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使,我们不约5(四千五字)
作者: 扑街的人忙更新时间:2019-01-06 15:09:35章节字数:11148
    夕阳染得病房变了色,在心中百般召唤系统的十号,被这带着阳光的橙黄背景,撩拨得有些心烦。

    虽然有电视可看,但她依然感觉到了,时间有点儿慢得难受。

    电视不停的换台,人影浮动,节目熟悉又陌生,却于无法静下来的她来说,十分不够好看。

    又煎熬了几小时,

    美妇没有再来,天使大大也才刚说完表白的话,还没等她做好身份澄清或回复,就突然被一个电话叫走了,

    然后,一直都没回来。

    如果不是这自称陈管的人,在饭点时,送来了极香的美食,她甚至会怀疑,他们是否终于知道了自己认错了人?

    煎熬感就降低了一些。

    “小姐姐,看看我是谁?”

    是他们回来了?

    十号兴奋的朝门口看去,却只见到了一个西装格领,但却身带围裙,头发用啫喱水梳得一丝不苟,但却在带着的厨师帽前留出一小撮呆毛翘着,五官生得让人不辨男女,但胸部平坦的人。

    “嗯?……”原主不认真啊!

    “陈管我回来了!”

    好吧……绝对又是认错人的人!

    “呜呜,小姐姐,听说了您受伤,陈管我可是担心死了,这不,一接到电话,我就连假都不度,直接回来了。

    真不是陈管也要说你,母女没有隔夜仇,您这,老是动不动就不认你妈妈的毛病,真该改一改了,呜呜。”

    还真在抹泪?

    “陈,陈管?”是这人爸妈有点儿逗,取名叫陈管,还是他是个路上的城管?

    城管不会做这种打扮,大半天这样送饭吧?

    “可你们真的认错人了啊!我名字叫韩茹雪,不是你们说的小萱。”

    十号无奈扶额,毁容了+没身份证在身边,被这么认错,真反驳得累了!对了,“听声音也该发现不同吧?”

    这是那美妇的女儿的什么人呢?

    打扮和名字都这么别出心裁的逗,声音都听上去是想让人揉柠和欺负。

    “陈管我是看着小姐姐长大的,小姐姐的身形和声音还能不熟?

    别说没伪装时了,就是真伪装了,也不可能听不出!这世界上,除了已经去世的老爷子,就没人再比我会认小姐姐了。”

    说着,他(or她)就骄傲的站直了身体,给人一种,他身上有荣耀勋章在闪耀的感觉。

    “你知道我不是前面来看我的美阿姨家的小萱,对吧?”十号压低了声音,悄悄说,“只是为了美阿姨家不要太伤心等理由,才也一起大声叫‘小姐姐’的吧?”

    “咳咳咳……”对了,这剧烈的咳嗽,就该是了,那种被拆穿某些善意谎言或者玩笑时的表现!

    “呼,总算有个明白人了!”十号心情放松了一些,有人能认出,对于不想顶替别人身份的她,是好事呢。

    “小姐姐!你怎么了?连陈管我都骗!呜呜呜,咋们可是有十多年友谊的小船啊!

    我连自己那貌美的长相,都交按您的设计打扮了三个月了,还为此踢掉了三任男朋友,说好了的永远坦诚,当世界上最棒的异性姐妹花的!

    您怎么可以骗人家,说你是别人!呜呜呜!”

    什么?这沙雕打扮是美妇的女儿设计的?

    纳尼?这人是“有男朋友”的“异性姐妹花”?

    哈~哈?这位有钱人家的无聊小姐姐真逗!

    亲情上,叛逆却被母亲溺爱,爱情上,勇往直前追帅哥,友情上,不分年龄似乎整蛊,

    这么的,直觉就觉得,若是以前有缘想见,原主会把她也当成偶像吧?!

    原主的那一世,遇到天使大大时,都是三年后了,不知是不是情伤太重,把“小萱”这个名字,永埋心底了。

    似乎,他醉倒时,一直没听说过小萱这个人呢!

    记忆里,不小心在厕所,听到他和人聊天时,就说过,他从未谈过恋爱。但他依然神往,他说,要为了未来的她,绝不近其她女色。

    也是呢,连中了药时,都硬生生忍住了!

    如没忍住,

    也等不到到了,她找到他,

    甚至,在把他送去了医院,他有些神志不清的途中,都没有出现过任何失控的行为。

    那是第二次她和他正面接触,也是生命里的唯二接触,

    若没把他奉为生命之光的“爱豆”,便可该算是,还清了第一次相遇的恩吧?

