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妃(一)
作者: 小和安更新时间:2019-01-06 12:32:28章节字数:3102
    快马加鞭,木忆和木摩两人都被带回了府邸,府医连番救治,才稳定下两人的伤势,擦了擦头上的汗,府医对五皇子说道,“殿下不用担心,木摩大人的手臂无大碍,断脚之处也做了医治,三个月就能恢复如初;辉月使者的伤要重一些,她的伤口似乎是被野兽所咬,又没有好好用药,有些感染,故而高烧不退,这几日都要着专人好好照顾,退了烧就会醒过来。”

    “府医辛苦了,本王将她二人托付给你,务必要尽全力医治。”

    “是。”

    众人离开了寝殿,只有木忆躺在床上,脸色仍然苍白,还有些许的虚汗,面上的纱没有撤掉,毕竟辉月的脸,可从未示人,哪怕她现在是昏迷着的,也无人敢动,不然这位姑奶奶醒了,秋后算账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轻轻抚上面纱,五皇子很想看看她面纱下的脸,但也不愿意违背她的心思,将来有一日,她必然会愿意掀开这面纱,给自己的看,“辉月,从今日起,你就是本王的后妃,这疆后的位置只能是圣女的,我不能坏了这个规矩,但本王向你保证,这颗心永永远远都是你的。”拉起木忆没有反应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跳动的频率和脸上的决心,旁人看了或许会感叹他的深情,但在骊歌看来,这就是亵渎,亵渎了王妃,亵渎了圣女一派。

    乌疆从未有过蛊毒师成为王室后妃的先例,因为修炼蛊毒的女蛊毒师,身体或多或少都会受损,诞育皇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她们体内常年积累的阴寒之气会损坏男子的身体,所以,乌疆的人都知道,一旦女子成了蛊毒师,基本等于终身不嫁,也不会有那个不开眼的人要娶蛊毒师,这五皇子是着了心魔还是怎么的?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但她作为下属,并不能去干预主人的想法,只是在她心里,对躺着的辉月就多了几分忌惮。

    此刻昏迷中的木忆并不知道自己的这重身份将后来会带给自己如此大的麻烦,昏迷了很久很久,梦里似乎回到了她小时候,和母亲,阿诺在沈府的那些年,日子轻松又充满欢乐,娘亲和绿意姑姑会想着法子的给他们做好吃的,小厮丫鬟个个年纪都不大,说是玩伴也不为过,还有和宝林哥一起学习的日子,再后来遇见了程嗣,起初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奈何日久见人心,当年的一个打赌成就了今日的良缘。再往后,画风就不再温情,母亲死了,父亲也死了,程嗣失踪了,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放映机一般,在木忆的脑子里来回播放,痛苦和悲伤压抑在她心中好多年,她却不敢释放出来,生怕让周围的人跟着自己伤心起来。

    “娘……你不要走……”嘴里无意识的嘟囔着,木忆的眼角也渐渐湿润起来,看得五皇子心里更是疼惜。

    本来都有所好转的伤势,在前两日又开始反复,降下去的体温又再度烧了起来,眼看着本来就不胖的辉月日渐消瘦,五皇子着急,却也没办法,只能是每日处理完事情后,就亲自来照拂她,这些日子,她嘴里时不时的会说些胡话,听不太清楚,但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搞得五皇子也没辙。

    撤换了她头上覆着的冰帕子,重新换上一块,掀开被子,看她的伤势,那大腿上的牙印很深,也很大,本来纤细白嫩的腿部现在全是青紫一片还略有些发炎的红肿,让人看了就心疼。

    辉月自小是怎么过的,他不太清楚。

    但一个女子会选择成为蛊毒师,其中必然有让人无法言说的理由,“辉月,过去的苦难都结束了,还有一日,我就要继任疆王,到时候,你同我一起搬入宫里可好。”

    没有人回答他,五皇子这般自说自话的情况,自从辉月受伤以来就出现了。

    门外,府医和前来探望辉月的木摩站在门口,见五皇子如此精心照料她的模样,心里也知道有些事情,注定是不可逆的了。

    拍拍木摩的肩膀,府医示意他先离开,不要打扰殿下照顾使者了。

    两人走出来一段距离,找了个凉亭休息,十多天过去了,木摩的恢复很飞速,手臂上的伤基本没问题了,断腿的部分也在愈合,只是走路还不太方便,找了个拐杖支撑着自己,担心辉月的伤势,木摩开口问道,“府医,辉月的伤不是有所好转了吗,为何还会发烧,这都十多天了,人还是糊里糊涂的,再这么烧下去,人都要烧傻了吧。”

    “使者的伤,按理来说是没什么大碍的,可是咬她的是白虎,这野兽常年在外扑食猎物,自然会带有些毒素,令伤口发炎也是正常的,为今之计,只有找到白虎,用其唾液或者心头血来疗伤,或许能见效。再不然,就只能是广布诏令,寻一世间奇药--绫子草,才有可能让使者苏醒了。”

    “绫子草?什么东西?”

    “我也只是在某医书上看过,说是绫子草有医白骨,生新肉的功效,是治外伤最好的良药。但是从未有人见过,也不知此药草是否真的存世,所以没有同殿下说。怕是一场空欢喜。”

    “你确定真有这样的疗效?”

    “不确定,这些都是医书上的记载,可我想着,要是没有的话,先人怎会编造这些呢?”

    “传本王命令,昭告天下,若有人能寻来这绫子草,本王许他十万两黄金。”五皇子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他们的对话,他都听到了,任何能试的方法,都要试试看。

    白虎的踪迹实在难寻,已经派了众多的人前去,都无功而返。

    既然这草药有可能救辉月一命,那花费再多的金钱财宝,他都不怕。

    十万两黄金,这可是乌疆王室近三分之一的国库了,倾国之力救治一位女子,若是传了出去,恐怕对五皇子的名声不太好,更何况明日就是继任大典,这时候传这样的诏令,恐怕群臣非议啊。

    但五皇子说的话,现在谁敢不听。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