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九节 训话,敲山震虎
作者: 瑞根更新时间:2019-01-06 08:37:11章节字数:4690
    徐利平的话很中听,但沙正阳还不至于狂妄到那种程度,他不是钟广标,而只是钟广标的助手。

    即便是钟广标,现在立足未稳的情况下,也还要顾及几分,就像徐利平介绍的那样,郭志敏还是某个省领导的亲戚,如果真是如此,你能随意处置么?

    当然他不会轻易发飙,并不代表他就无所作为,长河能源集团本身就还处于一个磨合震荡期,如何确立自己的威信和影响力,本身就很讲求方法艺术。

    对沙正阳来说,现在扎扎实实做好那么一两样能立竿见影并能博得省里高层认可,又能获得下边人支持的工作,那就是最重要的,而借助这种重大工作的开展,来借力打力的抽丝剥茧,一点一点的体现自己的影响力和作用,这本身就是一个树立自己威信和话语权的过程。

    办事处会议室在四楼,但是用的时间并不多。

    这个会议室不小,可以容纳一百五人左右,平时难得一用,也只有重大事项或者重要事务的传达时才会在这里开会。

    五点半,沙正阳准时的出现在会议室里,此时凡是驻京办在家的,只要没有因公因外出病没法上班的,都全数到了。

    放眼望去,八十多好号人里,沙正阳粗略估计女性会占到三分之一左右,而且她们也在驻京办里应该都属于中坚力量。

    不得不承认女性在对外联络和交涉工作中总能有更好的表现,这主要是得益于女性的亲和力往往更好,她们的直觉更敏感,而直觉因素在联络交际中非常重要。

    尤其是职场中的精英女性,她们在公关联络和协调处理事务时的表现总能超出你的预测。

    能够在驻京办里站稳脚跟的女性,无论年龄,无一不是在外在条件和内里素质都经过精挑细选的,这也是大型国企的优势所在,比起私营企业或者其他事业单位来,它们能吸引到更多的优秀人才加入。

    王春刚当仁不让的登台:“集团公司党委委员、总经理助理沙正阳同志今天率队到我们驻京办,近期他将在驻京办主持推进一项事关我们集团公司未来发展的一项重要工作,他也带了集团公司党委的一些重要指示,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沙总给我们作重要讲话。”

    台下立即是掌声一片。

    对于这种情形沙正阳倒也司空见惯了,沙正阳看得出来,无论是王春刚还是傅蕾,在驻京办操练这么些年,都是能独当一面的角色。

    孰优孰劣,孰强孰弱,恐怕都还不能这么随意定义,只能说谁强谁更强,以及谁更适合这个位置的问题了,相信郭志敏甚至其他几位驻京办主任的情况也是如此。

    “驻京办的各位同志,大家好。”沙正阳虽然不怵这种场面,但是面对国企员工,如此规模的讲话,他还是第一次,他也需要揣摩这和面对县里干部讲话时的不一样,应该说是大同小异,但是感觉得到在国企里边,等级差距更为巨大,更为严格。

    所以他不愿意给这些人第一印象仍然是那种他们都习惯了的印象,而更愿意以一种新的面貌出现。

    “刚才王主任也简单提及了,我来驻京办是受集团公司安排有一项重要工作近期要在燕京开展,这关系到我们集团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发展战略走向。”沙正阳双手合十,双肘撑在桌案上,目光平视下方,显得格外冷静而淡然。

    “可能有人会觉得我是不是有点儿故弄玄虚,我的强调一句,真不是,我这个新到集团,大家对我不太了解,但我相信随着我们共事一段时间,大家就能了解,我这人没那么多弯弯绕,喜欢实话实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下一步可能集团公司还会陆续有一些同事前来,如果工作顺利的话,集团公司尤董和钟总都会过来就这项工作来作布置安排,可能要待几天,……”

    提到尤万刚和钟广标都要来,这让下边一干人稍微有些动容,要知道钟广标来去匆匆,虽然也来过驻京办,但都是打一头就走,而尤万刚就干脆在担任高官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集团驻京办了,甚至所有工作也是让省政府驻京办来处理了。

    “我来之前,钟总和我谈过话,他没具体谈到驻京办的工作,但是他却提到了驻京办至今尚未完成整合,担心我这块的工作会不会受到影响,鉴于我这一块工作比较紧急和复杂,在他和我说了之后,我也有一些担心,后来我也了解了一下集团驻京办的情况,稍微放心了一些,另外在来京之后也和几位同志谈过话,感觉还过得去,还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差,……”

    沙正阳用了一句近乎于中性的词语来评价集团驻京办的工作,感觉还过得去,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差,但内里却含义复杂。

    这句评价让所有在座人都若有所思。

    什么叫感觉还行,还不像相像的那么差?