    当年,原主推销啤酒,却遇到了不法份子。

    一觉醒来,便已到了国外红灯区,开始了受尽折磨与凌辱的日子。

    原主由抗拒,到了想求死,却因怕死而不能,最后有了些麻木。

    好在,她想逃出去的心,还一直没彻底失去。

    终于有一天,她趁着过节,看守有些松散,好不容易,光着身子,忍着寒冷逃出了红灯区,

    裹着路边的旧衣,躲进了小胡同,

    正在庆幸中等天亮时,却绝望的被一群小混混发觉,占完她的便宜,便粗鲁的往外拉,

    原主听不懂他们在具体说些什么,却听到了那个外文里“卖”字的音节,

    本着对刚逃出的那个红灯魔窟的抗拒,于绝望中,不要命的大声呼喊“救命”!

    喊得喉咙沙哑,心生绝望,

    却被一身白色羽绒服的他所救。

    犹记得,路灯下,他的影子狭长却温暖,照进了她被冻得即将二次麻木的心。

    白色的羽绒服,在他打架发热时,随手绑在了脖子上,帅气的招式下,衣服时不时的“噗呲”“噗呲”叫,舞得像极了天使的翅膀。

    那时,她知道了,她得见了这辈子的天使!

    命运没有完全抛弃她吧?!

    至少,她的世界,在黑暗里,也可以看见光明!

    还记得,打得混混们满地找牙后,他说了个恶狠狠的“滚”字。

    见所有人离开,他似乎觉得自己刚才的语气太凶,可能把她吓到了,

    便轻轻的朝她走来,

    丝毫不嫌弃她的,摸了摸她的头,温柔的说:“别怕!坏人都被赶跑了。”

    她呆呆的望着他,连眼泪都忘了掉,魔怔的跟着笑了,“嗯!”

    “要好好活着哦,以友谊发誓,会守护你的。”

    “哦。”

    接着,在她吃惊的眼神里,他回应了一个笑,就晕倒了!

    摸了摸他的头,浓厚的酒气,居然也没能遮挡住他头上的高温。

    他,在发高烧!!

    好在,他身上有手机,

    一个电话正好打来,她帮他接通,他便被那个称他为少爷的人带走了。

    好在,那人估计以为她是救他的人,便满足了她的要求,帮她报了红灯区非法买yin的警,并把她送回了国内。

    犹记得,回国后,去家里找爸妈时的场景,

    满室空空,询问邻居才知道,

    她的父母,对她的卷款离家,彻底怒了,

    为了和她这个,离家出走的小女儿断绝关系,居然卖了房子,搬走了。

    好不容易,有了的回家的信念与期盼,全都化为了粉末。

    父母,居然真的恨了她!

    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心理,便彻底产生了,她甚至不知道了自己活着的意义!!

    便于国内夜店里,醉生梦死。

    如不是,那天走错厕所,在隔间里,浑浑噩噩的被刚才的舞伴亲吻的她,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她估计很难回想起,自己也曾是个人。

    本想出去偷偷看一眼,

    却想起了自己的不堪人生,以及此刻真在撩拨她的咸猪手,

    似乎一切都不配被他看见!

    她便顿住了。

    尤其听到,他拒绝诱惑时,说自己要为还没出现的未来爱人守身的谈话时,

    她羞愧得泪流满面的同时,也庆幸了自己忍住了刚才的开门之手。

    她于他,可能只是陌生人,

    但,

    天使的世界,怎么能看见污泥?!

    后面几小时,她都在远远盯着他的背影,

    甚至,于不知不觉中,偷偷跟着他走了一条街,直到他转身看圣诞树。

    她都不会记起自己不仅是人,更还是活生生的活着的!

    或许,活着的意义,不该是颓废,

    还可以是,守护这位深情的天使!

    对呀,天使大大这两次都是,一个人醉酒的样子,醉酒前冰冷,生人勿近,冰冷说“滚”,醉酒后迷茫,摇摇晃晃,轻轻拒绝,

    但都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要是再像国外那样,一人晕倒,就麻烦了!

    她知道,早已全身布满黑色痕迹的她,不配靠近,

    所以她,每夜都出现在他回去的夜店的幕后,让酒保去帮她打探他是否安全的消息,自己却绝不露面。

    这就,有了第二次正面相遇,

    那天他喝罪酒后,酒保就对她说,

    他眼神不似乎对劲,

    很像被人下了药,还被人架出去了。

    她慌张赶去,为了跑快些,高跟鞋丢丢在了一边。

    赶到时,已查不出具体房间。

    她绝望的哭泣,说责怪自己速度慢的同时,开始了一间又一间房门的敲门。

    好在,才刚敲开一间被骂,

    正欲敲第二间,就听到了,咚,咚,咚,的撞门声。

    原来,他意志这般坚强,为了清醒,划得自己满手伤痕,打晕了意图不轨的几个满脸皱纹的肥妇女,正在房间里撞门。

    就是这撞门,和后面一起边撞边大呼的“开门”的声音,让她找到了他,最终救出。

    她很想守着他醒来,

    但却因为,深深的知道自己,已被黑暗染得太脏,

    怕他清醒时,就此污了他的眼,便一送到医院就离开。

    可谁知,跑得太急太伤心,没有注意红绿灯,结果出了车祸。

    看着自己血入大雪,周围白红若梅,身影残断沉如雪下,她觉得解脱的同时,却更不甘离开!

