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他不认识她了!
作者: 潇湘草更新时间:2018-11-03 14:58:52章节字数:7250
    第一百七十三章 他不认识她了!

    他伸手将紫研推开,方才面上的柔软早已消失无踪,他淡漠的看着她,却是缓缓勾出凉薄的笑来:“黎小姐,你是千金大小姐,想要什么都有什么,哪怕是你想要天上的月亮,也会有人搭梯子给你摘下来,但是,很抱歉,我花泽许是人,不是货物,我凭什么跟你走?”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你也不过是为了老二吧,让我走?让我出国去?然后随便给点钱给个小公司打发了,然后老二就没有后顾之忧,这花氏的天下都是他的!

    美人计?呵,花泽言,你以为我会蠢到就这样放弃到手的一切,去相信一个小丫头片子的话?

    “花泽许……你为什么要拒绝,你跟我走,带着我们的孩子,黎家的一切都是你的,我爸爸就只有我这么个女儿……”紫研被他推的趔趄,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花泽许醉心名利,可是今天,为什么这个名利吸引不了他了?要知道,黎氏的基业根本就不在花氏之下,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黎氏还要远远胜于花氏。

    “如果你愿意把黎家给我,那当然是很好,没有人会嫌钱多的。”他转过头,一脸阴霾的看着紫研,“可是花氏,我不会就此放手,我花了这么多的心血,不可能因为你而放弃……”

    花泽许说完,忽然转身拉开门:“请你离开,我要工作了!”

    紫研却石化了一般愣在原地,“你说什么?你不为我想,还能不为孩子想想么,你是他的父亲,你有这个责任……”

    “你还想听我再重复一遍吗?我要黎氏,也要花氏,你还真是小孩子,幼稚、愚蠢,简直是愚不可及,以为只是这样就能满足我?……”

    “够了!”紫研忽然大吼出声,她一把抹掉了眼泪,俏丽的小脸上竟是泛起笑意:“我记住了,不用你再重复一遍,是,我幼稚,我愚蠢,我没有修养,我粗鲁,可是花泽许!你听好了,原本我也只是因为孩子所以想试一下能否跟你相处,但是,我不准备再要你了,也不准备再对你说第二次这种话,还有,你真是一个可怜的人……”

    她说完,就从他身边走过去,单薄的肩膀撞上他的,要他向后趔趄了一步,他感觉自己似乎要失去什么了,但却又想不到抓不住,她小小的身子倏忽儿就消失了,房间里变的安谧下来,他却觉得莫名的心烦一点一点的涌出。

    是他不喜欢她这样的千金大小姐,骄矜无礼,自大骄傲,凭什么她说要他跟她走,他就要跟她走?她以为她是谁!

    如果紫研不是只有二十岁,如果她能再成熟冷静一点,如果她换了别样的方式,说不定这一切就有了别的结局……

    而如果花泽许没有被权势『迷』了眼睛,没有被错误的自以为是的名利糊住了心,如果他早一点清醒过来,是不是他的人生,也就从此改写?

    但命运中,从来,没有如果。

    三天后,紫研启程去美国,临去之前,她很是趾高气昂的给裴梓晨打了一个电话:“裴梓晨,我跟你讲,姑『奶』『奶』没有人要了,所以姑『奶』『奶』准备去美国勾搭你,姑『奶』『奶』准备舍己救人,普度众生,化身鹊桥啦!”

    ……

    “筱薇,你听我一句劝,他现在是不会见你的。”安逸尘拧着眉,一字一句的对筱薇说道:“如果你还信任我,那么就回国去,或者去澳洲,伯父会照顾你!”

    “我不是不信你,可是,我一定要见他不可!”只有先见阿泽一面,她才能够安心,毕竟她是因为从金老三那里得知阿泽不好的消息才赶过来的,不见他一面,她这心里总归是不安,况且自从自己到缅甸后,安逸尘不止一次提出让自己回国,这其中不知道有什么猫腻。

    “是不是因为这里有危险,所以你才一直让我回国?”如果是这样的话,她打死也不会回去的,就算要回去,也是她与阿泽、安逸尘一起回国,她绝不会丢下他们俩个人。

    安逸尘连忙摇头,“你先回国,数月后,我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花泽言好不好?”

