这组一共是170人,没过多久已经下去一大半了。

    瑾叔照常地在簿上勾勾画画,这个结果他自然也不意外。只是...

    瑾叔的浓眉微微颤了颤。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