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你若敢问
作者: 小鱼大心更新时间:2018-11-12 13:43:24章节字数:4000
    因唐佳人曾言明,要去守大门,所以秋月白交代下去,但凡有人拜会唐佳人,只要她想,便可一见。只是一点,不许她从秋风渡里出去。正因此,所以孟天青爬了秋风渡的墙头,也没人用箭射他。孟水蓝来到秋风渡时,也借此东风,成功进了秋风渡。

    他慢慢踱步来到唐佳人的窗口,一眼便看见两个小东西头背对着自己,身子挨着身子,一同伏在桌子前忙乎着什么。

    孟水蓝依在窗口,眯眼看着二人,并没有出生打扰。

    待二人直起腰,发出一声欢呼,这才开口道:“什么乐子?”

    孟天青和唐佳人就像惊弓之鸟,一同转身看向孟水蓝。两个人的身子紧紧挨着,看样子是在遮挡桌子上的东西。

    孟水蓝拿眼一扫,发现孟天青的手指尖上有红印泥,而唐佳人的脸上则是有两道黑色墨汁,看起来就像一只小花猫。

    孟水蓝的眼神变得柔和,对唐佳人道:“孟天青是个不成器的,书画虽小有成就,却不及某许多。”

    孟天青用孟水蓝能听见的声音对唐佳人耳语道:“别听孟水蓝在那里瞎说,他那是嫉妒我天赋凛然。”

    孟水蓝不语,只是看着唐佳人微笑。也不知是因为阳光为他镀层温暖的光,让人心随之变得柔软,还是因为孟水蓝那份悠哉与自信,令人产生了信服的心态。总而言之,唐佳人还真信了孟水蓝所言。

    她不顾孟天青的阻拦,对孟水蓝招了招手,道:“你进来看。”

    按理说,这是唐佳人的闺房,不应有外男随便进入,可唐佳人那颗心,从不在这些男女大防上。

    既然唐佳人都不在意,孟水蓝又怎会假惺惺地表明自己是正人君子?他推门而入,来到坐便,探头一看,心中便是一惊。

    感情儿,唐佳人在画假银票!

    他将银票拿起来,看了看,道:“做为新手,此伪造算得上堪堪入目。若是拿到掌柜面前,一眼可知真伪。”

    唐佳人求知若渴,道:“那你教我画个真的。”

    孟水蓝心中暗道:这东西能随便教人画吗?若是让江湖中人知道白川阁阁主画假银票,那还了得?

    甭管孟水蓝心中怎么想,在唐佳人那双充满期望的大眼中,都要败下阵来。他一伸手,从怀中拿出一张银票,道:“对比看看。”

    唐佳人一伸手,拿走孟水蓝手中的银票,对照自己画的对比一下后,果断道:“确实,一眼可知真伪。”

    孟水蓝道:“银票大多揣了些日子,墨迹不会如此鲜艳。且,纸张用楮皮,与你所用的宣纸不同。有的银票上,有复杂图形,旁人难以临摹造假。也有密押术,既是用微雕章防伪,唯有放大后可看。再者,用特殊药水绘制的图腾,平时是看不见的。若有人造假冒领,只需将银票往特制的水中一泡,便知真伪。”

    唐佳人目瞪口呆。

    孟水蓝用扇子轻轻敲了敲唐佳人的手,笑得意味深长,道:“此事,需自悟。”

    唐佳人闭上嘴,眉头紧锁。

    孟水蓝用手点了点唐佳人手上的真银票,道:“这几个字,可认得?”

    唐佳人读道:“伪造者处斩。”

    孟水蓝点了点头。

    唐佳人眨动了一下眼睛,半晌才道:“孟水蓝,你临摹一张我看看呗。”

    孟水蓝靠近唐佳人,一张脸几乎要贴在唐佳人的脸上,诱惑地道:“要看?”

    唐佳人点头。

    孟水蓝直起腰,留下一个魅惑的眼神,道:“要看,来三日小筑。”

    孟天青本想怼孟水蓝两句,可转念一想,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兄弟同心将人拐走才是正理,当即道:“孟水蓝虽说惯于自我澎湃,但在弄虚作假一事上,却是无人能及。你想学画假银票,去和他学,准儿没错。当然,刻章什么的,我会手把手交你,总比这画上去的真实,可以假乱真。”

    唐佳人将假银票收入怀中,坐在椅子上,将真银票递给了孟天青,道:“容我考虑考虑。这银票你拿着,别忘了买饼。”

    孟水蓝也坐在了椅子上,道:“这样好吗?”

    唐佳人正色道:“你们是亲兄弟,不要将钱财看得太重,要学会分享。”

    孟水蓝的嘴角抽了抽。

    孟天青自然而然地将银票塞进怀中。

    唐佳人催促道:“去买饼吧,五十张。”

    孟天青不想走,道:“等会儿去。”

    唐佳人不依,道:“我饿了。”

    孟天青当即表现得义愤填膺,道:“佳人,我们走!这秋风渡里,竟不给你准备美食,呆下去有何意义?!”