    筱薇原本还打算跟他理论下去,但是想了想后,突然又改变了主意,“我可以答应你先回国,但是你必须告诉我,阿泽的确切情况,不然,我说什么也不会离开!”

    “那我送你吧!”

    “不用了,有李强跟着,我不会出什么事的!”

    筱薇并没有回国,只是让李强先行回去了,而她自己避过安逸尘的耳目,留了下来。听安逸尘说了一些现状,筱薇也感觉到了情势的严重,恐怕从安逸尘嘴里听来的,仅仅只是最轻微的情况,而花泽言现在的情况只怕要更严重,这让她心里实在放不下。

    ……

    随便找了个旅馆住下,筱薇就按照安逸尘所说的位置去找花泽言,那种地区筱薇进不去,所以就只能在门口等着。一直等到将近中午,才听到车响,她打起精神,一抬头,就看到一辆名贵的房车远远驶来,筱薇看了车牌号,想也未想就冲到了路中间,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来,军靴踏在地上的声音纷『乱』无比,她怔仲的看着面前出现的那些人,很像电视上的保镖。

    她心口里咯噔一声,却还是抓住机会在那些人过来摁住她的时候,拼命的叫了一声——花泽言!

    虽然已经是初春了,可是天气还是冷得厉害,风吹过,让她有些发抖,她睁大眼睛看着,有一辆银灰『色』的宾利缓缓的停了下来。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花泽言从耳朵上摘下耳机,茫然的问道。

    “我去看一下。”他身边坐着的那个女人立刻说道。

    “恩!”他淡漠的开口,任那个女人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拉开车门走下车子。

    她在烈日下一步一步走到顾筱薇的面前,唇边渐渐有了讥诮的笑意。

    筱薇的嘴被死死的捂紧,只是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很低很低。

    “顾筱薇?”她笑眯眯的看着她。

    筱薇的眼睛缓缓瞪大,她拼命的挣扎,扭动,她不管不顾的想要挣开,她已经看到花泽言的车子了。

    那个女人笑的更甜美了一些,她拨了电话,一双眸子水汪汪的看着筱薇,她的声音很柔美,一字一句缓缓说道:“泽少,是一个中国来的应.召女郎,她可能是是幻想着来这里做一笔大生意呢!”

    她看着他的车子缓缓的开过来,然后又渐渐走到她的面前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住。

    车窗降下来了,她心跳的飞快,她越发狠命的去咬那一只手,但是忽然间,她的下颌处传来剧痛,好似她的下巴都被人卸下来了一样,她发不出一点点的声音。

    她只能愣愣的看着那车窗里的人,他带着墨镜,唇形桀骜,就那样出现在她的面前,但他好象不认识她一样。

    他只是麻木的看了看她,就转移了视线,筱薇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真的如安逸尘所说,他不要她了?

    他明明看见了她,他明明看见了她,为什么要假装不认得?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她赶走,上车。”是他的声音,是他的。

    冷冷淡淡的传来,一如既往的和记忆中的花泽言一样,对他厌恶的人吝啬一点点的温度。

    那声音,那么近,却又那么的远,她眼前忽明忽暗,头痛欲裂,她形容不出来她在那一刻是什么样的感觉。

    扼住她嘴的那个人身子紧贴在她的后背上,那一只手臂粗壮结实横陈在她的面前,她只觉得自己越发的难受,只想干呕,她双腿不停的打颤,她几次努力要张嘴发出声音,却发现下颌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她瞪大了眼睛瞧着他,但是他漠然的转过身去,车窗升上去了,但他竟没有一点点的感觉。

    筱薇看到站在她面前的女人缓缓笑了起来。

    那个女人笑的很美,眉眼间有一两分像她,她,是不是,该把这些当做安慰?哦,他还是爱我的,他找女人,都是照着我的模样找呢。

    可是,她已经二十五、六了,她不是十八岁的小姑娘,还可以整日的生活在幻想中。

    这很可笑,不是吗?是的,这很可笑。

    她这样不管不顾怀抱着一种孤勇来异国找他,她做好了面对无数艰难和阻碍的准备,她不怕,她都不怕,可是她没有想到,她来了,而他已经不在了。

    但她不恨他,一点点都不恨他,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恨,难道她心里还在想,原本她就是配不上他的,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吗?