    意思是驻京办工作在领导心目中已经很糟糕,很差了么?

    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我在这里谈谈我对驻京办的印象,以及下一步驻京办工作上的粗浅看法和意见。”

    沙正阳话锋开始逐渐转为凌厉,王春刚、傅蕾以及郭志敏等人都已经感觉到了。

    “给我的第一印象,集团公司待诸位不薄,看看驻京办的办公环境,看看驻京办的公务车辆,再看看大家的精气神,看看大家的精神状态,……”

    一句话就让在座的所有人都竦然一惊。

    “来京之前,我粗略做了一个了解,集团公司乃至旗下的各家公司在驻京办上的投入和开销都应该是居几个驻外办之首,而且远远超出驻沪办和驻穗办,哪怕是总经办和集团办都望尘莫及,当然这可能和驻京办的特殊地理环境和特殊工作性质所决定,但是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我们驻京办工作的性质和任务的重要性,那么我们在座的工作恐怕就要对得起集团公司的信任,……”

    “给我的第二印象就是在座诸位应该都是精英,嗯,也就是人才的意思,我相信大家被集团公司以及各公司安排到驻京办来工作,也都是经过几番筛选的,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到驻京办来工作,集团公司十几万人,百里挑一不为过,……,但大家的表现出来的素质不错,但是气质,嗯,准确的说是精神状态让我不太满意,甚至有一部分人表现的浑浑噩噩,懒散萎靡,完全不在状态!”

    说道这一点时,沙正阳的目光已经多了几分审视和挑剔,刺得下边一干人都有一种这是在盯着自己的凛然生寒的感觉。

    “是不是驻京办的工作太悠闲了,太轻松了,以至于大家可以优哉游哉的混日子,吃安闲饭,过一天算一天?”沙正阳语气里又开始下意识的加重了揶揄讥讽的味道:“或者就是集团公司这边没有工作给大家,以至于大家被养成了这样漫无头绪得过且过的精神状态?这样的状态,当工作来时,大家能承担得起么?如果承担不起,那这样的驻京办成立着还有何意义?”

    一句接一句的逼问,似乎隐藏着无尽杀机,甚至连王春刚都有点儿坐卧不安了。

    撤掉驻京办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真的如沙正阳所说,那给驻京办来一次大换血式的裁撤改组,那倒是很有可能的,只是一旦走入那个轨道,恐怕在座所有人都无法控制了。

    “可能在座有些人就会问了,你说了半天,究竟要求我们干什么,我们究竟要怎么干,才能让你满意,才能达到你所说的那种完美状态?”沙正阳话题拉回来,语义凛凛,“那我就来和大家探讨一下驻京办的工作,说到工作,在座的都觉得肯定那你们肯定比我懂,我要说未必。”

    “我在宛州市也当过市委办副主任,而且不客气的说,我干得很不错,无论是时任市委i书记,现在的嘉州市常务副市长林春鸣同志,还是当时的市委副书记唐华,现在的昭阳市市长唐华同志,亦或是当时的市委副书记现在的集团公司总经理钟广标同志,都对我在市委办的表现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记住这不是我的自吹自擂,而是有鉴定有说法的,……”

    “那么我们就要问一句了,我们驻京办的工作性质是什么,工作核心任务又是什么?”沙正阳游目四顾,“我很想找两位同志来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那样会让很多人心理不适,也会让很多人紧张,我来回答吧,驻京办工作性质就是集团公司在首都,在全国人民面前的一个窗口,它的精神面貌形象气质,直接决定了我们集团公司在外界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以及人民群众中的定位和分量。”

    “换一句话说,你们的精气神状态,表现出来专业素质和形象气质都直接代表着我们集团公司,特别是面对来自党政机关和我们的合作方,你们别不以为然,定位就有这么高!”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