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谁更倔强
作者: 木子生生更新时间:2019-01-06 13:11:36章节字数:8976
    巨石林。半山腰。

    黑夜中,一切都很寂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黑发少女抱着古琴俏然而立,身边站着两米多的赤角莫牛,猛犸巨象和两匹火焰龙马似是背景。

    再向下便是四具异兽尸体和三个倒地的兽人,鲜血涓涓而下,汇聚成河。

    狮火刚奔出山林,还未来得及喘口气,扫了一眼已经染血的巨石林,瞳孔骤然收缩。

    浑身颤抖,握爪成拳,突然发出一声仰天怒吼。

    他知道,他的团员,应该是完了。

    他不知道,这是谁干的。

    狼起和鸡仓也是矗立在原地,眼中闪过凶厉之色,兔死狐悲,难免让他们心生恐惧。

    狮火盯着半山腰站立立的那两道身影,嘶吼道:“是谁?”

    盛无情并未答话,莫牛也懒得理他。身后林中却是传来一道并不明亮却甚是冰冷清晰的话语。

    “杀人之前,你们应该做好被杀的准备。”

    林中缓缓地走出一道身影,手握黑绝刀,跨下麒麟兽,正是尾随拖延狮火三人的无名。

    金麟低吼一声,绕过三人,奔回到盛无情和莫牛身边。

    无名翻身下麟,原本冰冷的目光看着盛无情变成了柔和之色。

    “无情,你没事吧。”

    盛无情心中一颤,却是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心中回答着,我没事。

    无名无奈一笑。

    “小美女呢?她也没事吧?”

    “双儿杀了一人后,又引走了一名三段飞行术师,还在我的感知中,应该没事。”

    无名看着盛无情淡然的表情,心中似是有些烦闷,冷然回头看向狮火。

    “你不是想跟我决斗么?我给你这个机会!”

    听了这话,盛无情骤然睁开双眼,眼中闪过浓浓地担忧之色:“无名,你…”

    无名握着黑绝缓缓上前。

    “我想试试,我现在到底是什么实力。”

    狮火已经被怒火充斥的双眼闪出一抹骇人的亮光,抽出挂在铜狮身上的火红色长剑,跨前几步。

    “小子,我要将你烧成灰烬,为我的团员报仇!”

    无名并未答话,低着头抚摸着手中黑绝。

    “无情,你骑着金麟去找无双吧。这里有我和莫牛就够了。”

    盛无情抿了抿嘴角,犹豫了一下,翻身骑上金麟,看着无名的背影低声说道:“你小心点,我尽快回来。”

    “嗯。”

    金麟嘶吼一声,看了一眼无名,转身奔入林中。

    “莫牛,”

    无名将黑绝交付左手,闭上双眼。

    陡然睁开,眼中已是寒光乍现,再无任何一丝柔情。

    “狮头是我的,除了他,一个不留!”

    吼!

    莫牛发出一声震天巨吼,如虎啸山林。身后猛犸和红红火火也随之迎合,似拱卫着将军的士兵。

    烈火铜狮身上的火焰剧烈抖动起来,有些不稳,眼中也闪过一抹人性化的惧怕,低头喘气,四蹄窜动。

    狼起和鸡仓也是瞳孔收缩,如临大敌。他们都感觉到了巨吼声中携带的恐怖压力。

    莫牛双臂纹光缭绕,铜皮铁骨,眼中再无呆滞,布满凶厉,仿若出世凶兽。

    单脚蹬地,嘭的一声,脚下直接被踏出坑洞,莫牛如一只下山猛虎,入海蛟龙,携着罡风凶气扑向狼起和鸡仓。

    在经过狮火身旁的时候,看都未看他一眼。

    无名说过,狮头是他的。

    所以,他不会丝毫插手。

    而其他人,也休想插手!

    莫牛掠过时带起的罡风刮的狮火皮肤隐隐刺痛,他心头一跳,竟是没敢横加阻拦,他怕被这个赤角怪物盯上,会率先阵亡。

    继而眼神瞬间收回,继续盯着无名。眼前之人,无论是异能波动还是自身气势,都比那个赤角壮汉弱了不只一个档次。

    “你很有胆魄,却太自大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无名冷然一笑:“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噌!

    黑绝出鞘,刀锋前指,亮银刀锋在这黑夜之中寒芒乍现。

    “你将成为我刀下亡魂!”

    腾!

    火红长剑上腾起炽热的火焰,同样甚是耀眼。

    大战,一触即发!