    唐佳人斜眼看着孟天青。

    孟天青的气焰瞬间熄灭,他道:“你等着,我去买饼。”孟天青用眼神警告孟水蓝不可妄动,然后依依不舍地出了房门,突然撒腿便跑,毅然决定速去速回。

    房间里,只剩下孟水蓝和唐佳人。

    孟水蓝问:“为何换了新床?”

    唐佳人疑惑地问:“换了吗?”扭头看向床的方向。

    孟水蓝道:“不用看,样子没变,空气中却有股淡淡的油子味道。”

    唐佳人扭回头,道:“鼻子真灵。”

    孟水蓝道:“某不但鼻子灵,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笑了笑,“佳人故意支开那愣头青,可是有是要问某?”

    唐佳人趴在桌子上,问:“你怎么知道我故意支开他?”

    孟水蓝打开扇子,轻轻扇动,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道:“你让他买五十张饼,岂不是有意让他多耽搁一些时间。”

    唐佳人冲着孟水蓝眯眼一笑,没有做任何解释,却准备在孟天青回来后,用事实说话。什么叫故意支开孟天青啊,她确实是要吃五十张饼。

    唐佳人拿起毛笔,在纸上随意勾画着,道:“有件事,想问你。”

    孟水蓝拿起另一只毛笔,展开另一张纸,也开始勾勾画画起来。他口中道:“百川阁从不免费回答任何人问题。”

    唐佳人看向孟水蓝,坦言道:“我没银子。”

    孟水蓝停笔,眼中含了几缕风情,如同一只柔嫩的小手,在唐佳人的眼中、心上轻轻拂过,道:“以你我二人的关系而言,何需银子?”

    唐佳人打了个激灵,道:“能用银子解决的,还是谈谈价格吧。你这样,我慎得慌。”

    孟水蓝也不恼火,只是勾了勾唇角,继续伏案绘画,了了几笔,将一只盯着鱼磨爪子的花猫跃然于纸张,而后指了指那只猫,道:“你。”

    唐佳人在自己的纸上刷刷几笔,然后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画的东西,道:“你。”

    孟水蓝探头一看,脸黑了一半。

    原来,唐佳人画得是一条软虫子。

    孟水蓝自从被唐佳人用一把银针刺伤了某个不言说的位置后,便一直像只软虫子一般的存在。所谓男人的阳刚,那是一点点儿消散殆尽。也不知是不是他的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自己越发像一个太监。如此,看见唐佳人笔下的软虫,只觉得胸口闷疼,伤势加重。

    他觉得,以自己和唐佳人的过节而言,自己还能如此喜欢这个女人,而非借机报复,简直堪称心胸宽广、有容乃大。哦,奶-大的那个是二王爷,他就不和他抢这个虚名了。

    孟水蓝深吸一口,笑道:“画得不像。”

    唐佳人看了看自己画的东西,道:“怎么不像了?你就是无孔不入的虫子,江湖中到处都是你的眼线。”

    孟水蓝脸上的黑气散去,道:“听君一席话,茅塞顿开。”

    唐佳人笑了笑,道:“来吧,虫子,是时候证明你的实力了。我想听你给我讲讲,江湖上最近发生了哪些大事?”

    孟水蓝沉吟道:“某觉得,这是一个大坑。百川阁素来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问题一个价格,你如此一刀切的行为,着实让某为难啊。”说着拒绝的话,身体却不争气地往唐佳人所在的方向靠去。

    唐佳人道:“我给说书人两个铜板,他都能给我讲半个时辰。”

    孟水蓝的动作僵住,半晌才道:“某就不和说书人比了。”

    唐佳人最想问的是什么,她心里一清二楚,但话到嘴边,却变得难以启齿。并非羞愧,而是……无法问出口。她也是很要面子的,好不好?!

    唐佳人不自然地动了动身体,拿起笔,继续涂鸦。

    孟水蓝问:“怎不说话了?”

    唐佳人不搭理孟水蓝。

    孟水蓝讨了个没趣儿,心里竟怪怪的不舒服起来。他曾言,有人犯贱,喜欢被人怼几句,踹几脚。现在看来,他才是那个人呀。

    孟水蓝站起身,来到唐佳人身边,问:“画什么呢?”

    唐佳人冷着脸,道:“送客!”

    孟水蓝立刻道:“别别,我这椅子还没坐热呢。”

    唐佳人一指门口,道:“爱坐热乎的,去坐灶台上,保你热得吱吱冒油。”

    比起唐佳人不搭理他,被怼两句竟是如此舒坦。孟水蓝摇头一笑,道:“你想问什么,问便是。只是有一样,我只能回答一个问题。”他又怎会不知唐佳人心中所想,如此一说,不过是退了一步,将刀把送到了唐佳人的手里。生死有命,落棋无悔。她若敢问有关唐不休之事,他自然敢说。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