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黑桐干也
作者: 剑符文更新时间:2019-02-13 01:20:56章节字数:9025
    坐在前往两仪家的车上,黑桐干也默不作声。顶 点 X 23 U S

    窗外的雨水已经停了,但依旧有阴冷的气息从微微打开的车窗缝隙中钻入。

    从三年前开始,他就格外的讨厌冬天。

    因为这是失去了式的季节。

    脑海中不由回想起与式昏迷前的最后一次相见。

    “我想杀了你。”

    穿着红色单一的少女这样说着,用匕首朝着他的喉咙刺去。

    那是毫无慈悲的一击。

    即便是现在,黑桐干也也明白这点,如果不是那个忽然窜出的,从侧面踢飞式的男子,他真的会死在式的手中。

    不过

    被阻止了的式,终究还是没有再对他下手,而是选择了在他的面前扑向灿烂的车灯。

    即便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在回忆起那一刻的时候,依旧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痛苦。

    不可能再有什么事情

    能够超越那时候的悲伤,即便是式突然消失的时候,黑桐干也所想的也只是如何寻找。

    “到了。”

    苍崎橙子的声音和车轮停下的动静,将黑桐干也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面前是两仪家的入口。

    和三年前的时候一样,幽静的道路好像要吞噬一切进去的人般,只是一想到这是式的居所,黑桐干也便也没有什么好恐惧的。

    紧跟在橙子小姐的身后向前走去,脑海里想着一会儿见到式的父母后要怎么说,见到式之后又要怎么说,他又开始紧张了。

    最终,现在想好的话语,都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当两仪式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只有脑袋一片空白。

    那是站在路边竹林中的两个人。

    阴暗的夜晚导致无法看清两人的面庞,但是少女熟悉的声音却不停的钻入脑海。

    “我十来岁的时候,经常在这里砍竹子玩。”式似乎是在对另一个人介绍些什么,“因为家里的东西不然随便破坏,这里的话,怎么砍都无所谓啦,咦?这里还留有痕迹呢,明明其它的都重新长起来了......”

    这是织吧。

    听着欢快的声音,黑桐干也心里面确认了这点。

    “有人来了。”

    伴随着一个厚重的男声,有柔和的光晕凭空出现,阴暗的环境瞬息间亮堂起来。

    而黑桐干也也终于见到那个人。

    陶瓷般的肌肤、深邃的漆黑眼瞳,中性的外表,这一切都没有变化,但是那头杂乱的留到肩膀的短发,却变成了柔顺的长发,从脖颈处简单的束住。

    “式......”

    黑桐干也的喉咙中只能吐出这一个字。

    “我是织。”少女的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好久不见,黑桐干也。”

    “好久不见。”

    黑桐干也伸出手,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这才从那种难以言表的情感中脱离。

    他不由在心里苦笑。

    也幸好面前的是织。

    如果是式的话,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表现的和平常一样吧。

    “你看起来变化挺大的。”织的视线看了一眼一旁的苍崎橙子,似乎是眼前一亮,“这位,是你的恋人吗?”

    “不是,是我的上司。”黑桐干也很干脆的回答道。

    “这样。”织似乎有一点点的失望,然后环着沈河的胳膊将他拉过来,“这个是我,不对,是式的恋人哦。”

    “......”黑桐干也没有说话。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早就猜到的事情得到确认而无法出声,还是因为自己内心涌现上来的无力感而难以开口。

    他,从未对名为两仪式的友人表达过爱慕之情。

    更是害的两仪式陷入沉睡中的间接元凶。

    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尤其是面对着两仪式的笑脸,就连出于礼貌本应该说出的祝福都无法说出。

    “阁下是华夏人?”

    一旁的苍崎橙子点燃了一根香烟,从光晕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沈河。”沈河对着她伸出手,有些意外“你是怎么猜到的?”

    “苍崎橙子。”

    穿着橙色大衣的女人和沈河轻轻握手,手掌非常有力,除了纤细的骨骼和柔软的肌肤以外,一点都不像是女人的手。

    “因为我曾经在那个国家居住过一段时间,虽然是同一个人种,但还是能看出不少差别。”苍崎橙子好像随意般的问道,“华夏的退魔师家族虽然不少,但沈姓的却是没有,不知道阁下是哪一家?”

