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作者: 千千阙更新时间:2019-01-06 14:18:04章节字数:4457
    小师父也觉得这话有些严重了,便安慰道:“王爷家中私事,白云观实在不该插手,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这月奴确实对替王爷出生入死,这才坏了名节,王爷不妨先领回去,纳妾与否再与王妃商量,最起码先保全王府的名声。”

    小师父这话说的有些道理,现在月奴以忠仆自称,让她自生自灭确实坏了王府的名声,让人以为王府对曾经卖过命的忠仆不管不顾,别说府中的下人和穆宣手下的官员会怎么想,就是将事实真相说出去未免会牵扯到玉菀,穆王府现在势头正盛,免不了被有心之人污蔑。

    玉菀自然不想月奴入府,但要让玉菀真的忍心不顾一个人的死活,玉菀现在还狠不下心来。再说,在与穆宣相处这些日子,穆宣时常会想起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玉菀知道穆宣心中对母亲的想念,也知道也许穆宣的母亲只是瞧见月奴可怜,又担心穆宣的名声受损。男子和女子都一样,女子怕的名声受损,是担心以后嫁不到好人家,或者受人白眼;男子担心的名声受损,是要言而有信,忠君爱国,重情重义,如果穆宣刺客再无动于衷,怕是一则担上寡淡忠仆的恶名,二则会有人议论穆宣不孝,忤逆母亲。

    穆宣面色不虞:“自本王娶了玉菀那日起就发过誓,此生再不纳妾,别的都好说,只这纳妾一则,本王不能答应。”

    月奴听到穆宣不会纳自己,立刻抬起一直低着的头,爬到玉菀脚下,一边痛哭流泪,一边恳求道:“月奴知道自己出身卑贱,不求能当王爷的妾室,只要能当个丫头,一直伺候王爷就可以了。求王妃成全,月奴已经走投无路了,王爷要是不收了月奴,月奴真的会死的。”

    玉菀立刻让春华把月奴扶起来,月奴却执意跪着:“王妃,求求您了,您宽宏大量,就给月奴一条生路吧。”

    “就是收了你也是本王收,你求王妃做什么,是要王妃为难吗?”穆宣最看不得女子哭哭啼啼,这时候已经开始恼怒了,穆宣自问自己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也不是什么善人,更何况又是曾经背叛过王府的人,自己明明将月奴送走了,又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眼前哭哭啼啼。

    玉菀看了一眼穆宣,穆宣虽然面上在生气,实际上一直往门口看,玉菀知道穆宣是在想念自己的母亲。

    “不若这么着吧,”玉菀瞧见场面僵持,便开口道:“小师父,月奴就先让她跟着我们回去,本王妃和王爷自会以礼相待,当下正是年关,不如先让王爷见一面断尘师父,聊表孝心。出身倒是其次,这月奴怎么说也是失去名节的,王爷贵为一品亲王,总会有诸多顾忌。关于月奴是否收到王爷房里,还是要请王爷回去思量一下,如何?”

    小师父虽然是个出家人,但是也明白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是愿意娶一个没有嫁人就失去了名节的女子,何况是京城中最炙手可热的穆王。

    “如此,小尼去找师父商量一下。”

    玉菀点点头,坐在桌子旁边,看着一旁的穆宣,心中五味杂陈。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小师父便回来了,玉菀和月奴抬头看着小师父,只有穆宣仍然沉默。

    “怎么样,断尘师父可答应见王爷了?”玉菀问道。

    小师父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道:“王爷王妃,断尘师父说她同意二位先将月奴带回去再做商量,但关于见王爷的事情,师父说还要观看王爷后续如何处理,处理得当自然是好,若是处理不得当,那便一直等到处理得当之后再来见断尘师父。”

    什么?还是见不到?

    穆宣心中不明白,母亲就是为了自己好也罢,出家这么多年为何一眼也不愿意见到自己?自己可是她的亲生儿子!

