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作恶
作者: 贺花月更新时间:2019-01-06 12:32:43章节字数:6445
    暮一开始回忆起白莲的种种迹象,“英王,暮一觉得,白莲很是刻意,之前她就试图让我去召御前十长老,但是我拒绝了,可我们到时,御前十长老已经在这儿了,我方才问了侍卫,他们说是白莲让他们去寻御前十长老到灵女殿的。”

    “御前十长老若不齐聚灵女殿,此事着实有余地,可白莲这般召来御前十长老,他们掌管政务决议,手中握有灵界第二政权,王上受伤不醒,他们自然有权决定如何处置伤害王上的仙灵。”墨临蹙眉分析着,“这白莲,心思可真重,此番,她是置大灵女于绝境啊。”

    “可是,还是解释不通,大灵女如何会伤害王上,而让白莲有可趁之机,陷自己于如此境地。”暮一蹙眉说着,很是不解。

    “这恐怕,只有大灵女才知道了。”墨临轻叹一口气。

    渊烬和莹香的气息袭来。

    “灵王如何了?”渊烬现身说到。

    “已无碍,但是王上还迟迟未醒。”墨临回答到。

    渊烬走进羽昇床前,一探灵脉,羽昇确实已经无碍了,但是体内的血液筋脉很是躁动。

    暮一见到莹香,和莹香四目相对,他们互相给予对方一个温暖的笑容。

    “阎王,现在要救大灵女,最好的法子便是让王上醒来,可是,王上体内的血液筋脉实在太过躁动,灵医也不知其缘由,说待王上自然醒来便会停止这般躁动,可这番,却不知王上究竟何时会醒,若三日后王上还未清醒,我们该如何救下大灵女。”墨临看着渊烬,无奈的说到,“不知阎王,可有法子?”

    渊烬思虑片刻,“灵王是被何物所伤?”

    “是麒麟角。”暮一答到。

    “麒麟角?!”渊烬很是惊讶,“他自己的麒麟角?”

    暮一点点头,“是。”

    渊烬不可思议的看向羽昇,“拔掉自己的麒麟角,比剜肉之痛,断骨之痛还要疼上数百倍,灵王他究竟为何这样做?”

    “我们也不知。”墨临说到,“如今要紧的,是想办法让王上醒过来。”

    渊烬坐在羽昇床边,细细观察了一番羽昇,“麒麟角性火炽烈,就算伤口痊愈,体内也会残留炙热的焰火,这可能就是灵王血液筋脉躁动的原因,本王的龙鳞水性温和,或许可以一试。”

    “王上,你要拔龙鳞?”莹香有些惊诧。

    渊烬微微一笑,“莹香,你莫担心,这点痛本王还是受得住的。”

    渊烬看向羽昇,“更何况,灵王也曾救本王于水深火热中,此番灵王有事,本王自然义不容辞。”

    说罢,渊烬闭眼施术念咒,显现真身元神黑龙,只是一条黑龙却没了龙尾。

    墨临见罢,很是疑惑。

    暮一和莹香见到,也是往后退了几步,不敢相信地看着渊烬的真身。

    渊烬忍痛拔出一片龙鳞,然后收起真身,站在羽昇面前,因为方才拔掉龙鳞,渊烬的嘴唇有些泛白。

    “阎王,你还好吧?”墨临有些担心的看着渊烬。

    渊烬轻微摇头,“无碍。”

    渊烬说罢,施术将龙鳞散成粉末,然后渡于羽昇的体内。

    墨临见状,立马施术再探羽昇灵脉,确实羽昇体内的血液筋脉没有之前那般躁动了。

    墨临浅笑,看向渊烬,“还是阎王有办法,王上果真好多了。”

    渊烬扯嘴一笑,“有效就好。”

    “不过,阎王你,你的真身为何……”墨临还未问完,渊烬便抢着说了。

    “为何没有龙尾?”渊烬说完,轻微一笑,“本王的龙尾在王后体内。”

    “什么?!”墨临很是惊愕,渊烬割舍了自己的元神给花愠?!

    莹香和暮一也是一脸震惊。

    渊烬不以为然的一笑,“没办法,当时为了救王后,本王只能那般。”

    墨临蹙眉看着渊烬,这一脸的不以为然,都是因为足够爱花愠吧……

    “阎王,那阎后呢?”墨临问到渊烬。

    “她去祭坛找大灵女了。”渊烬看着墨临说到。

    “你让她孤身前去?”墨临蹙眉说着。

    “本王本想让莹香随她一起的,但阎后坚持孤身前往,本王便应允了,怎么,不妥吗?”渊烬也微微皱了皱眉头。

    “白莲可去祭坛了。”墨临语气有些低沉。

    “什么意思?”渊烬不解的问到。

    “阎王,此番大灵女刺伤王上,应该与白莲有关。”暮一说到。

    “什么?与白莲有关?”渊烬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暮一将知道的情况大概讲述了一遍,渊烬听罢,重叹一口气,“白莲真是越来越胡作非为了。”

    “莹香,你同暮一留在此处,本王先去王后那儿一趟。”渊烬说着,正欲施术离开。

    “一起吧,阎王。”墨临看着渊烬说到。

    渊烬迟疑几秒,轻微点头应允。

    随后,渊烬同墨临一起施术消失在了灵王殿。

    祭坛

    花愠现身祭坛,看到弥月被囚禁于祭坛中心的八卦阵中,手脚都被上了锁,瘫坐在地上,周遭还设了结界,结界外侍卫紧紧的围成了一圈。

    花愠很是心疼,姐姐怎么能受此待遇!