    “我没有师承。”沈河的嘴角微微抽了抽,“过去也只是位普通人。”

    大意了,沈河有些后悔,他其实应该要有所准备的。

    这个世界虽然不是阿尔托莉雅的那个世界,但毕竟同属于型月体系。

    从之前的圣杯战争就可以看出。

    所有参与的魔术师,大多有着各自的传承和来历,毕竟这是一个以“魔术刻印”的形式继承魔术的世界,没有来历的魔术师基本上都是弱者。

    “哦?”

    苍崎橙子的嘴角勾起了似乎是温柔的笑容,却让熟悉她的黑桐干也感到背脊一寒。

    “过去是普通的意思,也就是说现在不是普通人哦。”

    “这样说,也没错。”沈河有点琢磨不清她的想法。

    这个时期的苍崎橙子,应该是过着隐姓埋名自甘堕落的生活,与作为普通人的黑桐干也相识,纯粹是因为缘分,而且在杀人鬼事件结束后,她也悄无声息的离开。

    这样一想,应该也不会过分插手两仪式与黑桐干也之间的事。

    “最近在这座城市内发生的事情,你知道吗?”苍崎橙子问。

    “你是指杀人鬼的事件?”沈河不知道对方为何忽然问起这个。

    “没错。”苍崎橙子耸了耸肩膀,“我公司这个让人心疼的傻小子似乎是卷进去了,不过就他打探出来的消息,似乎是与式有关。”

    苍崎橙子所想的其实很简单。

    即便是身为冠位人偶师的她看不出面前这人的深浅,假如对方什么都不想说的话,拿一个事件试探下也不错。

    而且,她可惜在“心疼”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这是打算为黑桐干也出头了?

    沈河脑海里微微思考了会儿,也明白对方的意思,毕竟他的行为已经能算上是横刀夺爱了。

    这样的话......

    “莱茵哈鲁特。”

    沈河口里面喊出这个名字。

    周身洋溢着令人钦佩的风范的骑士瞬息间出现在他的身侧,火红发色与清澈蓝眸的俊美面庞让人难以将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而挺直的身姿和端正的视线,更是让人领略到其犹如古老贵族般的修养和尊贵。

    但是这样的一位青年,却持剑单膝跪下。

    “吾主。”

    即便是这样卑微的举动,由莱茵哈鲁特做来也好像是顺理成章一般,不会让人心生哪怕一丝一毫的小视。

    这段时间,他从沈河给他的书籍中,学到了非常多。

    虽然有些事情,不是身为骑士的他能做的,但是却也已经不再迷惘,而且对拯救他的国家而充满了信心。

    同样的,对沈河这位主人,也心怀感激。

    “在这座城市里面,有一个以杀人为乐的歹徒。”沈河抬手微微指着一个方向,“把他带来,不要牵扯无关人士。”

    “是,吾主”

    没有问理由,也没有询问更多,仅仅是遵从着绝对的命令,莱茵哈鲁特的身形悄无声息的消失。

    只有苍崎橙子能够察觉到,对方身上带来的庞大压力。

    那谦逊的目光中带着无与伦比的坚决和自信,甚至她只在自己那个身为第五魔法使的祖父身上感受过这般的压力。

    真是个了不得人。

    “既然阁下已经有了决定,那我们就静静的等待好消息吧。”苍崎橙子在心里叹口气,又看了眼织,随后就准备告辞。

    但是,黑桐干也却没有挪动脚步。

    “虽然是很失礼的要求。”他咬了咬牙齿,猛地鞠躬,“我想要和式见一面。”

    “......”沈河轻轻拍了拍织的肩膀。

    “什么呀。”织似乎是有一些不高兴,“我现在好不容易才能够出来一次的。”

    不过虽然口中是这样说,但她还是切换了人格,只是神智微微消失了一瞬间,周身的气质就发生了变化。

    织进入了沉睡,如今站在众人面前的,是式。

    “我出来了。”式表情平静的望着面前的黑桐干也,“你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是!”黑桐干也的身躯微微颤抖着,保持着鞠躬的姿态而没有抬起来,“对不起!”