    好不容易,自己有了活下去的目标,好不容易,自己活着有了意义!

    她死了,天使大大再出事,没人守护了怎么办?!

    若是他今天没差点儿出事,她还不会觉得什么,

    可是,他今天差一点就被玷污了啊!

    这,又让她怎么放心,自己的天使独留人间?她,即便是死了,也好想守护他!

    于是,正要消散离开入轮回口的灵魂,

    突然变得很重很重,坠入了传说中的幽冥河,在冥河渡口,她刻下了,“天使大大安然一生”的愿望,便开始了漂泊和等待。

    神秘幽冥河冰冷刺魂,给魂魄煎熬感的水雾,飘飘荡荡,河魂以清理垃圾情绪的任务,给它们这些滞留的灵魂转播观看人间的机会。

    每个十年,幽冥河阴气盛极,她便可以去人间送上,她在幽冥河日夜所积累的祝福,给他给运气提升。

    一开始,时不时任务完成后,她得以有看他几秒的机会,看着他好转,到继续天使品行的人生。

    本觉在幽冥河里被刺魂之寒冻得疼痛的她,本在遭罪,却内心幸福,

    周围的幽魂,虽然都失去了交流能力,但看其凝实度也知道,它们都最多只待了七天,

    便多数都消散转生了,唯有她,自己也惊喜的吃惊于自己的坚持力的,还在徘徊。

    可是,没多久,他父母死去,他便被人接连各种陷害,最后,活得连曾经的她,都不如的那一刻,她痛哭了!

    带有纯粹感情的血泪入河,幽冥河共哀,一下子,便把河水吸收的人类世界的感情垃圾,都洗涤净了!

    原来,幽冥河等的最后一味感情契机是“无私爱”!

    原来,原主她自己就是幽冥河的主魂的一部分!

    河魂归净,便不必再吸纳滞留之魂。

    自此,天下执念游魂皆再无藏身之所,只得带着戾气转生,

    而戾气与执念,是损新生儿人生的刀刃,但凡有这些,他们便再难拥有美貌或幸运。

    而她的天使,被害得惨死了,戾气与执念之厚,足以让其十世难得一乐!

    她,不忍心呢!

    便不顾后果,献祭了大半灵魂,打开了时空轮回,让一切重来。

    这,就迎来了十号呢!

    估计前面昏迷,意识不清晰,所以十号回忆时没注意到,

    这次,她看到了!

    幽冥河居然就带有她的灵魂碎片!

    那熟悉的波动,和她的灵魂似乎都在共鸣!!

    还就是是原主无法献祭掉的那一块!!!

    难怪,这河这么怪,能产生灵魂和吸纳别人灵魂了,简直就是和她其它的灵魂碎片一个属性。

    好吧,她后期还得带着执念假死一次的样子了,话说系统怎么还没回来呢?

    她才不信它是怕被驱逐呢,修真世界都能偷灵魂了,除了初入身体时,魂魄不稳,它在苏茉莉身上被驱逐了一次外,就没人能把它驱逐掉过了。

    这家伙以为她听不到,就在心里打小九九,整个世界都想偷懒,实在有些欠骂!

    唉,要不是,看在它多偷懒,确实利于能量浸透,从而加速升级,是的存能能力提高,可以去更多世界,她就不可能假装不知了。

    现在可好了!心里呼叫了一天都不来!

    以后等她灵魂碎片收集够多了,能捞它出来打时,一定要狠狠的揍!!

    “小姐姐,小姐姐?哪里不舒服吗?怎么发呆了这么久?”

    “心里不舒服!”也不知怎么了,悲伤的记忆里回来,加上系统让人不爽,她便莫名想虐他了。

    “啊?”

    “本人,韩,茹,雪,无端被人错人了,心里不舒服!”他有着电影里“如花”的倾向感,却怎么能比确实长得不错呢?

    想打人都没理由在心里打。

    唉,原主不是小萱,这一世的十多年,所有的打人事件,都是在心理发生的呢!

    “那……我就和您一起角色py韩茹雪吧,来,小姐姐,要多笑……额……咳咳……是有笑意才可爱,别越长大眼神越冷冰冰。陈管的老骨头,都快被冻死了!”

    十号:“……”能说些什么呢?这人的脑补怎么这么年轻化?

    “来来来,先鸡汤暖暖味。”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