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折剑(中)
作者: 凌无声更新时间:2019-03-15 12:01:21章节字数:3628
    不得不说,道家和佛家的经典确是有用,它能找回一个人迷失的心,能扫去人心里的烦恶和魔障。www.x23us.com

    这几日纪平都在庆丰书院读道家和佛家的经典,诚如陈先生所说,这世上最经得起的咀嚼的不是什么美味珍馐,而是圣人的话,这些经书让纪平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他决定暂且沉下心来,依陈先生所说的厚积薄发,等待有朝一日自己一鸣惊人,用这柄飞剑扫清魔障,洞穿血月。

    纪平在自己的屋里又翻了两遍《观自在心经》,合上书时窗外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他脱下罩衫正准备睡下,目中却不由的一动。

    “小蝶”,

    他推开门去到院里院外找了找,却到处也不见小蝶的人影,他眉头不由得凝起,快步来到老祁的房里。

    老祁这时正在房里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桌上油灯昏暗,听见推门声他忙站起了身。

    “老祁,小蝶呢?”,

    “小蝶?她...不在家里吗?”,

    老祁目光闪烁。

    纪平一脸不悦的道:“到处都找不见她,老祁,她刚受到惊吓,你在家里怎么也不照看着她点?”,

    老祁强自笑道:“少爷您别着急,她兴许是去哪里玩了”,

    “胡说,她什么时候晚上出过门......”

    他话没有说完,忽而用一种狐疑的目光看向老祁,道:“老祁,这不像是你说出的话,你不会说谎”,

    “少爷,我...我......”,

    “她到底去哪了?”,

    纪平的脸色陡然冷了下来。

    老祁心里一紧,知道这件事无论如何也是瞒他不过,但只要过了今天,待一切都成定局便好说了,他会明白自己的一番苦心,当下咬紧牙关道:“少爷,您先安睡吧,明天,明天我一定把事情原原委委的告诉你”,

    纪平一听,心中更加狐疑。

    庆丰镇外传来海浪翻卷的声音,别人未必听得见,但纪平却听得一清二楚,他心中赫然一动,脸色也变了,道:“东海...七月初七,阴极之时...我明白了”,

    “老祁,你怎么这么糊涂”,

    纪平衣袖一拂,摔门而出。

    “少爷,少爷,您不要去......”,

    老祁吓得脸色一白,慌忙过来阻止,却哪还来得及......

    庆丰镇外,东海边上,海水冲刷着堤岸,天上是一层黑色茫茫,只有染了血的月亮散发着猩红的光,海上漆黑一片,大浪的涛声却不绝于耳。

    几名青年抬着木案到海边,众人焚了香,向东海的方向拜了拜,祈求黑鱼精送他们几年风调雨顺,然后将宰杀了的猪羊摆放到案板上,两个蒙了黑布的笼子也摆放了上去。

    众人祷告完毕后看了看笼子,又看了看海下已经浮现出的巨影,心中俱都惶恐,同情的看了一眼案上的两只笼子,心中叹了口气便匆匆的离开了。

    笼中的小蝶已经悠悠醒转,耳中听到滚滚的波涛声和杂乱离去的脚步声,眼前却一片漆黑,恐惧感顿时将她笼罩,她刚要起身头便撞在上面的铁栏杆上,寒冷,疼痛,恐惧,她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忽听“哗”的一声响动,猛烈的妖风随之而起,呼的将两只笼子上的乌布吹走,纪小蝶眼前出现少许昏暗,她这才看清自己竟被关在铁丝编制的笼子里,而在她身旁还有一个笼子,一个尚未总角的男童和她一样被关在笼子里,也和她一样的害怕惊恐。

    黑色的巨影已经渐渐浮出了海面,那黑影张口一吸海水就朝他嘴里哗啦啦的灌去,案上的猪羊和笼子也一起向他的巨口中飞去,纪小蝶和那个男童都吓得呆了,浑然没有注意到身后那由远及近的剑光。

    “叙印指剑,莫落孤风”,

    “轰隆”,

    一柄剑以泰山压顶之势落在黑鱼精身前,顿时激起层层大浪,一道人影抢先飞来,以穿花拂柳的手法抓住两只笼子,身体却无法摆脱那股吸力,黑鱼精唇角的触须猛地横扫而来,“嘭”的一声正甩在他的胸腹之间,纪平胸前登时染出一道血痕,人也跟着倒飞了出去。

    抱着两只笼子落在堤岸上的纪平嘴角溢出血迹,体内灵气也是一滞,知道这只黑鱼精已经成了气候,以自己的修为根本敌他不过,纪平反手一掌震开两只笼子,道:“你们速速离开,不要找里正,也不要回纪家,去找陈先生”,

    小蝶和那男童仍自呆愕,两条长长的触须却已经交错着缠了上来,纪平手掐剑诀,平安剑自海面下飞回,剑身上下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华,它后发先至,纪平飞起一剑荡开两条触须,那男童这才反应过来,忙拉着小蝶的手向镇上跑去。

    纪平的剑并未能切断黑鱼精唇角的触须,只是带出了些许血迹,黑鱼精瓮声道:“小子,连陈世行也不敢在这时与我斗法,你敢坏我好事,何其不智?”,

    说吧触须绕过纪平向那男童和小蝶抓去。

    纪平冷哼一声,双手握住剑柄,灵气源源不断度入剑锋,二尺长的剑气透出剑尖,一记疾斩切过身外的两条触须,两道黑色的血柱顿时如同泉涌,已经快要触及男童后辈的短须坠落了下来,在地上如同泥鳅一般蠕动着。

    黑鱼精大怒,海面上猛的掀起惊涛骇浪,纪平足尖一点,飞身而起,以剑诀控剑,平安剑在空中一化二,二化四,化出千百道剑光,在剑诀之下倏然下落,下方立时响起扑通扑通的一阵声响,剑光在海面上绽放,强大如黑鱼精也不得不收起触须在海下暂避。

    纪平知道自己根基不稳,这样的剑势不能持久,一连串的剑气攻击过后果断的收起飞剑,施展身法便要退走,黑鱼精的触须却复又从海面下探了出来,当空卷住他的双腿和腰身,猛一用力将他“噗通”一声拖拽到茫茫东海之中。

    “小子,你还想活着离开吗?”,

    巨影不断向下,海浪翻卷,纪平的身影也消失在了水下,空中的飞剑剑身鸣颤,过了一会儿剑锋一转跟着主人落下,刺入波涛已平的东海中。

    已经远离了堤岸的纪小蝶回过头怔怔的看着渐渐恢复了平静的海面,却再不见纪平的身影,连同那柄飞剑也没有了声息。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