    花愠瞬移到结界外,想要再靠近弥月一些,却被侍卫拦住。

    侍卫跪下作揖,“阎后,请莫要为难小的。”

    “是谁让你们这般禁锢姐姐的?!你们真是放肆!”花愠生气的说着。

    “御前十长老有令,小的们不得不从啊。”侍卫们难为情的说到。

    “好,那如今本宫来了,要见大灵女,你们总不能拦着吧。”花愠压住心中怒火,尽量平和的说着。

    “这,这,阎后,就算小的让你过去,大灵女也无法感知的,御前十长老一齐设下的这结界,让大灵女早已与外面的一切隔绝开来。”侍卫低下头说着。

    花愠愤懑不已,“太过分了!灵界大灵女怎能受如此苛待!”

    “刺伤王上,以下犯上,大逆不道,阎后作为灵界的小灵女,这规矩惩戒难道不知道吗?”白莲现身,讽刺的看着花愠说到。

    花愠侧身,看向白莲,“姐姐绝不会伤害羽昇哥!”

    花愠转念一想,质疑的看着白莲,“白莲,羽昇哥受伤,姐姐禁锢于此,这件事,怕与你脱不了干系吧?”

    白莲故作无辜的模样,“阎后,话可不能乱说,我白莲,清清白白,你姐姐可是当着御前十长老的面,亲口承认了刺伤王上的事实,你怎么能乱栽赃我呢?”

    “我才不信姐姐会刺伤羽昇哥!定是你作祟!”花愠带着怒意,看向白莲。

    白莲一笑,“阎后啊,阎王真是把你给惯坏了,没有证据就不要随意乱说话,你这般为大灵女开脱,莫不是刺伤王上之事,你早就知情?此等大事,你却知情不报,这可也是大罪。”

    “白莲,你还真会搬弄是非,颠倒黑白,话从你嘴里出来,都发臭了。”花愠一脸嫌弃的说到。

    “你!”白莲有些被花愠气到。

    白莲深呼吸一口,然后悄然施术,周围的侍卫全部被定在原地,失去知觉……

    弥月的结界稍许微震了一下,瞬间结界透视开来,弥月看向花愠的方向,发现花愠和白莲在一处,似在对峙一般。

    “愠儿!”弥月唤到花愠。

    花愠回头,看向弥月,激动的唤到,“姐姐!”

    花愠瞬移到弥月的结界外,心疼的看向弥月,“姐姐,你受苦了。”

    “愠儿,白莲在这儿,对你不利,你快离开。”弥月趴在地上,担心的看着花愠说到。

    弥月和花愠察觉到不对,看了看四周的侍卫,再看了看这结界,这结界怎么突然能够传音透视了,而且周围的侍卫全都像失去了意识般伫在原地。

    白莲现身花愠身旁,猖獗的大笑一声,“我就知道在这儿守着,一定会有惊喜。”

    花愠瞬移后退,与白莲拉开距离,“白莲,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方才在想,如何做能更有趣些,我心里啊,实在太苦,我总得让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仙灵,也体会体会痛苦,所以我如今做的这些远远不够。”白莲捂嘴一笑,看向弥月,“大灵女,你说,若是看着自己的妹妹在自己的眼前倒下,是不是很有趣?”

    “白莲!你是不是疯了?!”弥月生气对白莲怒吼道。

    白莲听完,又是不屑的一笑,“疯?哈哈哈……我早就疯了,早就被你们,被这世间逼疯了,我心里啊,就憋得慌,就恨得慌,我从来,想要的,就都得不到,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就什么都有,我就要,就要你们痛苦,就要你们也感受感受什么叫做绝望!”

    白莲说着,施术花愠,想要禁锢花愠。

    “愠儿!”弥月着急的看向花愠。

    花愠见状,连忙施术瞬移躲避。

    白莲见花愠反应如此迅速,笑了笑,“修为有点长进啊,阎后。”

    花愠蹙眉看着白莲,“白莲,我们都同情你的遭遇,可是,做恶是你自己的选择,恶本就是不对的,你这般扭曲,简直不可理喻!”

    “我用得着你来说教吗!”白莲瞪着看向花愠,轻哼一声,“你就是再修习百年,也抵不过我三成。”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