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必要强迫自己
作者: 木澜汐更新时间:2019-01-06 15:17:36章节字数:6923
    “在二舅醒来之前,暂时就不要跟阿泉说那件事了。”

    表哥顾长清的话,在方希悠的耳畔响起。

    此时面对着曾泉,方希悠一言不发。

    可是,曾泉哪里知道?他以为是方希悠心情不好才这样。

    “我进去看看。”曾说完就起身走进了里面的病房。

    病房里,护士见他进来,忙站起身。

    “你先出去吧!我陪我爸坐会儿。有事再叫你。”曾泉道

    护士便出去了。

    方希悠也站起身,走到门口,望着他。

    他走到岳父身边,发现岳父的被子没有压好,左手那里有点空。他伸手摸了下,岳父的左手冰凉。

    曾泉便把椅子挪过来,坐在旁边,把岳父的手放在自己的两只手中间,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

    方希悠站在门口,不知道他坐在那里干什么,便走了进去。

    走到他身边,方希悠才看清,眼眶,瞬间模糊了。

    “没事,我叫护士过来。”方希悠说着,就要去按呼叫铃。

    “不用叫了,又没什么事。”曾泉道。

    方希悠便走到他身边,静静望着病床上的父亲。

    “小时候,我经常看着首长和咱们两个爸在一起谈天说地,特别是在要过中秋节的时候,就在孙奶奶的那个院子里,他们三个,还有孙爷爷,颖之的姑父和叔叔他们一起,喝酒聊天。那个时候,感觉,他们都很精神,很年轻。孙爷爷那时候年纪大了,可声音还是很洪亮。”曾泉道。

    “我也记得,那时候咱们每年的八月十四都是去孙爷爷那边的。”方希悠道,“后来首长中秋节回不来,就咱们两家去陪孙爷爷和孙奶奶过节。再后来,孙爷爷去世了,就只剩下夫人和颖之在那边陪着孙奶奶。”方希悠道。

    “是啊,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之间,咱们的父母也都老了。”曾泉道。

    方希悠望着他,心头,猛地抽痛起来。

    “你,为什么这样?”她问。

    “怎样?”他看着她。

    “你不需要为我爸做什么,毕竟,他是生了我的人,不是——”方希悠道。

    可是,她的话,被他打断了。

    “我们,好像还是夫妻吧?”他说道,看着方希悠。

    方希悠愣住了,盯着他。

    “既然是夫妻,就没必要扯这些远的近的。爸为了国事鞠躬尽瘁,为我们操心这么多年,却没想到他的身体也有撑不住的时候。”曾泉说着,松开岳父的手,重新盖好被子。

    夫妻——

    “我们两个这些年这个样子,还,还是夫妻吗?”方希悠道。

    “你想说什么?”曾泉看着她,问道。

    方希悠抬手,擦去眼角的泪,道:“你没必要强迫自己。”

    “你,怎么回事?”曾泉问道。

    他完全不知道她怎么回事,虽然她这个人就是有些别扭,可是,现在这样——

    算了,可能还是岳父的意外让她情绪不淡定了吧!没必要追究了。

    方希悠刚想说话,曾泉就说:“就算我们两个有很多矛盾,可是,毕竟还是夫妻,爸一直那么疼我,他生病住院,我怎么可以不管他?如果你不想看见我,我们两个可以错开过来。”

    “我,”方希悠道,说着,她放低声音,道,“我没有那么说。”

    曾泉起身,坐在她身边,看着她,道:“抱歉,我,不该这么说。爸出事,最难过的人是你。抱歉。”

    方希悠望着他,心里的话,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好了,你回家休息吧!我在这边守着就可以了,你养好身体,等妈过来,你还要照顾她呢!”曾泉道。

    方希悠点头。

    曾泉起身,道:“我去叫顾希,让她陪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陪爸待一会儿,等会儿再走。”方希悠道。

    曾泉点点头,道:“我先去和顾希聊几句。你陪爸坐会儿。”

    说完,曾泉就出去了。

    方希悠坐在刚才曾泉坐着的那张椅子上,静静注视着紧闭双眼的父亲。

    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

    曾泉走到病房外,看见顾希和顾长清正在说话,便走了过去。

    “你现在身体怎么样?没康复就不要到处走了。”曾泉对顾希道。

    “没事,哥,我挺好的。休息了几天就没事了,就身上偶尔哪儿的骨头会疼,其他倒没事。你别担心。”顾希道。

    “以珩回来后,趁着敏慧还没结婚,让以珩陪你出去散散心。等回头开始给敏慧筹备婚礼的时候,你又得忙了。”曾泉道。

    顾希笑了下,道:“他怎么会有空陪我出去?事情那么多。”