    “你听到了吧?泽少要你赶紧离开。”

    那个女人看着她,心中的嫉妒却像是毒蛇的信子在蠢蠢欲动,她看起来当真有些糟糕,是真的不美。

    筱薇不说话,她阖上了眼帘,她脸的下半部分疼的厉害,她的下巴被那人捏的脱臼了,她就是想说话,也发不出一点点的声音。

    那个女人又笑了笑,伸手将她额前一缕『乱』发撩开,她看到她额上粉『色』的凸起的伤痕,笑意更深:“你放心,我会帮你好好照顾他的。”

    她附在筱薇的耳边,用只有她们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花泽言在等我,顾小姐请自便,不要再来,自取羞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顾小姐早些年,在跟泽少的时候,已经不干净了吧?”

    她和她拉开距离,笑『吟』『吟』看着她,然后优雅的拿出自己的钱夹,抽出两张美金塞在她的领口,方才放大了声音:“不好意思小姐,您来错地方了,这里不是红灯区,不是您该来的地方,拿着这些钱,雇一辆的士去唐人街吧,你的生意会不错。”

    她风情的看她一眼,转身袅娜的离开,上车,车门关上。

    然后那辆车子几乎是立刻绝尘而去。

    渐渐的,就看不到了。

    筱薇感觉自己被人像是丢一块破布一样扔在地上,那个被雇佣来做保镖的退役美国大兵狠狠呸了一口,顺手将她胸前的钞票拿走,军靴从她身上跨过去,几个人跳上车子,轰隆发动引擎,在车子驶走的那一刻,她清晰的听到一句。

    “那个应~召女郎身材好象还不错呢,泽少不要可以给我们,真是可惜了!”

    她一直都没有流眼泪,可是在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她忍不住的泪如雨下。

    筱薇感到说不出的痛苦和愤怒,她趴在地上,她哭不出来,她的下巴脱臼了,她得去找个医院,得把自己收拾一下,她不能再这样丢人。

    她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女人,她有清清白白的家世,如果没有经历那突发的一切,她会是一个体体面面的太太,经营着一家小小的琴行,活的幸福而又自在,她不是一个应~召女郎。

    筱薇爬起来,她想要伸手『摸』『摸』自己的脸,手指刚一碰到,可就疼的让她猛吸一口冷气。

    幸好很快拦到出租车,筱薇在便笺纸上告诉司机,请把她送到最近的医院,她受伤了。

    在医院处理好伤口,她的下颌还是疼,但好在可以轻轻动弹几下了,再打车的时候,也能断断续续说几个单词来。

    回到住所之时,天已经完全的黑了。

    她了解花泽言,他那个人『性』子向来无拘无束,人又霸道的很,对他喜欢的,怎样都行,宠上天去,对他不喜欢的,休想看他一点好脸『色』。

    所以说,那个女人可以天天陪着他,甚至,还有了亲吻的举动,是不是就预示着花泽言心里也是喜欢她的?

    筱薇想到这里,一下子坐了起来,她翻身下床,光着脚去翻自己的包包,找到了他的戒指,她把戒指紧紧的攥在掌心里,才觉得好受了一点点,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

    她不是一个多疑的人,可是她总该相信自己的眼睛吧。

    只是,一个人会变的这样快吗?还是一个那样爱着自己的男人,爱到让她原本绝望冰封的心都动容,相信这世上还有真爱的男人。

    筱薇走到窗前,唰的一声将窗帘拉开,户外的月光像是流水一般倾泻而入,她静静的站着,心不知所想。

    大家不防猜猜阿泽为什么这样对薇薇哦,肯定是为她好~~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