    …

    盛无情骑着金麟凭着异能感知向林中奔去。

    听到了莫牛的震天吼声,感知着身后传来的异能波动,盛无情知道,那里,已经开始了战斗。

    他不知道无名为何要支开自己与狮火单挑,像是一个小孩,在与她赌气。

    但她了解无名,应该不至于如此,他应该有着自己的打算。

    无名,依然让她看不透。

    有莫牛的保护,他应该没事吧。她想。

    收回思绪,继续感知着妹妹的位置,突然,柳眉一皱,急忙催着金麟加快速度,向林中奔去。

    盛无双,被发现了。

    …

    黑夜中,盛无双凭着对光异能的掌控,隐身缓慢前行着。

    她具有夜视千里的瞳术,能清晰看到天空中的三段飞行术师鹅昌。

    她不敢停留在原地,因为当她静止不动后,那个飞行术师竟然能确定她的大致位置发起攻击!虽然狙击光束并没有命中她,却是离她很近了。

    而当她再次移动之后,攻击却又消失了。

    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不断地隐身前行着。

    她也没有将这种情况告诉盛无情,她怕会影响伙伴们的战斗,即便杀了一人,她还想多尽一份力。

    由于一直没休息,所剩不多的异能在她隐身状态下已经快要耗尽,她却依旧在努力坚持着。

    咬着牙坚持着。

    将体力榨成异能坚持着。

    能引走这个飞行狙击手便能帮助团队,能多坚持一分种,便会多帮一分种吧,她想。

    …

    鹅昌展翅飞在空中,一双鹅黄色的眼睛穿透树林寻觅着盛无双的身影。

    每一个狙击手都有辅助狙击的独特看家本领。而鹅昌的本领除了飞之外还有他这双鹅黄色的双眼。

    双眼处异能涌动,显然是一种瞳术。

    这种瞳术叫定向追踪。并未排进瞳术前十,但却是一种有关狙击手的瞳术。

    这双眼睛能储存静止之人的念力波动,当这个人再次静止不动的时候,他便能凭着念力波动确定大致方位。

    而一旦那个人移动,念力波动发生变化,他便无法再确定其位置了。

    正是凭着定向追踪的奇异瞳术鹅昌才能找到隐身不动的盛无双,从而发起攻击。

    盛无双显然发现了这种瞳术的缺点,不断移动着。

    但他并不着急,发出必杀一击后盛无双一直保持着隐身状态,明显支持不了多久。他只需要盯住林中的脚印等着盛无双退出隐身状态后便能打活靶子了。

    二人就这样捉迷藏般在林中追逐了许久。

    盛无双体内异能终于被榨干,周身光晕涌动,玲珑的身影也是若隐若现,她已经支撑不了隐身状态了。

    就在这时,天空中发出了一道凌厉的光束,射向盛无双。

    在自己明知状态不佳时,盛无双已有动作,顺势一扑,躲到了巨石后面,彻底解除了隐身状态。

    这巨石斜靠着一座小山,恰好挡住了鹅昌在空中的狙击路线。

    看着披风上被烧焦的洞口,咬着银牙。挣扎着将披风抱在怀里。

    这件披风,是他送给她的。

    盛无双闭上眼睛,给姐姐发了个信号。

    酥胸上下起伏,不断地喘着粗气,身上也已香汗淋漓,她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姐姐来,她已经到了极限。

    鹅昌眼见一道靓丽身影退出隐身状态躲到了山后,顿了一会,抬枪射向巨石,石头冒出股股青烟,却并未穿透。

    巨石太厚,如果想要射穿起码需要他汇聚五成异能,但他并不敢赌这一击,他不知道她耍的什么把戏。

    鹅眼微眯,小心翼翼地落到了地上,拔出腰间佩刀,向巨石走去。

    “呦,美女,终于支撑不下去了么?”

    “你一个弱女子,作为狙击手用得着这么拼命么。”

    “狙击手应该躲在暗处,你实在不应该引我出来。”

    盛无双没有答话,她已经没有力气答话了。睁开双眼,眼神冰冷无情,那模样,有些像她姐姐。

    终究,还是实力太弱啊。她想。

    鹅昌的脚步踩地草地哗哗直响,越来越近了。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鹅昌,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交个朋友我不杀你。”

    鹅昌还是有些害怕这是个陷阱,或者盛无双临死反扑,天生胆小让他慎之又慎。

    脚步声依然在接近着,眼看走到巨石后面,他已经看到了盛无双露出的衣角。

    鹅昌双眼历光一闪,骤然拔刀上前。

    就在这时,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悲伤之情,前冲之势也是减弱。

    在原地停留了三秒,他便再次缓步上前,催动异能抵御着脑海中的混乱情绪。

    绕过巨石,看到了盛无双那对金眸冷眼,缓缓握住手中之刀,继而骤然挥下。

    他要辣手摧花!

    心中再次升起了一股思念之意,仿佛盛无双是他的思念情人,刀势也慢了五分。

    却并没有停滞。

    刀刃已经隐隐刮破了盛无双的外衣,露出了雪白香肩。

    刀锋即将触碰她的脖颈。

    分毫之离。

    呲!

    仿佛撕裂了棉帛的声音,在这宁静的黑夜中冷然作响。

    啊!

    鹅昌发出凄厉的惨叫打破了这份宁静,身体似是风中飘叶,向后飞去。嘭的一声撞在了山体之上,落石滚滚,淹没了身躯。

    反观盛无双,身前利刃停在距她半指之处,握刀之手也凝滞在了半空中。

    只是那手已经齐跟而断。

    鲜血汩汩。

    林中传来一阵唏吟吟的嘹亮龙吟,那停在半空中的利刃骤然锋转,如一道银色闪电划破夜空,带着凛冽的风势刺进乱石堆中。

    哗哗哗!

    噗!

    似是一声异响,乱石下渗出鲜红的血液。

    石中哀嚎声也是戛然而止。

    鹅昌,七兽猎魔团狙击手,死在了自己的刀下。

    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至死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刀刃仅差一寸便停滞不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会齐根而断。

    盛无双听到了那声熟悉的龙吟声,缓缓地闭上双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金麟,谢谢你。

    而后意识渐渐模糊,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怀中依然抱着披风,紧紧地攥着披风处的那道漆黑空洞。

    紧紧地攥着。

    如一阵风般,林中掠出一道金红身影。

    盛无情跳下金麟,飞步上前,把着妹妹的香肩,将她拥在怀里,眼角溢出一滴泪水。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