    曾泉看着顾希这样,心里难免不忍,便笑了下,安慰道:“以珩那工作就那样,回头我去跟他说。”

    顾长清见状,也附和了句,道:“是啊,等以珩回来,我们一起去教训他,那小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只知道工作,不知道心疼老婆。”

    听他们俩这么说,顾希忍不住笑了,道:“长清哥在这方面最有发言权了,你应该尽快开个讲座,给那些不宠老婆的男人好好讲讲。”

    “好主意,我应该开一个付费课程,狠狠敲以珩一大笔。”顾长清笑着说。

    曾泉也笑了,没说话。

    “哥,方伯伯还好吧?”顾希问。

    “等醒来就知道了。”曾泉道。

    顾希看了眼重症监护室的方向,想把刚才和方希悠在车上说的事告诉曾泉,可是现在方慕白这样子,她怎么能说那些引起曾泉和方希悠矛盾的话呢?

    可是,方希悠对苏凡的意见,如果不让曾泉知道,如果不能让方希悠和苏凡直接解除误会,那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只不过,现在还是什么都别说了。

    顾希听曾泉这么说,便说:“你也别担心,现在希悠姐肯定难过,你就多陪陪她好了。”

    “嗯,我知道。”曾泉道。

    这时,罗文茵来了,看见曾泉三人,罗文茵快步走了过来。

    “阿泉,怎么样?”罗文茵忙问。

    “正在监护室,还没醒。”曾泉问候了罗文茵一声,道。

    罗文茵点点头,道:“太好了,手术成功就太好了。现在就耐心等着,慕白一定会没事的。”

    “嗯,谢谢文姨。”曾泉道。

    “希悠在里面吗?”罗文茵问。

    “嗯。”曾泉道。

    “让她多休息休息,家里的事还要她操持呢!别累着她了,你多替她分担一点。”罗文茵道。

    “我知道,文姨。”曾泉道。?

    罗文茵叹了口气,便说:“我去看看希悠。”

    于是,曾泉便领着罗文茵来到监护室,把方希悠叫了出来,让护士进去照看方慕白了。

    “文姨,您怎么来了?”方希悠问道。

    “听说慕白手术完了,我就过来看看。”罗文茵道,“你爸还赶不回来,他让我过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只管和文姨说,别跟文姨客气,知道吗,希悠?”

    方希悠点点头,道:“谢谢文姨。”

    顾希站在一旁,看着罗文茵和方希悠说话,那温柔的声音,关切的表情,绝对不是假装出来的。罗文茵很疼方希悠,是真的把方希悠当做亲儿媳妇在对待的。只是,如果罗文茵知道方希悠对苏凡那么有意见,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是顾希没有说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医院里前来探视的人,也是来了一拨又一拨。

    方慕白这个突然的手术,对他的工作来说也是影响很大。他主抓的那几件大案,突然之间就没有了主管领导。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方慕白苏醒过来,等待他重新开始工作。

    快中午的时候,方希悠的母亲江敏从三亚赶到了医院,来到了病房里。

    中午一点钟,身在回疆的苏凡,从母亲那里得知方慕白醒来,听说一切都好,似乎大脑也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只是因为刚刚从麻醉中醒来,意识似乎不是很清楚。

    这样就太好了,不是吗?

    方慕白身上的担子还很重,还有很多工作在等着他,怎么能倒下呢?

    不幸中的万幸啊!

    可是,即便是方慕白的主治医生在下午为方慕白做了全面的术后检查后,向上级领导们报告说“手术成功,病人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后遗症”,依旧有人在首长面前建议说,暂停方慕白手上的工作,把他主管的那几件案子分拨给其他的几位副书记来处理。

    纪委的每个人,几乎所有人都是肩负着很重的任务,包括其他的几位副书记。原本他们手头上各自管理着一些大案的调查,以及对巡视组的管理,现在要是突然把方慕白手上的案子转过去,压力可就更大了。

    当然,身在医院的曾泉也是得知了这些情况。

    徐主任下午又来到医院,奉了首长的命令再度来探望方慕白,便把这件事告诉了曾泉,却是没有跟方慕白说。因为医生告诉他们,现在方慕白身体还很虚弱,尽量不要说一些让他情绪激动的事,会影响他的康复。但是,徐主任还是把这事告诉了曾泉。

    “首长怎么说的?”曾泉问。

    徐主任叹了口气,道:“首长也没说什么,他是不想把方书记手上的案子分出去的。几位那边也不是铁板一块,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一旦处理不当,一件案子可就毁了。”

    曾泉想了想,道:“我觉得,倒是可以分一下。”

    徐主任看着他。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