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 峨眉的反应
作者: 天剑客更新时间:2019-01-05 23:05:43章节字数:3776
    东海钓鳌矶,峨眉别府。

    峨眉掌教齐漱溟夫妇和大长老玄真子、苦行头陀四人站立在洞外崖壁远伸出的一道孤石上极目远眺。

    “那个韩诚的身世来历我已用三星命盘和太清神算来回推算了数次,并无多少可疑之处,只有一些细节关隘处尚有一些模糊,算不透彻。”

    首先开口的便是大长老玄真子。

    “我们四人中就以大师兄道行最高,已近天仙,连大师兄也如此说,看来那韩诚真的只是天赋异禀,并没有什么特殊跟脚了。”苦行头陀微皱着眉头道。

    “绝不可能!那韩诚昔年在峨眉山上时根骨资质明明只是一般,这一点兰因和外子都是知道的,按照常理,其绝无可能在短短五十年不到的时间里便从一介凡俗修到散仙之境,绝无可能!”荀兰茵斩钉截铁的反驳道。

    当年因为爱子金蝉之事,韩诚就是她夫妇下令驱逐走的,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无关大碍,没想到结果却是出人意料。

    当年那个在他们夫妇眼中宛如蝼蚁一般的人物,被驱逐下山后,竟然创造出了一个修行的奇迹,从凡尘俗子到得道散仙的身份跨越,只用了不到五十年的时间!比他们当年得道用的时间都要短得多!

    这一点无疑是狠狠地打了她夫妇的脸了,荀兰茵每每想起,脸上都不禁有些火辣辣的感觉,内心深处,不敢相信,也不想承认这个现实。

    对于齐淑冥夫妇和那韩诚昔日的一点过节玄真子隐约知道一些,据说那韩诚自从机缘巧合入道之后,一路突飞猛进,中间几乎没有任何停滞的感觉,照着这种速度修行下去,谁知道对方百十年后会成长到哪一步?

    如此一个数百年难得一遇的修道奇才因他们夫妇当年的一己之私硬生生给逼走了,最后白白便宜了那武当派,对宗门的长远利益来说,损失不可谓不大。

    对此,玄真子心里多少有些不快,只是出于大局考虑没有将情绪表露出来。

    他随口应道:“师妹说的不无道理,这等修行速度连夙缘深厚,根骨极佳的警我、灵云,人英诸人都有所不及,确实有些不合常理。”

    “大师兄可知那韩诚是如何入道的?”荀兰茵突然话题一转道。

    玄真子捻了捻须,不假思索的道:“据说是机缘巧合下得了白阳真人的天书传承。”

    “那大师兄可知那韩诚主修的是哪一脉功法?”荀兰茵继续追问道。

    玄真子虽然不解其意,但还是一五一十的道:“从上次凝碧崖法会上那韩诚与人英的斗法中施展出的道法来看,似乎杂糅多家,并非只有武当一脉,所学颇杂。”

    荀兰茵颔了颔首,道:“此子的身世来历绝对不简单,而且破擅藏拙隐忍之道,几位师兄可能并不知道,那韩诚所学的根本道法并非武当一脉,也非白阳真人一脉,而是五行道法一脉!

    而且其身怀一柄纯阳级的神兵,似乎是当年吕祖成道飞升前的炼魔之宝,论威力几不在轻云和英琼手中的紫青双剑之下。

    这还是当初慈云寺之战时,朱道友无意中试探出来的,并在战后将此事告之给了外子。

    且不说他的五行术法到底师承何人,就说那吕祖的传承之物,若无旁人指点,他如何能得到?”

    “整个神州精通五行真气的不过圣姑珈因、连山师叔、大方真人神驼乙休等寥寥数支,这么看来,此子的身份背景确实有些不简单了。”方才一直闭口不言的苦行头陀突然插话进来道。

    “苦行师兄说得不错。”荀兰茵顿了顿,又道:“十年前莽苍山万年温玉遭窃一事不知大师兄可还记得?”

    玄真子点点头道:“此事为兄自然记得,亏得青囊仙子警觉及时阻止住了,否则此宝可能便让宵小得去了,当初为兄推算了数次都没能算出是何人所为,怎么,难道此事也和那韩诚有关?”玄真子说到这,面色不禁也有些凝重了起来,如万年温玉,南明离火剑、兜率火这些纯阳至宝是峨眉千年兴盛之关键,是万万出不得半点差池的。

    荀兰茵轻蹙着眉头,道:“即便不是他所为,恐怕和他也脱不了干系,兰因总觉得自那韩诚出现之后,冥冥之中天道似乎起了一丝变化,仿佛有只无形的大手,遮掩了天机运数,对我峨眉来说到底是福是祸尚未可知。

    就现有的情况来看,虽然没有将种种矛头都指向他,咱们却也不得不谨慎应对,以防万一……”

    “师妹言之有理。”

    苦行头陀沉声附和道:“师父飞升前曾有预言:吾道大兴,三英二云。

    峨眉大兴,威压天下之势不容有失,事关我教千年气运,若真让贫僧查到万年温玉遭窃之事与那韩诚有关,即便他跟脚再硬,来历再大,也绝不姑息放纵!”说到这,眼中杀意隐现,完全是一副宁可杀错也不放过的架势。

    玄真子闻言心道:这苦行师弟整日里说他那宝贝弟子行动鲁莽,不顾收尾,岂不知有其徒必有其师,他又何尝不是霹雳烈火的秉性,否则,师父当年也不会叫他入了禅门,总归是修身养性的意思罢了。

    “苦行师弟入了禅门数百年,杀性还是一点不减啊,不过确实要好好留意一下那小子了。”玄真子捋着须轻笑道,态度明显要较苦行头陀温和多了,同道相残在玄门正教中是比较忌讳的事,若传出去定会影响峨眉的声誉,他作为峨眉派的大长老,这一点却也不得不顾虑。

    ……

    昆仑派,某个幽静秀丽,紫气充盈的山顶上。

    一个秀美绝伦的少女站在一个穿着月白道装,相貌威严的老道身后。

    “师尊,韩大哥真的得道成了散仙真人了吗?”

    她掩着嘴骇然道,言语中带着浓浓的钦佩与仰慕之意。

    “老道还能骗你不成?”

    天池上人苦涩一笑,有感叹,有羡慕,有自省,但更多的依然是不敢置信,缓缓道:“犹记当年韩小子上山求道时,还只是个凌虚境的小散修,没想到短短数十年的功夫,道行法力就已然追上老道了,真是天纵奇才,天纵奇才啊!”

    说到最后,已然化成了幽幽长叹,内心五味参杂,韩诚还在凌虚境时他就已经是得道散仙了,可如今自己还在散仙境徘徊,他却已经后来居上,日后相见说不得还得平辈论交,以道友互称了,这让天池上人如何不感慨,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