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决胜
作者: 紫衣居士更新时间:2019-01-06 13:54:53章节字数:4182
    花不同从缅怀中醒转,目露奇异的看着项央,温是仪等人也是忽而喘着粗气,惊骇的看向场中,项央神思之清明,精神之汇聚,哪里有半分不济之感?

    “刚刚那是什么武功,竟然能勾人心绪,不知不觉让我等也沉迷其中,似乎不是正道?”

    温是仪脸色变化,若说狮子吼是佛门威严正道,能压人心魄,那么天魔妙音就是勾人心绪,使人精神散乱的行家。

    花不同以为自己借助郭慧玉已经占据上风,殊不知项央在他大意之下反手阴了他一波,魔门诡异,伤人于无形,他也不是没有相似的手段。

    两人这番无形交手,实则已经攀升至极上乘的精神对决之道,招数不出,真气不出,而以精神相互影响。

    也直到此时,花不同才真正将项央看作一个对手,领悟了精神之道的高手,有资格和他一分高下。

    没有任何预兆的,花不同前一刻还在距离项央数米远之外,下一秒,已经挥袖击向项央,袖中蕴含一股飘幻不定,泛着靡靡之韵的玄妙真气,阴阳合一,流转互济。

    花不同修行的是合欢一脉的武学,此脉武功讲究男女同修,有两种流派。

    一种是夫妻同修,阴阳相合,两人神肉双交,情意绵绵,不次于欢喜佛一脉的双修之法,乃是极上乘的武道,也并不会作恶。

    此脉男子修炼真气纯阳,女子修炼真气纯阴,阴阳泾渭分明,联手对敌,有无匹的威力。

    另一种是花不同的修行之法,布子天下,挑选适合的鼎炉,传授她们合欢一脉的武功,待到瓜熟蒂落之际,再去将之采补,用绝用狠,融合阴阳真气于一体,祸害极大。

    这一脉实则也有一个弊端,虽然布子天下,看起来真气修为应该突飞猛进,然而合欢并非单纯的吸取真气,必须阴阳保持一个微妙的平衡。

    吸纳阴气过多,阴阳有隙,纵然天授之才,也难以窥得此门武学之精妙高深。

    项央脸色微变,粗大手掌蕴含冰寒之气,横击而出,用的是化气为冰的手段以及寒冰绵掌,两两叠加,流袖瞬间凝滞,冰冻,有寒霜迸发。

    这一击项央用降龙掌也好,七伤拳也罢,都不如这寒系一脉的功夫适合,因为真气阴阳合一,最为难缠,有生生不息的意境,寒系冰封正合其时。

    花不同大袖甩动,震碎冰霜,惊疑不定,前一门天魔妙音是巧合,这次的冰魔气功难道也是巧合?

    他合欢一脉与冰魔一脉俱是魔门一道,对此门的武功也有些了解,项央以化气为冰的手段催发寒冰绵掌,瞒得过旁人,却瞒不过他。

    花不同继续挥震大袖,脚步玄奥,飘飘如仙,姿态优雅,恍若花间扑蝶,外人看来竟然不像是与敌交战,而是在星空之下,大海之边漫步。

    项央精神汇聚,化作橙色琉璃映照花不同的出手轨迹,窥破对方薄弱,一身武学挥洒,前一掌是刚猛至极的降龙掌,后一击便成了飘忽不定的金顶绵掌,待到势尽,化掌为拳,拳变作指,多罗叶指绽放,如波罗花开……

    两人这番交手,宛如两个执棋的棋手在弈棋,每一招,每一式,都尽显高深的武学造诣,后手埋伏层出不穷。

    尤其是出手之时,隐隐带着精神迷惑之道,普通高手只怕一击都挡不下。

    项央此时的作战风格与和冷宏等人交手时大不相同,因为现在的他修为处于劣势,若是再以强猛之招法虚耗真气,很大程度要落败。

    唯有精细计算每一分力,每一击后手变化,窥破花不同武学的破绽,如此才能有获胜之机。

    此战旁观人员俱都是武道极为高明的强手,不知不觉间被吸引到近处,大家相互讨论,双目放光,自觉受益匪浅。

    “唉,刨开花不同的淫贼身份,此人当真了得,一身武功翩若惊鸿,往往浅显招式蕴含深意,只怕我们当中只有温大哥能与之一战。”

    “不错,然而在我眼中,项央此人更加厉害,他的修为不如花不同,然而不曾落入下风,这份对于武学的把控,只怕温大哥也做不到吧。”

    高手议论,温是仪听了也大有触动,甚至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亲身上去大战一场,以解饥渴。

    这中间,郭慧玉看着项央的几番出手,露出惊讶的表情,一门幻阴指,一门斗转星移,让她想到了曾经遇到的一个黑道高手项藉,对方戴着的人皮面具还是她三叔亲手制成的。

    然而她疑惑的是项央身材高大雄壮,与那项藉大相径庭,是同一个人,还是恰巧懂的一门武学,或者两人师出同门?

    不错,此女就是当初十六路马贼之一的胭脂盗首领红胭脂,也算是项央的旧识。

    两人一路搏杀,前期还能不露声色,精妙的控制住真气的逸散,全部用于击溃敌人,而随着时间推移,渐渐便散了气机。

    项央的三分归元气一身修为俱是自己修持,或者天书灌顶而成,纯净不掺杂质。

    花不同的真气虽然玄妙,然而到底走了捷径,乃是通过吸取自己鼎炉的精元修成。

    虽然阴阳合于一体,但终究不是交融无间,所以第一缕击碎旁侧店铺大门的真气就是他逸散而出。

    而也就是这微妙的差距与变化,被项央看在眼中,也抓住了。

    背后碧玺刀宛如有绳索牵引,沧啷一声盘旋飞出,落到项央手中,一抹碧绿色的刀光照亮黑暗的街道。

    如狂风,如惊雷,绵绵情丝,决然杀气,尽皆于一刀之中挥就,击在花不同气机逸散的一瞬之间。

    自从与冷宏倾力一战,项央对于自己的刀法领悟也更上一层,一出手,刀法之强,使得包括花不同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心脏骤然一颤。

    这一刀,宛如春风吹动湖面皱波,,这一刀,一抹刀光掩映七道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的凌厉刀气,这一刀,乃是天时地利人和俱在巅峰的一刀。

    宛如布帛撕裂的声音响起,匹练刀光消散,刀刃处有滚动的血珠沿着刀尖滴落到地上,滴答一声,声音无比的微弱,又无比的清脆。

    花不同叹息一声,低头看了眼自己雪白的衣衫,他击散了刀光中的六道刀气,终归还是被斩中了一记。

    “好快的刀,好美的刀,好绝的刀,可惜,如果当初选择另一条路,也许今日一战死的就会是你。”

    噗嗤,一抹血刃从花不同的胸前突然喷射,体内的经脉真气,尽数被这一刀摧毁,他必死无疑,神仙难救。

    决胜的刹那,就是分出生死的一瞬间。

    意识坠入黑暗前的那一刻,花不同响起了那个苦苦劝说他,希望走合欢一脉另一条武学道路的女人,最后他杀了她,而她成全了他。

    纵横雍州,名传七郡的淫贼花不同,躲过无数强手的追杀,最后却死在项央的手中,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想象不到的。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