    “......这就是你想要说的话?”式的声音有着一丝丝的低沉。

    熟悉她的沈河明白,这说明她现在已经是有一些不怎么高兴了。

    “是!”黑桐干也却好像根本没能察觉一样,“三年前,因为我的原因......”

    “那根本不是你的原因,只是我自己的选择。”式有些粗鲁的打断了对方的话,嘴角似乎是勾起了冷笑,“你还不明白吗?身为杀人鬼的我却妄图从你这里得到普通人的温暖,这本来就是很可笑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织已经回来了的缘故。

    现在的式,大概能够体验到一些那时的情感。

    只能借由杀人才能得到充实的意志,与不想抛弃普通人那种温暖的意志,两者不停的杀死着对方。

    但那时鲜明的矛盾,在现在看来,却有些可笑。

    不普通的人也有不普通人的温暖,她与沈河一同战斗,一同生活,既不用为自己的杀人倾向而矛盾,也不用因为远离普通人而孤独,那些“伙伴们”不是同为杀人鬼的同类,却也是不普通却努力享受着普通人温暖的同伴。

    沈河的身边才是她本应该置身的归宿。

    “但是......”

    黑桐干也猛地抬起头,似乎是还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苍崎橙子的手却搭在他的肩膀上。

    “回去吧。”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将黑桐干也的话压在口中。

    最后也只能够在深深的看了一眼两仪式之后,寂寥的转身。

    那两个人就站在一起,看着他们的背影,黑桐干也真正意识到,他与式之间的距离从这一刻开始,变得前所未有的遥远。

    “傻小子。”苍崎橙子的手掌依旧放在黑桐干也的身上,好像这样能够给他一些慰藉,“禁忌的阀门一旦打开,就再也回不去了,两仪式已经完全抛弃了作为普通人的身份,现在的她,与你是位于不同世界的人。”

    “......”黑桐干也没有说话。

    他不是很理解苍崎橙子这句话的意思,因为在他看来,式的模样不但没有远离普通人,反而更加靠近了。

    甚至那眉宇间令人望而生怯的冰冷,都消散了很多。

    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杀人鬼。

    即便是现在的黑桐干也,也无比坚信着这点。

    “橙子小姐。”他忽然停下了脚步,“我想要去一个地方。”

    “”苍崎橙子发出了很无奈的声音,但最后还是说道,“好吧,今天我就陪陪你这个失恋的傻小子。”

    “谢谢。”黑桐干也流露出了些许的感激。

    从一年前偶然认识橙子小姐开始,对方就教会了他很多。

    魔术、鬼魂、炼金......许许多多普通人或许永远都无法触及的世界真相,这些东西,并没有让他痴迷,但是却让他觉得自己靠近了些式的世界。

    最终,车子在黑桐干也的指路下,来到了一处环绕着大海的工业地带。

    这里有一处近乎要变为废墟的木制公寓。

    “这里就是你这段时间调查的成果?”苍崎橙子看了看四周,“倒的确是非人之物喜欢待的地方。”

    “最近死亡的受害者,大多与一种新药有关,这里是新药卖货人居住的地方。”黑桐干也以平静的语气述说着自己冒着相当的危险性调查到的结果。

    “即便我不跟来,你也打算自己探查这个地方吧。”苍崎橙子点燃了一更香烟,混杂着潮湿腐朽的气息一同吸入。

    自己这个傻傻的部下,完全没有修行魔术的天赋,但是却在情报搜集上有着令人意外的敏感性,尤其是找人方面。

    但,他参与的事情已经是越来越危险了。

    黑桐干也却没有回话,装作没有听见一样的踏上了这座废弃的公寓,每一件房间都上了锁,似乎是没有人在这里。

    “这间。”

    苍崎橙子径直来到二楼角落的房间,伸出手轻易的扭断了房间的门锁。

    黑桐干也的嘴唇动了动。

    算了,现在也不是管这种小事的时候。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