    穆宣想不通,玉菀就更加不明白了,只是世界上没有一个女子愿意让自己的夫君有别的女人,但是玉菀实在不忍心看到穆宣这幅悲凉的样子,便开口道:“王爷,不然……您就收了她吧。”

    听到玉菀这么劝自己,穆宣心中不知道是喜是忧,喜的是玉菀竟然如何设身处地为自己着想,忧的是自己的母亲的态度实在令人捉摸不透。

    穆宣摇头:“我都许多年没有见母亲了,现在也不在这一时半刻了,不过有一件事母亲说的对,本王确实应该处理好月奴的事情。就如莞菀所言,今日我们先将月奴带回去好生安置,以后再想办法。至于母亲,将月奴安顿好之后,我们夫妻二人会再来求见母亲尽儿子和媳妇的孝心。本王与王妃给观中的师父带了一些薄礼,一是感谢众位师父对断尘师父的照顾,二是祈福来年风调雨顺,一会儿阿路带人过来放东西,还请小师父引路。”

    “阿弥陀佛,王爷一心向善,佛祖自会保佑王爷得偿所愿。”小师父道。

    “如此,本王夫妇二人就先回去了,代本王和王妃向断尘师父问好。”

    说完,穆宣便要出门,玉菀立刻跟在后面,握住了穆宣的手:“真的不再争取一下了吗?”

    穆宣握紧玉菀的手:“爷答应你的,就一定会做到,我都好几年没有见母亲了,也不在一时。再说,母亲只是说让我将月奴安顿好,说到底只是担心月奴寻死,安顿好的方式有很多种,又不是只要收了她这一条道路,咱们再回去想想,等办好这件事,母亲一定会见咱们的。”

    玉菀点点头,心里十分温暖,自己何其幸运,能嫁给穆宣这样的人。

    “走吧,还等什么?”作为女子,春华十分同情月奴的遭遇,但作为玉菀的贴身丫头,这月奴明摆着挟恩图报,想飞上枝头做凤凰,春华便没好气的在后面催促月奴。

    回去的路上,穆宣仍然心情不佳。其实这月奴咬死了如果穆宣不收了自己便一定要去寻死,玉菀一时半刻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玉菀只不过使用了缓兵之计,没有将话说死,这事情也许还有一些转圜的余地。二人在车上沉默不语,玉菀突然想到了自己和穆宣刚成亲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时候穆宣见自己母亲未果,也是如此跟自己坐在车中心情不佳。只不过那时候的玉菀置身事外,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现在却说不定要给自己丈夫纳妾,玉菀这次也高兴不起来了。

    去白云观带的都是心腹下人,自然不会将此事乱传,王府的下人只知道月奴替王爷办事回来。王爷觉得月奴的差事办得好,王妃便赏赐了一个单独的小院子给月奴,下人们最会见风使舵,猜测着这王府可能会有些变化了,有些墙头草便已经开始来月奴的住处巴结来了。

    玉菀也不是不知道这个情况,只不过表面上,月奴还是忠仆,自己还是要将她好生的照顾起来。

    一日晚上,穆宣折腾完玉菀之后,抱着玉菀若有所思道:“莞菀,你明年也十六了,不若咱们要个孩子吧。”

    穆宣这话说的声音很小,又带有一丝的无奈。玉菀一下子就从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不是说好过两年再要吗?王爷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了?”

    穆宣低下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穆宣心中不能否认的是,自己和玉菀想尽了办法想找出解决月奴的办法,但是月奴却咬死了一定要让自己收了她,按理说自己是个王爷,三妻四妾也算是再正常的事情了,收一个丫头也没有什么。但是穆宣却不愿意违背当日对玉菀的诺言,而且穆宣总觉得家中没有个孩子,始终是缺点什么。如果玉菀给自己生个孩子,无论男女,家中总是会多很多欢声笑语。

    如今的王府,自己经常很忙,每每只剩下玉菀一个人在家中,如果有个孩子陪着玉菀,玉菀也许也就不会这么无聊了。而且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果有了孩子,母亲看在孩子的面子上,说不定就会再见自己。而且,即使孩子不能打动母亲,有了孩子便有了家的感觉,自己也许就没有那么想了。

    玉菀想到穆宣曾经说过以后万不得已才会纳妾,但是却不会有庶长子,穆王府的长子只会是自己所出。现在,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了吗?玉菀没有想到这个万不得已的情况竟然来的如此快,穆宣这就要有其他女人了吗?还有就是玉菀也猜到了,也许有了孩子,就更能打动断尘师父,到时候穆宣再见自己母亲的几率也大些。

    玉菀也也知道穆宣是为了自己好,只不过玉菀的心中还是不是个滋味:“王爷,不是我不愿,而是那调养身体的药,我才吃了半年,还有半年才吃到整数,这会儿停了恐怕前功尽弃。”玉菀一直是个有计划的人,更是一个自律的人,只要她制定的计划,再艰苦玉菀也会坚持完成。这次,因为月奴的事情,就要将自己努力了小半年的结果付之东流,玉菀实在是不愿意。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